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他野不乖!轻拢慢捻,他又苏又野

>

他野不乖!轻拢慢捻,他又苏又野

竹隐小生 著

他野不乖!轻拢慢捻,他又苏又野 江栩珩林芷慢 现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他野不乖!轻拢慢捻,他又苏又野》,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江栩珩林芷慢,故事精彩剧情为:【豪门 甜撩 双洁 救赎 蓄谋已久】【痞帅拽京圈贵公子X温软如玉芭蕾美人】林芷慢—乖巧富家千金,一舞倾城的天才芭蕾舞少女。却被家族禁锢,天鹅折翼。江栩珩—京圈有名的纨绔子弟,狂野不羁的绝世美男。江家势力一手遮天,偌大家业等他继承,他却潇洒肆意,不为所动。直到林芷慢被贺家欺辱,江栩珩摇身一变成京圈大佬,为爱而战。声名浪荡的贵公子,却为心上人守身如玉二十多年。直到美人入怀,身心难耐。只好一声慢宝,甜度爆表。两人爱欲肆意,日夜交缠,如藤蔓绕树,枝蔓横生。林芷慢:你喜欢我多久了?江栩珩:也没多久,十年而已。声声慢,声声慢,心底唤你千万遍。【芷慢珩生】,爱欲交缠,你是我一生不变的守望。——江栩珩...

来源:fqxs   主角: 江栩珩林芷慢   更新: 2024-03-29 23: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他野不乖!轻拢慢捻,他又苏又野》内容精彩,“竹隐小生”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江栩珩林芷慢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他野不乖!轻拢慢捻,他又苏又野》内容概括:江栩珩行车的速度很快,疾风掠过,林芷慢蓝色的衣裙在街道上飞扬“抱紧我”江栩珩对林芷慢说林芷慢与江栩珩一开始还保持着一些距离,可随着车速越来越快,林芷慢的手臂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江栩珩偶尔的刹车,更是让林芷慢控制不住地又向他贴近了一些“怕不怕”江栩珩的声音在烈风中飘过“我不怕!”林芷慢大声喊了一下江栩珩笑了,他的笑声肆意:“抱紧我,再紧点,我要加速了”林芷慢听了,不由得紧张起来“怕...

第5章 酒量

听到林芷慢的话, 江栩珩脸上的笑意凝固了,他缓缓放下酒杯。

他不笑的时候,眼角眉梢有一股清冷的散淡气息。

高挺的鼻梁和抿紧的嘴唇,让他看起来有些严肃、禁欲。

江栩珩点了点头。

“我知道。

“你知道?

林芷慢有些意外。

江栩珩浅笑“京城有名的绝世美人要定婚,谁人不知呢?

林芷慢听了,自嘲地摆了摆手。

“绝世美人?

你真是折煞我,我不过是个,提线木偶罢了。

林芷慢捏着红酒杯,做了个上下摇晃的动作,粗略地演示了一下什么叫提线木偶。

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酒才刚刚入口,人却己醉了一半。

可林芷慢的确是名动京城的美人,尤其是她当年在兰心剧院的一场芭蕾舞首秀,称得上是一舞倾城。

百年横空出世的天才芭蕾舞少女,清尘绝世的三千年美少女。

各种头条和名号一时之间漫天飞舞,整个京圈都知道林家出了一个绝代佳人。

可就在林芷慢一心扑在芭蕾舞上,并立志将其作为一生的事业时候,却被林父叫停了。

原因是贺家向林家提亲了。

“芷慢,你不能再这样出风头了。

“是啊,芭蕾舞会让你的脚严重变形,贺家家风严明,他们要的,可是一个从头到脚都清白完美的女子。

林父和继母的话在林芷慢耳边游荡。

“我不嫁。

林芷慢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舞蹈梦想。

“不嫁?

那可是贺家,京圈的西大家族之一,能被贺家看上可是你百年修来的福气!

继母似乎怒其不争,语调一时间尖酸刻薄,但随后又换上一副和颜悦色“芷慢,阿姨知道你喜欢跳舞,可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姑娘家终究是要嫁人的,找个好人家、好靠山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芷慢,贺家不只是声望在外,而且现下也是我们沈家唯一的靠山。

贺少既然倾心于你,你嫁过去,不是两全其美吗?

林父苦口婆心。

林芷慢听不下继母的话,可看着父亲哀求的神色,她有些动摇了。

自从爷爷去世后,林父林志晟就接管了家业。

可他性格软弱,不善经营,林家的产业和声望一日不如一日。

那段时间,林家更是遇到了极大的危机。

若不是贺家抛出橄榄枝加以扶持,林家怕是早晚有一日要从这京圈的富豪榜单上除名。

看着父亲为家业西处奔波碰壁、夜不能寐的样子,林芷慢终究还是心软了。

为了所谓的家族延续,在林父和继母的轮番上阵、软硬兼施下,林芷慢终于低下了头。

离开芭蕾舞剧院的那一天,林芷慢的老师深深叹息落泪。

从此以后,林芷慢像被折断翅膀的天鹅,再也没有翩翩起舞过。

至于贺方洲,在林芷慢声名鹊起的那段时间里,的确也曾像其他众多追随者那样,热烈地追求过她。

可那爱慕就像蜜蜂采蜜,当花朵不再盛放的时候,爱意也绝尘而去。

也许是贺方洲发觉林芷慢清冷无趣、不解风情,也许是因为家族也不允许他跨越雷池。

贺方洲以发展事业为由,绝尘而去。

他出国潇洒放纵,一走就是三年。

只是偶尔会回来看她,送她各种名贵的礼物,嘱咐她静候佳音,然后再潇洒地离开。

贺方洲似乎认定了林家离不开贺家,也认定了林芷慢会乖乖等他。

林芷慢虽是完美的妻子人选,却拦不住贺方洲迷恋野花的风情无限。

首到这次回国订婚,贺方洲也依旧肆无忌惮,夜夜生欢。

号称家风严明的贺家,却养出来一个浪荡公子。

可贺方洲是贺家的独苗,对长辈的警告,他向来不以为意。

以至于终于擦枪走火,和绿茶女种下了爱的果实。

林芷慢的自嘲落寞让江栩珩心疼。

“明知如此,你还要回去做这个提线木偶吗?

江栩珩轻声问。

“不然呢?

林芷慢晃了一下杯中酒。

“林家,为这个订婚宴筹备了三年。

林芷慢伸出三根手指比划了一下,她嗤笑。

“我也等了三年,你说,这难道是我想不去就不去的吗。

林芷慢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苦笑的背后满是自我放弃的哀愁。

“芷慢,看着我。

林芷慢抬头,看向江栩珩。

他深邃的眼眸里,此刻没有一丝戏谑,他的声音冷静又低沉“芷慢,只要你不愿意,我可以为你摆平一切。

江栩珩的话让林芷慢的心头一紧,她的眼角有些微红。

不论江栩珩说的是真是假,林芷慢都为他此刻表现出的真诚感动了一下。

“江栩珩,谢谢你。

林芷慢拍了拍江栩珩的手背,她是真有些醉了。

“可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能趟这个浑水。

“芷慢,对我来说,没有浑水这一说。

我只想听你一句真心话,抛开所有,只是你自己的心声。

“三天后的订婚宴,你真的要去吗?

林芷慢沉默了,可这短短的沉默,在江栩珩心里,像一个世纪那么久。

终于,林芷慢开口了:“要去。

她点了点头。

江栩珩的神色黯淡了,他的声音也暗沉了许多,夹带着一丝绝望和悔恨。

“你就,那么喜欢他吗?

“谁?

贺方洲吗?

林芷慢哂笑。

“也许作为林家人,是爱不释手的,毕竟贺方洲,那可是乘龙快婿!

林芷慢自嘲的笑意,让她眼角亮晶晶的泪花,变得更让人心碎。

她借着酒意向江栩珩倾诉,可她却不胜酒力。

一杯酒下肚,林芷慢此刻醉意朦胧。

她看着江栩珩那张帅的十分张扬的脸,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我的审美。

“什么?

江栩珩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被林芷慢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的云里雾里。

“我是说你,长在我的审美上。

林芷慢指了指江栩珩的脸。

她此刻面若桃李,一双眼睛波光潋滟“比起贺方洲,我倒是更喜欢你~林芷慢学着江栩珩之前的样子,也调笑起来。

可这一句玩笑,却让江栩珩的眼睛亮了起来。

“当真?

“我林芷慢说的话,自然当真!

林芷慢踉跄着站起来,举起了酒杯。

一个没站稳,她差点跌倒,江栩珩赶忙起身扶住了她“你醉了。

“我没醉。

林芷慢又看了一眼江栩珩,再次点了点头。

“你确实,长得好看。

林芷慢笑眯眯地,可那醉酒后的眼神太迷离,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色眯眯。

江栩珩笑了“这我倒是承认。

“承认就好。

“来,江少,我们干杯,让我们为今天干杯!

林芷慢举起酒杯,那架势像是要普天同庆,一饮而尽。

江栩珩从来没见过林芷慢这样豪迈的样子。

眼前的林芷慢,粉面挑花,既娇憨又可爱,却让他心疼的无以复加。

也许人在悲伤面前就是更容易纵情,似乎唯有如此,才能为生命的流动找到一个出口。

她醉了,再说不出什么,那就陪她尽兴吧。

推杯换盏,又一杯酒下肚,林芷慢脸上的红晕己经褪不下去。

她起身旋转跃动,身子却站不稳,江栩珩上前支撑住她。

可她像只狡猾的雀,挂在江栩珩身上两秒,就又要溜开去跳舞。

江栩珩想扶她去休息,可经不住林芷慢舞步蹁跹,一步八摇。

两人一个没稳住,双双倒在了沙发上。

藕白色丝绸外衫从肩头滑落,吊带裙细细的肩带也向下滑去。

江栩珩伸出手,轻轻给她捻回肩头。

林芷慢迷迷糊糊地扑倒在江栩珩的怀里,她现在浑身酒气,柔嫩滚烫。

娇软的身躯毫无顾忌地摩挲在他身上,让江栩珩浑身燥热起来。

他没想到林芷慢的酒品这么差。

江栩珩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意志,一次次对抗本能。

他压制住血液中翻腾而起的欲念,再用理智掐灭内心的火焰。

可他的眼神灼灼,像是裹挟着滚烫的岩浆。

他目光追随着林芷慢,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她微醺灵动的神态。

林芷慢感受到江栩珩的目光,她也抬眸看着他。

她轻笑了一下,媚眼如丝,清纯中带着娇艳欲滴的美,勾魂摄魄。

林芷慢抬起手,嫩白如玉的手指轻轻描画了一下江栩珩的鼻梁和下颌线。

她的手指纤细,力度又轻,却让江栩珩浑身如触电一般:“江栩珩,有人像我一样夸你好看吗?

林芷慢的声音轻柔悦耳,此时又带着醉酒后的绵软,江栩珩一瞬间真想捏住她的手,把她狠狠地揉进怀里。

可他又不愿在她不清醒的时候侵占她。

江栩珩浅笑,声音暗哑“说我好看的很多,像你这样的不多。

林芷慢听了,眼神一飞,似乎不太满意他的回答。

江栩珩的衣衫被林芷慢的身躯揉搓地掀了起来,露出了蜜色的腹肌。

林芷慢又伸出手指,在一块腹肌上轻轻一划。

“身材也很好,不用太用力,就有形态姣好的,1、2、3、4、5、6,六块腹肌。

林芷慢的一下一下地点着数,每一下都犹如戳在江栩珩的三寸上。

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忍不住了。

“林芷慢,摸我的腹肌,是要付费的。

江栩珩再一次把林芷慢的吊带拉回肩头,可他心中却默认事不过三。

“付费?

那,一万块够吗?

林芷慢晕晕乎乎。

江栩珩摇头。

“一块一万?

林芷慢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她也摇头“那不行,太贵了。

“腹肌虽好,太贵的不行。

林芷慢喃喃自语。

“不用钱付。

江栩珩轻声说。

“噢?

那用什么?

林芷慢像是来了兴致,一张粉朴朴的脸凑到江栩珩眼前。

“用,这里。

江栩珩目光灼热地在林芷慢脸上游走。

“哪里?

在她的肩带第三次滑落的时候,江栩珩低下头,噙住了她娇艳欲滴的唇。

小说《他野不乖!轻拢慢捻,他又苏又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野不乖!轻拢慢捻,他又苏又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