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上部:卿缚清初

>

上部:卿缚清初

一颗小苗 著

上部:卿缚清初 努尔哈赤格格 穿越重生

小说《上部:卿缚清初》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一颗小苗”,主要人物有努尔哈赤格格,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她——布喜娅玛拉前清时期闻风丧胆的名字。海西女真恨她,后金因她而故。她的一生不是轻描淡写而来的,可能她还活着…史书只是史书…她是血淋淋的人。...

来源:fqxs   主角: 努尔哈赤格格   更新: 2024-06-10 22: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上部:卿缚清初》,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努尔哈赤格格,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一颗小苗”,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我瞥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咽了咽口水,努尔哈赤的小日子就是好啊,不说是衣着住处好,就说这吃上比我好上一大截。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问道:“贝勒爷到底叫东哥来有何事?”“昨夜睡的可好?”努尔哈赤不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起我来。他这无疑在明里暗里说谁?我坐在椅子上与他相互对着,他盯着我打量。“再过两个月,褚...

第4章 权威

清早,眼睛被太阳照不得不睁开,自己孤零零的在一个大屋子,昨天怎么不发觉出这屋里凄静的可怕,是…昨晚有褚英的缘故?

乌日娜在外唤了我两声,她说努尔哈赤辰时己派人来唤了两次和他一起去用早膳。

可我还是不愿意起床。

这就是努尔哈赤的寝卧,我都睡在这儿里,那他自然是睡在侧卧。

于是匆匆穿衣洗漱,不情愿的往正屋走去。

阿克敦在门外等的打瞌睡,乌日娜有意点醒他,“东哥格格?

里边儿请,爷等格格许久了。

我可没让努尔哈赤等我的,是他自愿的,要不是他非得唤人去叫我共用早膳,还会再多睡会呢。

努尔哈赤独自坐在椅子上,抬手招呼我过去,“东哥给贝勒爷请安。

“无需多礼,你昨日都没吃饭,现在肯定饿了,我让小厨房请了上等的厨子给你做的菜。

我瞥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咽了咽口水,努尔哈赤的小日子就是好啊,不说是衣着住处好,就说这吃上比我好上一大截。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问道“贝勒爷到底叫东哥来有何事?

“昨夜睡的可好?

努尔哈赤不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起我来。

他这无疑在明里暗里说谁?

我坐在椅子上与他相互对着,他盯着我打量。

“再过两个月,褚英就会和郭络罗氏定亲,日子就定在了褚英出生的那一日!

东哥,你怎么看?

他自豪的说出褚英的生日 ,自以为做到了一位比别人都要好的阿玛。

而他的儿子们有的都两岁了至今没见过自己阿玛的样子。

这种人也配?

褚英幼年时一首见的都是刀剑血光,以至于长大后形成了暴怒无常、戾气太重的人。

从三岁他的额捏就消失在他的印象中,褚英从来未感受过母爱的滋味儿,而努尔哈赤在元妃佟佳氏哈哈那扎青逝世后,不久就接着续弦了富察氏衮代,这对东果格格、褚英、代善的心里造成怎样的想法?

那份苦涩像是一片暗淡的阴影,笼置在我心灵的每一个角落,让我无法摆脱。

但我尽可能保持冷静,时刻不要让努尔哈赤察觉出端倪。

“贝勒爷挑选的儿媳自然是好的,挑日子不必重要,只选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好,其他的……全交给下人们就……我强忍着不适回道。

他见我这个样子似乎很满意,又说道“那可不行,这是我儿子当中第一个订婚的,当然要为重视才好。

‘啪嗒’一双筷子因为我的手一时间的发软没有握住而掉在地上,正当我要准备弯腰捡拾的时候,他黝黑的眸子如寒冰般发出阴冷的光芒,轻笑道“筷子掉下去可以用手捡,心掉了下去可一辈子也捡不回去了。

努尔哈赤究竟把我想成了什么人?

我是小心眼子的人吗?

我漫不经心道“可这心是最不值钱的,即使掉了,再找一个,何必悬在一个呢。

“东哥,爷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和褚英不可能,他不可以惦记自己阿玛的女人。

他从未都未动过筷子,我看着阿克敦的神色,他轻轻摇头,他在暗示什么?

无论如何,他努尔哈赤置我于死地,我都不会坐以待毙“你的女人?

呵……倒不如说是你的战利品,努尔哈赤你玩这套是不是太幼稚了?

我的心想给谁就给谁!

“东哥!

他一声怒吼!

让我成功的笑了,因为真的把努尔哈赤惹恼了。

乌日娜咬嘴唇,满脸焦急但她不能与努尔哈赤对抗,对抗就是失去一个脑袋了。

努尔哈赤站起身拉着我的手把我拽进他的主卧,他用力过猛简首是把我摔到床边的,被磕在炕沿边我吃痛一声。

“格格!

乌日娜听见屋内摔倒的声音,但她的声音很快被镇压下去。

“东哥,没有人能要的起你,没有人真正喜欢你、爱你,只有我!

我努尔哈赤要的起你,也只有我有资格要你。

他继续拽着我的手,像消费者贪婪的看着生产者一样盯着我。

之前的我可能会怕他,可我己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怕对我的禁锢己经没有用!

我冷漠的与他对视,他眼底的落寞被我抓住…那不是落寞!

那是一个更大的阴谋!

“呵……他笑了。

他停下手坐在我身旁的椅子上。

努尔哈赤和褚英这对父子的关系,一首以来都是让后世浮想联翩的谜日十七岁的褚英是怎样的敬爱他的父亲,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他是那样渴望得到属于父子的亲密无间。

他们亲密过冷淡过,也许也父慈子孝过,以后的二十年到底会发生什么,才会让他们的矛盾激化到兵戎相见的地步?

有侍女推门进来小心翼翼放上茶和点心就赶忙退出去了。

我伸手端起茶杯,悄悄看了还闭着眼坐在我身边的人一眼。

褚英关进大牢这本就是我的错,三年之约……牙印之约……你因为我…甚至你的孩子们也因为这件事赫赫战功也受牵连……对不起……这一世的褚英不一样,我希望他不要再犯错也不希望他像皇太极一样谋权篡位!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茶杯都险些拿不住,洒出来一点滚烫的水,泼在了我的虎口位置。

“啊。

我被烫到还是短促地惊呼出声,但是烫这一下我却把事情想通“怎了?

他听到我的动静望了我一眼,没等我说话,他就注意到我手上一小块夺目的红。

“不碍事。

我没心思顾及这不重要的伤,我更想知道他的打算是不是和我现在的思路一致。

他拉过我的手,仔细地查看着,又吩咐门口守着的小厮去提井水来。

看着门口的下人都离开,我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努尔哈赤牵住。

我只能作罢“原来,贝勒爷不是在试褚英啊。

“嗯?

他低头看我。

努尔哈赤看着小厮提着井水进屋,把他杯里的茶泼在地上,把杯子浸冷舀了冰冷的井水,然后缓缓倒在我烫到的方“我是在测验你。

小说《上部卿缚清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部:卿缚清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