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虹七之夭寿啦,少主被人拐走啦

>

虹七之夭寿啦,少主被人拐走啦

吃瓜咸鱼啦 著

小说推荐 白梨玉佩 虹七之夭寿啦,少主被人拐走啦

《虹七之夭寿啦,少主被人拐走啦》是作者“吃瓜咸鱼啦”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白梨玉佩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竹马vs天降?魔教少主和七剑鸡飞狗跳的日常。时间线大概是七剑合璧前,长虹剑主血魔疯癫丸发作时少主嘴贱去嘲讽,没打过被七剑扣下当了人质后展开的一系列故事。黑小虎(从七剑那里回来后):爹,我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虹猫说……跳跳说……蓝兔说……巴拉巴拉黑心虎:儿子当人质回来好像被洗脑了怎么办?七剑魔教联手寻找十年前青龙门那场大火的真相,魔教少主中途差点还被人逼婚?老爹说退休就退休退休,魔教少主开启了苦逼的社畜生活——不要什么事都要上奏啊混蛋!!!!反派:(对七剑)你们不能杀我,你们可是七剑,是正派,正派怎么能随便杀人呢?!少主:(人狠话不多,直接抹脖子)啊,是吗?那我是反派应该没问题吧……正“邪”联手,天下无敌虹猫,跳跳:黑心虎,叫你一声岳丈,你敢答应嘛?黑心虎:谁懂啊,精心养了十年的儿子刚出门就被拐跑了啊,家人们我要不要报警啊。虹黑 跳黑。...

来源:fqxs   主角: 白梨玉佩   更新: 2024-06-11 22: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虹七之夭寿啦,少主被人拐走啦》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白梨玉佩是作者“吃瓜咸鱼啦”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黑小虎失去了母亲,父亲也终于肯将目光放回了他的身上。他不再喝那苦涩的汤药,身上的本领也渐渐显露出来。黑心虎看着儿子逐渐长大,他也老了,或是念旧,他时常想起亡妻。看着肖似妻子的黑小虎,有时黑心虎也会想起自己与白梨的初遇,梨树下回眸浅笑的少女似是眨眼间就没入了黄土,唯有一声叹息悠悠回荡...

第2章 再见故人

跳跳己经收起了剑,背对着洞口站着。

习武之人,端的一副宽肩窄腰的好身量。

这位魔教前护法生了一副人人称道的好相貌,眉目俊逸,周身气度一派风流,不同于黑小虎的昳丽,也不同于虹猫的柔和,他在魔教混的太久了,身上难免沾染上些许戾气,虽然跳跳刻意收敛过,但不经意间还是会露出丝丝缕缕,比如现在。

他逆光站着,表情清冷,青光剑主收起了往日那仿佛长在脸上的笑容,他身量修长,冷脸看人的时候好似一尊玉面阎罗。

看着狼狈的滚在地上的黑小虎,跳跳一时间心里竟不知作何感想。

他对这个少主不如对黑心虎痛恨,但说喜欢,怕也是不行的。

雨夜刺驾后,他终于脱离魔教,回归七剑。

按理说在伙伴身边他该是能放松一些的,可那些日子里跳跳几乎夜夜失眠,青光剑主在无数个黑夜里辗转反侧,脑海里不断闪过那张昳丽的面容和那双含水的眼睛,他向来豁达,却说不清自己对黑小虎到底是什么感情。

在他还是护法的时候,俩人还是有过一段平和的日子的。

黑小虎小时因为长相原因不受黑心虎喜欢,作为魔教教主的独子却时常被表哥豺锋欺负。

白梨夫人不想让儿子卷入江湖纷争,总是给他喝抑制内力的汤药,小虎的武学天赋始终被死死压制着,他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性格温和而内敛,黑心虎看儿子实在没有武学上的造诣,只能转而培养侄儿豺锋,而他的独子却在他的视线中渐渐模糊。

他忙着他的宏图大业,看不见妻子儿子殷切的眼神,等他终于肯回头看看的时候,那朵洁白的梨花早己在岁月的侵蚀下慢慢枯萎,秋风一吹,便忽的坠落了。

黑小虎失去了母亲,父亲也终于肯将目光放回了他的身上。

他不再喝那苦涩的汤药,身上的本领也渐渐显露出来。

黑心虎看着儿子逐渐长大,他也老了,或是念旧,他时常想起亡妻。

看着肖似妻子的黑小虎,有时黑心虎也会想起自己与白梨的初遇,梨树下回眸浅笑的少女似是眨眼间就没入了黄土,唯有一声叹息悠悠回荡。

白梨夫人躺在一片花团锦簇中,这或许是黑心虎送自己夫人最后的礼物,也是这位枭雄残留的温柔。

白梨的灵堂摆满了鲜花,她一生爱花,黑心虎便选择用这种方式,让她在花的簇拥中长眠。

黑小虎跪在母亲的棺椁前,他年纪虽小,但也懂得离别,那双像极了白梨夫人的眼睛含着泪,却硬生生没有让它滚下。

等到葬礼结束,尚且年幼的少主回到昔日与母亲同住的小院,那棵梨树下空空荡荡的,树下己不见熟悉的身影,只有洁白的花瓣飘落一地。

微风轻轻吹过,带来一阵淡淡的梨花香,黑小虎再也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哭泣起来。

跳跳就是在这个时候见到的他。

他路过夫人旧居,耳尖的听到了院内细细的抽泣声,透过斑驳的花影,他瞥见了那位眉目如画的小少主。

跳跳透过层层叠叠的花影看他,自己从前是不是也是这样哭的?

丧母之痛,着实痛彻心扉。

他走了神,连那黑小虎什么时候看过来的都没发现。

二人隔着朦胧的花影遥遥对望,微风吹起黑小虎有些凌乱的长发,那双哭红的眼睛还闪着泪光,纤长的睫毛扑闪扑闪,让跳跳想到他以前剑柄上镶嵌的宝石。

首勾勾对上那双眼睛,跳跳感到自己的心脏停了一下,然后剧烈的跳动起来。

一次机缘巧合的遇见,便结下了终身的缘分。

他们的的确确好过一段时间,或许是黑小虎单方面的认为的好。

那时跳跳初入魔教,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压得他喘不过气,他年纪小,完全没有接近黑心虎的机会,如今黑心虎独子有意与他亲近,实在让跳跳喜出望外。

这位小少主或许是他向上爬的好机会,只要取得了黑小虎的信任,便能在魔教中立足,为自己的复仇计划铺平道路。

他从接近他就怀了目的。

但对于年纪尚小的黑小虎来说,跳跳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不知跳跳身上背负了什么,只知道有个年纪相仿的人不怕他,愿意跟他做朋友。

他是少主,魔教无数人敬他怕他,却只有跳跳愿意倾听他的心事。

他们一起偷偷躲在跳跳的小屋中喝酒,黑小虎酒量确实不怎么样,不过几杯就面色酡红,然后眼泪就止不住的掉。

这位未来叱咤风云的魔教少主不顾形象的趴在有些破旧的木桌上,口中嘟嘟囔囔的,跳跳倾身去听,含着醉意的声音有些模糊,他仔细辨别了一会儿,才猜出黑小虎说的什么。

黑小虎说他不想让父亲对自己失望。

他嘟嘟囔囔的说了不少话,但跳跳己经没了听的心思。

黑小虎自己过完嘴瘾就咂咂嘴,晕晕乎乎的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跳跳握着酒杯枯坐了许久。

可能他也醉了吧,要不然他看着黑小虎毛茸茸的发顶,怎么会出想去揉一揉的念头呢?

可他又想起黑小虎的醉话,心中压抑的恨意再次翻涌上来,黑心虎,想到这个名字,跳跳就恨得咬牙。

他拨开小少主胡乱披散的头发,指尖轻轻划过颈间细腻的皮肤,感受着薄薄皮肤下血液的流动。

如果微微用力,那黑心虎也能像他一样,感受失去血亲的痛苦。

摇曳的烛火照耀着少年发亮的双眼,跳跳的指尖轻颤,却迟迟下不了手。

黑小虎不知在梦中经历了什么,微微动了一下,跳跳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收回了手。

他盯着黑小虎发愣,睡着的少主褪去了一身的防备,平日里显得有些锋利面庞在摇曳的烛火下显得异常柔和,跳跳自暴自弃般仰靠在椅背上,将杯中剩余的烈酒一饮而尽。

他最终什么也没做。

后来黑小虎自请去迷魂台闭关,一去就是十年。

临行前黑小虎将自己的玉佩解下来,放在跳跳的手心里,“我会记得你的,他己经长开了,有了些以后少主的风姿,他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舍“跳跳,我们永远是朋友。

跳跳将那玉佩攥在手中,看着黑小虎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迷魂台的深处。

那枚玉佩他戴了十几年,最后碎在了那个雨夜。

小说《虹七之夭寿啦,少主被人拐走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虹七之夭寿啦,少主被人拐走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