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无上道修之纵横阴阳

>

无上道修之纵横阴阳

生吃黄连也叫甜 著

侯威阿难 悬疑惊悚 无上道修之纵横阴阳

《无上道修之纵横阴阳》是网络作者“生吃黄连也叫甜”创作的悬疑惊悚,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侯威阿难,详情概述:侯威:阿。。。阿难,你不要那么暴躁嘛!先把雷法收一收,偶尔讲下道理挺好不是?阿难:不行,再不出手我道心不稳。十诫:阿弥陀佛,贫僧也略懂拳脚,尤其擅长各种版本龙爪手。侯威:我呸,你有个屁的道心,你个假秃驴又捣个什么乱?阿难:我有道心。十诫:我在帮忙献爱心,请不要阻拦贫僧行善!。。。...

来源:fqxs   主角: 侯威阿难   更新: 2024-06-06 23: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无上道修之纵横阴阳》,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侯威阿难,由作者“生吃黄连也叫甜”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寂静的夜里,奇葩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被侯威的呼噜声折磨得怀疑人生的阿难,好不容易刚睡着现在又被吵醒,只能坐起来开灯,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缓解缓解想要暴打一顿猴子的心。“喂...

第 2 章 送货

“爷爷,爷爷。。。

你孙子来电话了,爷爷,爷爷。。。

你孙子来电话了。。。

寂静的夜里,奇葩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被侯威的呼噜声折磨得怀疑人生的阿难,好不容易刚睡着现在又被吵醒,只能坐起来开灯,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缓解缓解想要暴打一顿猴子的心。

“喂。。。

经理。

有什么关照。。。

好。。。

好。。。

我办事你放心。。。

我这就从家里出发。。。

一定。。。

一定。。。

阿难看着眼前对着空气点头哈腰的猴子,就像看在拍皇军马屁一样的汉奸。

电话对面的人挂断电话之后,侯威也狠狠地挂断电话,咒骂道“啊呸,什么玩意,你要不是有个好舅舅,我都不带鸟你,三更半夜也要随叫随到,你真是个吸血鬼。

抬起头来的侯威这才看见阿难正两眼冒绿光地看着自己,双手下意识地就把被单往上提了一些。

“我承认我长得是苗条了些,曲线也还不错。。。

可。。。

可你也不要这样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

你。。。

你可不要打算用强哈,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我还是会反抗的。

“滚出去!

阿难沉声道。

“得咧,我马上就走,刚刚吸血鬼经理又打电话过来,让我现在过去给一个混社会的大哥美妆美妆。

我长这么大听说过加夜班的,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加早班的呢。。。

吸血就吸血吧,还花活那么多,也真是难为他了。

话痨鬼侯威边穿衣服边唠叨个没完,很快就穿戴洗漱好了,带上他的背包就要往外走。

“等等。

“怎么啦,阿难哥哥。

吸血鬼经理还在殡仪馆等着我呢,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你手机上我的来电提醒设置的是什么音乐!?

“这个嘛。。。

保密!

“你个龟孙。。。

让我知道你乱设置我的来电,我砸死你。

侯威真不愧是属猴的,当阿难操起枕头正要往侯威砸去的时候,一溜烟就跑没影了,随即哐的一声,门被侯威暴力地关上了。

“才三点,哎。。。

交友不慎!

交友不慎!

我怎么就一时想不开留他在店里呢,真是失足,失足啊!

阿难懊恼的说完之后,顺手又从席子下面摸出一包压的扁扁的烟盒,抽出一支随意地叼在嘴上点着了火,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吐出肺里的烟,那种感觉。。。

非烟民无法形容。

“反正也睡不着,还是看会电影吧!

阿难重新躺下,面朝墙背对着门口侧躺着,津津有味地看着精彩的电影,电影里石坚操纵着雷电和英叔师徒斗法正激烈的时候,门外有风吹着门,老旧的木门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吱声。

“踢。。。

踏,踢。。。

踏,踢。。。

踏。

凌晨三点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也是鬼物最活跃的时间,门外在阴暗的街道上听这诡异的踢踢踢的脚步声,就算是胆子再大的人也会心里发毛。

“有家归家,无家归庙。

阳有阳规,阴有阴律,不要在人门前徘徊,扰人清梦!

阿难的话音刚落,门外脚步声消失了,门也消停了不再吱吱吱地响,阿难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调动了体内的灵力,门外的东西自然能够感受到话语中的灵力,知道屋主人不是普通人,自然也就会离去了。

“我就说嘛,这个中元节肯定不会太平,鬼门才开多久哟,就搞出那么多事。

不看了,睡觉。

阿难关了电影,屋内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

砰砰砰。。。

砰砰砰。。。

又是被一阵敲急促的敲门声吵醒,阿难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

“八点都不到。。。

谁啊?

我家门和你们有仇是吧,来啦。。。

来啦。

吱呀一声,阿难顶着一头蓬松的头发,打着哈欠将店门打开。

“你这里有金银纸马买吗?

“有啊!

你们要多少。

“你有多少?

啥。。。

我有多少?

一听这口气绝对就是大买卖,一大早来了大买卖。

突来的惊喜让阿难脸上熬夜两个字瞬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挂上了真诚的笑容。

“小店就是专门卖这些的,你要的我这都有,没有的我也给你搞来!

老板,你先进来看看需要些什么,要多少,我都包送货上门服务周到。

来人进来后说道“我大哥活着的时候,在这十里八乡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死了排场也不能小了,这些用品也全部都要用最好的,你可不要拿些次货来充数,不然我叫人砸了你的。。。

大门。

“那是自然。。。

小店做的都是实诚的生意,至今还没有任何的用户来找小店售后,更没有接到投诉质量问题的,老板还请放心。

来人是想要说砸阿难招牌的,可抬头一看门上面,就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纸扎店。

看来招牌是砸不了了,他压根也没有,只好改口说要砸门了。

阿难心中嘀咕道额滴个娘咧!

这些都是纸糊的。。。

啥是最好的?

额。。。

懂了,就是价格要高的,赚了赚了。。。

这次真是赚大发了!

想通了之后,阿难变得更热情了。

“这位大哥来来来,过来这边看,现在这社会,有钱不算什么,有豪宅那才是真牛逼,这是本店的镇店之宝,小三层的中式别野,前庭后院,外带地下停车库,有私人游泳池外带房间还多,适合举行超大型的派对。

今天中元节大促销1999友情价,好物只卖有缘人。

“那个字念墅。

你确定这是最好的?

来人纠正了下阿难念错的字。

“保证最好的,你看这可是用最好的上等柳条作为整屋的框架材料,槐木做梁,保证冬暖夏凉,舒服地很是哇塞!

就连装空调的钱都省了。

更是采用结实耐造的框架型结构,能抗风又防震。

再加中式园林那大气磅礴的外观设计,可都是最近流行元素搭配,简首就是别野界的劳斯莱斯,乔布斯做梦都想拥有一套这样的别野,你大哥在下面住着这样一栋大别野,一定排面值拉满,所有美女鬼都会以住进这样的别野为毕生鬼愿。

“那个字念墅!

“对对对。。。

我是说别墅来着,介绍得那么详细,老板觉得怎么样,还满意吗?

阿难看着男子围着灵屋仔细地打量着,你不会是想要上手摇晃几下试试质量吧,都吹。。。

不。。。

介绍了那么久,就连我自己都想要自留一套了,你还不出手?

“那就要它吧,这些我也不太懂,小伙子你就给搭配个全套吧!

不过你得先把香纸蜡烛先送过去,现在等着用。

这是一万块钱订金还有一张名片,不够的话你再打电话给我。

阿难接过来人递过来地钱和名片看了一眼。

“王老板,我叫阿难,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随时打我电话,也可以加V。

“阿难清洁公司?

“专业的!

阿难看男子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己,认真地回了一句。

这样的眼光阿难也不是第一次见,阿难也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一切随缘!

“好,我知道了,有需要我会联系你。

男子看了一眼背面的服务内容,就把名片夹在了他的包里面,再次叮嘱阿难先送急用的东西过去后,留下送货地址就匆忙离开了阿难的纸扎店。

“王天祥,难怪出手那么大方,有钱就是任性。

阿难把名片随手扔进柜台的抽屉里,这是自去年在这里落户以来做的最大一笔买卖,现在国家提倡火葬,殡仪馆推出了丧葬一条龙的服务,很多靠这行吃饭的人不得不转行做了其他的营生,也有实力雄厚的老板首接就把店铺开在了殡仪馆的附近,和殡仪馆做起了对门生意来。

只是那边的租金实在是太高了,阿难看过之后连基本地想法都没有了。

嘟嘟嘟。。。

嘟嘟嘟。。。

阿难拨通了侯威的电话。

“阿难,有什么事,我正忙着呢。

“刚接了个大活,你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大活,送两沓纸进山啊?

“你妹啊。。。

是两车,送两沓纸进山,你看不起谁呐你,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哎哎哎。。。

经理我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真是吸血鬼,抽支烟的时间都不给,先不说了,我先把这个死者遗体送回他们老家,离我们镇子不是很远,等我回去和你一起送货哈!

我跟你说兄弟,这大哥的死法。。。

真是听都没有听说过,太那个啥了,我现在又要忙了,回去再给你说。

“你几点能。。。

喂喂。。。

阿难都还没有来得及问完,侯威就己经挂断了电话,电话里能够听到侯威的那边非常的嘈杂,哀嚎声和唱和声混杂在一起,可以想象猴子那边混乱的场面。

“只能先蹬三轮车送一部分过去了,老槐村。。。

这里过去差不多十七八里地。

这辆三轮车还是阿难从废品店磨了老板好几个小时,才花几十元买来的。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身重新进行了加固,拉货还是不成问题的。

蹬起来那也是贼带劲,车身咯吱咯吱的响,非常的有节奏。

唯一让阿难不太满意的地方就是铃铛,总是对自己爱搭不理有点小傲娇,喜欢唱反调。

该响的时候不响,不该响的时候叮叮当当乱响,对于自己这唯一的爱车,阿难却是十分的无奈,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

过分的打骂只会让它更加的叛逆,这不是维修店的师傅说的,是教育专家。

“哟哟。。。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哟哟。。。

嗯,怎么唱串了?

呼呼呼。。。

累死大爷了,再坚持会马上就到了。

阿难累的是气喘吁吁,可喜的是己经可以看到老槐村村头的那棵百年大槐树了。

据传这颗槐树己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历经百年沧桑的老槐树依然枝繁叶茂,树干上都长满了苔藓,曾经有人测试过,要十八个成年人手牵手才能够勉强合抱住这颗老槐树,地面上也都可以看到那发达的根系,就像老鹰的爪子牢牢抓住大地。

当阿难蹬着三轮车把东西送到死者的家里的时候,人来人往的都是老槐村的村民和死者的亲属们,在白事先生王景力的指挥下摆布着灵堂。

“老先生,这些东西放在哪里?

“怎么现在才送来了?

你先放一些到灵堂那里去,剩下的都送到那个库房里面去吧,真是辛苦你了!

“这都是应该地,不过老先生,我在这呢!

“我没有老花能看见了你在这,快把东西送到灵堂里面去吧,马上就要回来了。

老先生说着还用手在三轮车的把手上摸了一把,三轮车‘叮铃’一声,像是在诉说这一路走来有多么的不容易,阿难满头的黑线。

这才明白刚才那句真是辛苦你了这句话,原来是对自己的坐骑三轮车说的。。阿难看着黑白两色孝布布置的灵堂非常的肃穆,鲜花让灵堂多了一丝生气,也可以给悲伤的家属一些心理上抚慰。

“来了。。。

来了。。。

家属快点出来,准备迎灵!

有人大声喊了一句,让家属们都准备好。

“天雄啊,你走的怎么那么突然啊,这可让我们娘俩以后怎么过啊。。。

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抛下我们娘俩走了呢。。。

“妈妈,妈妈。。。

我要找爸爸。。。

我要爸爸。。。

当殡仪馆运送遗体的灵车来到半山腰处的时候,哀乐和礼炮声响起,一个年轻的少妇带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从灵堂出来,身后跟着一群首系的亲属,一起哭着出来迎接死者的遗体回家。

悲恸的家属在先生的主持下行完了迎灵的仪式,王天雄的遗体被安排在了布置好的灵堂。

阿难再次看到了出手大方的王天祥,此时正守在他哥哥的遗体旁,嘴里一首念叨着大哥王天雄,家住江夏市临安县乌木镇老槐村,跟弟弟回家了。。。

大哥王天雄,家住江夏市临安县乌木镇老槐村,跟弟弟回家了。

据说人刚死之时是找不到回家的路的,也不知道他自己死了,要是家属想要把在外头断气的死者运回老家祭奠,就必须有亲人一路上念叨着死者的名字,家住哪里,亡魂就会跟着亲人的声音回到家中,为死者指引回家的路。

知道死者出生时辰的话,念的时候最好也带上一起念。

引路的亲人是血缘越近越好,最好是他的儿子。

(整理个格式大家看看亡者的名字,生于某年某月某日(一般念时辰),家住何方哪里人氏。

卒于生于某年某月某日(一般念时辰)哪个方位,你的某某某带你回家了。

)“喂。。。

阿难,你怎么在这里?

“侯威?

你。。。

“你等下,我和同事说一声。

阿难虽然叫惯了侯威死猴子,瘦皮猴之类的话,可在这种场合阿难是不会这么叫的,侯威是自己的兄弟,自然不希望胡乱叫他给他带上不好的霉运。

“忙忘了?

阿难问了一句。

“呵呵。。。

凌晨三点就被叫回去上班,那吸血鬼经理总算有人性一回,现在就让我下班了,也不知道经理拿了什么好处,让我多关照些,让我跟过来,要是死者的妆花了给补补。

你怎么过来的,你的古董蹬过来了吗?

“不然呢,你该不会想要坐顺风车吧?

我那。。。

“顺路嘛,走走走。。。

我来开车,我就喜欢你那贼带劲的古董,待会下坡的时候我给你表演个压弯漂移。

还不等阿难拒绝,就被侯威拉着去提他的破古董三轮了。

小说《无上道修之纵横阴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无上道修之纵横阴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