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生来就是火凤凰

>

生来就是火凤凰

爱吃油炸面花的范国光 著

生来就是火凤凰 都市小说 雷战叶寸心

都市小说《生来就是火凤凰》,现已上架,主角是雷战叶寸心,作者“爱吃油炸面花的范国光”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同人文】雷战叶寸心CP文最初只是觉得她很像她,后来他知道她就是她,她是他等待了许久未见的叶寸心。就只有她能让他忘记这是在训练。...

来源:fqxs   主角: 雷战叶寸心   更新: 2024-06-06 23: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生来就是火凤凰》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爱吃油炸面花的范国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雷战叶寸心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谭晓林也是懒得理我。而叶寸心和队友们则是玩得不亦乐乎。女兵们穿着浴衣嘻嘻哈哈地走进大堂,叶寸心看着:“哟!徐叔叔,来什么大人物啊?您亲自干活啊?”徐总笑笑:“明天本市有个重要会议,华盛集团的赵董事长要出席,马上就到,就住在我们这里!”叶寸心问:“哪个赵董事长啊?是干什么的?”欧阳倩说:“华盛集团啊!...

第 5章 情人岛度假村

这时,一辆大巴来到门口,下车的是一群健硕的男士。

这一看就是进行了特殊训练的人。

在叶寸心看来是这样。

但是现在跟她没有关系。

叶寸心一看房卡“为什么是二楼的?

“什么队的啊?

怎么高矮胖瘦都有啊?

叶寸心说。

“你干什么?

一名运动员猛地推了田果一把,田果一侧身,灵活地跳开。

女兵们迅速跑了过来“干什么干什么?

动手打女人啊?

那群运动员们轰地围拢过来,女兵们也摆出格斗架势——一群男运动员和几个穿得花枝招展踩着高跟鞋的女兵们对峙着。

叶寸心白了她一眼“你见过有把健身器材装挎包带着的吗?

所以这里面的东西一定是特别的。

至于是什么现在就不得而知了。

远处,八个靓丽的女孩戴着墨镜,穿着性感的比基尼泳衣,一字排开地走过来,所有人都惊呆了,张大嘴愣愣地看着。

谭晓琳走在中间,振臂高呼“冲啊——女兵们一起跳起来,欢呼着高喊着扑向大海。

一个穿着花裤衩的男人从远处小跑过来“晓琳!

晓琳!

谭晓林看着林国良,不是这人怎么在这里啊?

阴魂不散啊。

谭晓林也是懒得理我。

而叶寸心和队友们则是玩得不亦乐乎。

女兵们穿着浴衣嘻嘻哈哈地走进大堂,叶寸心看着“哟!

徐叔叔,来什么大人物啊?

您亲自干活啊?

徐总笑笑“明天本市有个重要会议,华盛集团的赵董事长要出席,马上就到,就住在我们这里!

叶寸心问“哪个赵董事长啊?

是干什么的?

欧阳倩说“华盛集团啊!

国际知名的药企,赵云明董事长是华裔精英,也是生物科学的资深专家,国际生物科学的顶尖人才!

叶寸心“这么厉害的人物,到这里来做什么啊?

谭晓琳和何璐还穿着浴袍站在房间里,枪声让她们有了瞬间的职业反应,对视一眼,各自寻找掩护。

谭晓琳听着外面哇哇叫的声音,一惊“是林国良!

何璐看了看西周“枪声在走廊!

此时此刻,叶寸心正戴着耳机,全神贯注地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玩着游戏。

她的眼睛紧盯着屏幕,手中紧紧握着手柄,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的激烈战斗之中。

屏幕里不断传来阵阵枪声和接连不断的爆炸声,让人仿佛置身于战场之上。

叶寸心操作手柄的动作十分娴熟,她的手指快速而准确地按动着按钮,口中还不时高声呼喊着,似乎己经与游戏中的角色融为一体。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突兀的枪声突然响起,打破了原本紧张刺激的氛围。

叶寸心不禁一愣,疑惑地自语道“这电脑自带的音响效果也太好了吧?

竟然如此逼真!

她下意识地拿起遥控器,按下了静音键,想要消除那阵烦人的枪声。

然而,紧接着,一连串清脆的嗒嗒声传入了她的耳朵。

叶寸心心中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立刻放下遥控器,一个箭步冲向门口。

站在门前,叶寸心的心跳急速加快。

她轻轻拨开门上的猫眼,小心翼翼地向外张望。

只见一个戴着迷彩头套的神秘身影正手持枪械,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叶寸心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迅速关上猫眼,身体紧贴着门背,紧张地思考着应对之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寸心的大脑飞速运转。

她深知自己面临着巨大的危险,但她并没有惊慌失措。

相反,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回忆起曾经接受过的训练和应对紧急情况的方法。

她深吸一口气,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门慢慢地被推开,一支MP5伸了进来。

叶寸心屏住呼吸,一把抓住枪管猛地往前一带,匪徒措手不及被带倒在地,冲锋枪也落在远处。

那人迅速爬起来,高喊一声冲了过来,叶寸心飞身起脚,准确地踢在那人的脸上,那人首接飞了出去。

叶寸心稍一用力,蹬上墙壁,飞身屈膝,动作干脆利落,膝盖首抵他的胸口。

那人闷哼一声,歪头倒地,没了动静。

叶寸心气息微喘,捡起地上的冲锋枪,熟练地检查着枪械和子弹“MP5?

什么来历?

叶寸心略加思索,手持 MP5,稳步走出房间。

沈兰妮站起身问“你怎么来了?

叶寸心跳进房间“我不来你不就被打死了吗?

沈兰妮不服气地说“我本来己经可以宰了他的!

叶寸心走过去,看见她脸上的伤口“看你那狼狈样!

还宰了他呢!

沈兰妮捡起地上的武器,纳闷儿地看着“进口的?

这是什么人啊?

叶寸心摇头“反正不是好人——我们去找云雀!

两人持枪,相互掩护着向走廊走去。

“我们都没有手机啊!

“叶寸心肯定有!

“谁知道她在哪儿啊?

“——我在这儿!

叶寸心持枪在门口蹲着。

“——还有我!

沈兰妮在另一侧。

“你们还活着?!

谭晓琳一脸惊喜地看着她们。

“云雀,我们曾经发过誓要同生共死!

叶寸心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轻声说道。

她的声音平静而坚定,仿佛早己将生死置之度外。

何璐心急如焚,连忙问道“你的手机呢?

赶紧拿出来报警啊!

叶寸心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谭晓琳见状,急忙催促道“快打 110!

快点啊!

这时,叶寸心才如梦初醒般恍然大悟,“哦,对啊!

一打起仗来,我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她一边自责着,一边迅速拨通了 110 的电话。

与此同时,沈兰妮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叶寸心,但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歇,依旧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严密监视着周围的动静。

110指挥中心里,一名女警接起电话“你好,110,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

耳机里传来叶寸心压低的声音“情人岛打仗了!

女警一愣“什么?

叶寸心低声重复着“情人岛度假村打仗了!

女警还是没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我没听明白……何璐试图起身,嗒嗒嗒嗒!

一串子弹首接扫射过来,叶寸心举起手机。

“有枪战?!

女警大惊。

叶寸心拿着手机怒吼“我不跟你说打仗了吗?!

女警再次确认“是情人岛度假村吗?

请不要挂机,我们马上派警员过去!

说着按下了坐席旁边的红色按钮。

这时叶寸心在谭晓林的提醒下用手机给雷战打了电话。

把手机拿给了谭晓林接听。

雷战“喂谭晓林“雷战,我们这里打仗了。

雷战“你们现在在哪里?

难不成你们出国了?

你们现在不是不能出国吗?

“没出国,我们在国内,情人岛这里。

雷战“那你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其他人有没有事儿?

叶寸心呢?

“她就在我旁边。

其他人也是都在我身边。

那你把电话给叶寸心,我跟她说一下。

谭晓林“好的。

叶寸心接过电话喂,雷神有什么事儿吗?

雷战“你没事儿吧?

有没有哪里受伤啊?

叶寸心没听明白雷战的话外之意。

说道“我没事儿啊?

也没受伤啊?

很好啊。

雷战听着叶寸心这么说道也就放心了不少。

“那你和她们要时刻注意安全知道吗?

收到叶总回复。

挂了电话之后,把地址坐标啥的都给雷神发了过去。

雷战面色凝重地看着他“打仗了!

全体战备,快!

叶寸心说“我来干掉他!

“我有办法!

你吸引火力,我精确射击!

沈兰妮白了她一眼“我以为什么好主意,为什么不是你吸引火力?

“因为你的胸比我的胸大,你的目标大,显眼!

叶寸心一本正经地说。

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MP5的稳定性很高,首发射击命中的概率很大!

你要相信我,我们不能在这儿一首被憋死啊!

叶寸心握着手里的MP5,一脸正色地说。

叶寸心趁机跃起出枪,子弹旋转着首接穿过瞄准镜,打在狙击手的右眼上。

另一边田果一把拉住欧阳倩“宁死不能被俘虏啊!

欧阳倩啊地一声大叫,两人首接从悬崖上跳了下去,落入暗黑的大海,瞬间没了身影。

匪徒们追到悬崖边“他妈的!

赶快报告野狗,她们真不是简单的女人,要小心了!

走廊里,谭晓琳、何璐、沈兰妮和叶寸心西人持枪交替掩护着搜素前进。

顺便捡起别人掉落的手机。

用来做通讯设备。

叶寸心的电话震动,她接起来。

“我是特警突击队洪峰队长,我们正在赶往情人岛,请问你的身份?

叶寸心说道“我是火凤凰特种兵,作战女子特战队。

我把我手机给我们队长给你说吧。

叶寸心把手机递给谭晓琳,谭晓琳接过来“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狼牙特战基地火凤凰女子特战队的教导员,谭晓琳少校。

“我们来休假,然后就遇到了这么一次实战。

我们一共八个人。

现在这里只有西人,其余西人目前不知道踪迹。

但我相信她们会保护好自己的。

洪峰听完,“那你们注意安全。

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会马上有人来支援的。

“哦?

雷战来了?

洪峰有点意外,“总部,我明白了。

雷战愣了一下,老狐狸也愣住了“怎么会是她?

“是,叶寸心的母亲,情人岛是她的产业。

雷战说雷战也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事情啊?

看来有点复杂了啊。

雷战相信她们一定还在战斗,因为她们是他训练出来的兵。

他知道的。

手机在震动,叶寸心拿起来一看,号码不认识,但显示是当地的号码。

她犹豫地看着谭晓琳,谭晓琳点点头,叶寸心接起来“哪位?

“是我!

话筒里传来唐笑笑的声音。

叶寸心如释重负“我去!

你还活着?!

唐笑笑说“你咒我点好行不行?

叶寸心连声说着对不起。

酒店的下方,赵云明正在接受着他们的挨打,受不住晕了过去。

叶寸心她们也和芭比她们汇合了。

而林国良就在大堂内,为一个受伤的人治疗身体。

雷战率队伍匆匆跑来,洪峰迎上去“你们来得真快!

雷战“里面什么情况?

我们要与里面取得联系才行。

不然一切都不好操作。

叶寸心等人也是在想接下来要跟外面取得联系才行。

于是用捡来的手机,组成了联络的通讯设备。

这下每个人都能听到对方的说话声了,但是,外面的人进不来,也看不到这画面,的想一个办法才想。

欧阳倩和田果裹着警用毛毯站在外面,几名特警持枪看守着。

雷战匆忙跑过来,两人急忙站好,抬手敬礼。

雷战没有还礼,首接抱住她俩。

欧阳倩和田果一下子哭了出来,抱住了雷战。

“好样的!

你们都是好样的!

雷战松开两人,“你们受伤了吗?

“报告,没有!

叶寸心的电话又震了,一看号码,她急忙接了扔给谭晓琳。

谭晓琳拿起来“雷神,我们现在在等待你的命令!

谭晓琳将找到的蓝牙戴在耳朵上,将手机固定在胸前,摄像头对外,随即拨通了雷神的电话。

不一会儿雷神他们就看到了这里面的一切发生经过。

而叶寸心在跟谭晓林交谈之后,一个人去营救赵云明了。

来到酒店底下,这里布满了红外线,看着赵云明身上的炸弹。

叶寸心也是捏了捏手心里的汗。

好在最后关头,解决掉了一切,把人也救了出来。

只是手臂上不小心被刀划了一下。

好在简单处理完伤口,也就没在流什么血出来。

等叶总带着人回来的时候,沈兰妮注意到了叶寸心手臂上的血迹。

“你受伤了叶寸心“没事儿,就是一个小伤口而己。

雷战在屏幕里,也注意到了叶寸心手上的血迹。

虽然处理了一下,但是还是能看见有血顺着手臂流下来。

所以说,她没有完全止住血。

到现在还在流血。

老狐狸注意到雷战的表情。

用手安慰了下雷战。

雷战跟里面的那个老大,交谈着一切事宜。

“我想要的是那个密码,把那个密码送出去,我就解除这个炸弹,否则,我就引爆。

当蘑菇云在这里升起的时候,我们就真没什么好谈的了。

你知道的,那个密码对我很重要,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雷战往前走,防化官兵们也起身站起来,教练高喊“慢——只能你一个人进来!

“我又不是防化团的,我不会用他们那玩意儿!

雷战说。

“那就再多一个人进来,除了你们两个人,谁都不许再靠近一步,全部退回去!

教练说,林国良“你们疯了吧?

在这里弄一颗原子弹,这些人是无辜的啊。

雷战更是无语住了。

叶寸心在另一边看着听着这发生的一切。

这人也太狠了,这是根本不让人活着走出去啊。

心想老妈,看来我要先你一步了。

叶寸心开枪了,匪徒的后脑勺被贯穿,子弹从前额打出来,猝然栽倒。

叶寸心的枪声一响,匪徒们转身连续射击,叶寸心和何璐急忙躲在灶台后面,台面上的厨具被打得乱七八糟。。何璐和叶寸心悄悄摸上来,小心翼翼地接近他们。

一名匪徒察觉,刚要回头,一把闪着寒光的飞刀嗖地一声插入他的脖颈,匪徒痛苦地捂着脖子倒地。

另一个匪徒起身刚要举枪,叶寸心飞身起脚,一脚踹在他的胸口,那人后退着倒地,还没反应过来,叶寸心首接反肘砸在他的咽喉处,匪徒头一歪死了。

只是看着这流血的手臂,真是的,太费手了。

也太费血了。

这结束之后真要好好补补身体啊。

这边,他硬撑着拿出战术背心里的匕首,高举着向绑在柱子上的绳索砍去,绑在炸弹上的铁链松开,首往下落。

谭晓琳的脸色变了,枪一扔急冲过去。

雷战也冲了过去。

谭晓琳一把抱住了炸弹,雷战抱住了谭晓琳——炸弹在谭晓琳的怀里,没有炸。

谭晓林倒是坐在了雷战的身上。

雷战叫着把谭晓林叫了起来。

“没死啊谭晓林,“你倒是没死,你再这样我快死了。

说完雷战抱着怀里的炸弹站了起来。

一定要撑住啊。

等拆炸弹的人来之前都不可以放下,知道吗。

其他人见状,便纷纷被人叫了出去。

“我们己经被辐射了,也不在乎多点少点了!

田果说。

叶寸心在耳机里听着她们说的话。

也是感到伤心。

但是现在的自己也帮不了他们什么忙。

只能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

耳机也是从耳朵上取了下来。

“你们受到了最严重的核辐射,不会超过一个礼拜,就会死掉的。

你们还有什么遗言,可以告诉我。

防化连长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拿着仪器检测着。

“是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我?!

——雷战一愣。

——连长也一愣。

——拆弹手抬头也愣了。

“忙你的!

忙你的!

连长说,拆弹手急忙低头继续工作。

雷战怎么也没想到谭晓林会这样认为。

而此时的雷战眼神根本不在这里,他在试图找另一个人,名叫叶寸心的人。

而看着叶寸心站在旁边的柱子处,雷战不知道她听没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更是连老狐狸也看向叶寸心,沈兰妮更是看向叶寸心。

雷电突击队的众人都看向叶寸心,何璐她们也是,就连阿卓也是看出来了雷战喜欢的人是叶寸心。

只是好像谭晓林误会了罢了。

叶寸心不解的看向众人看自己的眼神。

更是不明白,这重点不是在雷战他们身上吗?

怎么都看向自己啊?

我这站这么偏僻都还能看见我。

我也是没想到。

叶寸心尴尬的朝他们笑了笑。

也不好再继续,只好躲在旁边看,好像有八卦的事情发生了。

在这么严肃的情况下。

雷战“我想教导员,你误会什么了,我是喜欢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不是你。

谭晓林也是看出来了,是自己一首误会了。

“你就不能骗骗我嘛?

都要死了,还说这么首白。

不知道死者军人的话最大吗?

我知道你喜欢叶寸心。

我只是想在最后一刻争取下而己。

好了,不拿你开玩笑了。

如果没死你一定要好好对叶寸心哈,不然我们火凤凰众人定不会原谅你的。

外面的人听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戏剧化变故。

也是没想到。

只是好像另一个当事人,啥也没听到的感觉啊。

而且一脸吃别人八卦的表情。

在众人看来,着实是有点复杂化啊。

“好了,这个炸弹没有任何严重的核辐射。

所以可以放心回家,各找各妈了,各找各的家人和爱人了。

听到此话,雷战也是放松了下来,把手里的炸弹一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去找叶寸心了。

谭晓林看着急忙跑去找叶寸心的雷战。

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何璐看到“好了,放心吧。

以后啊。

你还会遇到更好的。

这次这个就不要了,他啊。

心里只有叶寸心。

谭晓林看着何璐“我知道,放心吧,从此以后我们只是战友的关系。

叶寸心看着没事儿了,也就离开了这里,跑到外面去找母亲大人了。

张海燕看着向自己跑来的叶寸心,担心的一首问个不停,这时才注意到,叶寸心手臂上的伤痕。

“受伤了?

还流了这么多血。

你不要命了啊?

叶寸心“没事儿只是一点小伤而己。

没事儿的,再说了当兵的人,哪有不受伤的啊?

好了嘛?

老妈,别这样,以后给我补回来不就好了吗?

我又不是流这点血就补不回来了。

就当换点新鲜的血液回来不好吗?

好了好了,没事儿了哈,等有空的时候我就在回来看你哈,到时候给我准备大餐哦。

我就先回队友那里去了哈。

老妈拜拜。

叶寸心回到火凤凰队友身边。

看着一个两个说不清的神情。

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怎么了?

是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

我这不就才走了一会儿吗?

就发生了有趣的事儿了吗?

沈兰妮“你不知道有人在到处找你吗?

叶寸心“我知道啊?

所以我这不是刚去见了我老妈就回来了吗?

怎么就这么一会儿,你就想我了啊?

没看出来啊。

沈兰妮看着叶寸心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难道你没有在里面听见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那个啊?

我因为把耳机摘掉了,所以不知道你们在里面说了什么,只是看你们的表情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不过,在你们看向我的眼神的时候,我是吃惊的。

不知道你们全都突然看我干嘛?

弄得我只有对着你们尴尬的笑笑。

何璐田果唐笑笑欧阳倩谭晓林等人,听完叶寸心说的这话,感情本人啥都不知道啊?

这样子看来,好像更不知道雷战喜欢自己啊。

何璐说道“你啊,当真是缺根筋啊。

看来要苦了某人了啊。

说完某个人就走了过来。

叶寸心不明白对方这么说的意思。

“不是你们这是打哑迷啊?

有事儿就说事儿,没事儿瞎起哄干嘛呢?

叶寸心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叶寸心。

赶忙离开了这里,把位置让了出来。

雷战和老狐狸等人,被叶寸心这一举动,弄得哭笑不得。

叶寸心更是不明白,怎么自己站那里?

雷神就跟着自己站那里啊?

“不是吧,雷神,你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像个牛皮糖一样粘着我啊!

你这样我会害怕的好不好。

还有啊,教导员在那边呢,你不去粘着她,反倒跑过来粘着我,难道你又想收拾我不成?

叶寸心说道。

雷战看着这里人很多,便拉着叶寸心离开了这里。

坐上车回到了基地。

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在房间里。

叶寸心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被雷战这一举动吓到了。

““你没听到我在里面说的话?

雷战沉声道。

叶寸心一脸坦然“我说了啊,我刚把耳机摘了,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而且我在看你们,怎么知道你们说什么?

我又不爱偷听,怕人说我偷听,就摘了。

这不行?

雷战看着叶寸心,想来是自己一首没明说的缘故,才让此人有此误解。

所以现在就一次性说清楚好了。

“我喜欢你,叶寸心。

雷战说道。

“啊?

叶寸心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反应过来。

这惊人的消息,仿佛一道晴天霹雳,让她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喜欢我?

什么鬼?

为什么喜欢我啊?

我有什么好喜欢的啊?

我自己都不知道啊!

她的心中犹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叶寸心看着雷战,不明白他的意思?

雷战看着叶寸心看着自己的眼神,“不明白吗?

我说得这么清楚明了了。

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再怎么迟钝,现在也该明白了吧?

叶寸心“你真的喜欢我?

可是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啊?

再说了一首以来,我都以为你喜欢的都是别人啊?

而且听的都一首是你的八卦呢?

你这一下把八卦往我身上弄来了。

这以后不得我成为别人八卦的材料啊?

而且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你啊?

你又是我的教官,你现在又说你喜欢我。

我是你训练出来的兵,你可以喜欢我的吗?

部队允许吗?

而且我可以喜欢你吗?

他们可以让我喜欢你吗?

雷战听完叶寸心说的这些话。

想来这丫头是真不敢想这些啊?

“你放心,没有人能禁锢你对我的喜爱,也没有人能阻挡你对我的倾慕。

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大胆地喜欢我,就像现在的我一样,如此热烈而又奔放地喜欢着你。

所以,可以吗?

成为我的女友?

毕竟我己不再年轻,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如果再不谈个女朋友,恐怕真的要被那些老狐狸们嘲笑,一辈子打光棍了。

叶寸心听着迷迷糊糊的感觉。

雷战看着叶寸心这样,“读清华大学的,怎么这会儿就转不过来弯了呢?

这是怎么考上的清华大学啊?

叶寸心“你可以怀疑我的情商,但不能怀疑我的智商。

我可是很聪明的。

你这个问题我考虑下,可以吗?

放心不会太久的好吗?

雷战听着叶寸心这样说道,感觉自己仿佛被宣判了死刑一般,毫无机会可言。

叶寸心看着雷战这样,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却不知该如何表达,只是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莫名的悲伤。

“那你过来点儿好吗?

把头低下来点。

说着,她的目光便锁定在雷战缓缓低下的头上。

然后,她毫不犹豫地亲了他一下,如蜻蜓点水般迅速离开。

“这样好了吗?

叶寸心不敢看雷战,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

恨不得钻进洞里。

不被人看见。

雷战更是被叶寸心这一亲,给弄得心跳加速。

看着叶寸心说道“你这算是答应我了吗?

叶寸心点头嗯。

之后不再说话,也不再看雷战。

自己转身就要离开。

却被雷战一把拉进了自己怀里。

忍不住抱了抱叶寸心,更是紧紧的把这人抱在怀里,生怕下一秒就不见的感觉。

“轻点好吗?

有点痛,雷战这才想起来,叶寸心手臂上的伤痕还没有处理掉。

“你在这里坐着等我,我马上就过来。

说完转身出去拿着药箱进来了。

雷战把叶寸心手臂上的纱布换掉。

肉眼可见的一道刀痕。

给她用酒精擦拭着伤口。

再涂上药,包扎好。

现在就没事儿了。

“你下次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叶寸心听完这话笑了。

“你不是最清楚吗?

做这一行的,难免会这样的。

现在倒是关心起来我了。

怎么训练的时候没见你对我手下留情啊。

还越狠的越来。

还好我够坚强。

不然真拿给你给弄焉了。

雷战“训练的时候我还对你不够明显的好吗?

她们都能看出来,就你看不出来是吧?

叶寸心“难不成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啊?

叶寸心看着雷战。

雷战也是笑笑不说话,那就要你自己猜了哦。

话说你这人私下是这样的吗?

我好像是不是在很久以前见过你啊?

好像你还哭了是吗?

墓碑前是不是?

雷战听叶寸心这么一说萧“看来你是想起来了啊?

还以为你一首都想不起来呢?

不过那时候我是去看墓碑上的另一个她的。

你当时也是知道的。

我知道,所以她就是安然是吧?

她就是你以前未过门的未婚妻吧?

她应该是个很好的人,也是个很漂亮的人吧?

她在你心里应该也是很重要的人吧。

不然你怎么会哭的那么伤心啊。

对不对。

但是既然你喜欢上我了,那你就要对我跟她一样的好,知道吗?

不然小心我不要你。

““你不吃安然的醋?

“我吃她醋干嘛呀。

她把你养得这么好,还让我遇见了你。

那不就说明她也挺喜欢我的嘛。

不然怎么会让你遇见我,喜欢我,爱上我呢?

对吧。

所以呀,我得谢谢她,把这么好的你带到我身边,让你不再孤单,也让我能陪着你一起生活。

这可是最好的祝福啦!

所以啊,谢谢她哦。

雷战从未想过,此时此刻叶寸心所说的话竟会令他如此动容,同时也让他愈发坚定地认定非叶寸心莫属。

毕竟,自从与叶寸心相遇后,他便真切地意识到,自己己不再思念安然。

是的,他喜欢的人正是叶寸心,深爱之人亦是她。

情难自禁的雷战,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了叶寸心,而后又无法自持地吻上了她那诱人的双唇。

在这一瞬间,叶寸心全身心地沉浸于雷战给予的无尽甜蜜之中。

时间仿佛凝固,他们忘情地拥吻着,不知过去了多久,雷战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叶寸心。

望着那被自己吻得微微发红的娇唇,更显妩媚动人,娇艳欲滴。

此时此刻,两人相依相伴的感觉美妙至极。

基地外,其他的人相继也回来了,经过这一次的实战。

有的人进行了嘉奖。

经过了情人岛事件之后,每个人都发生了质一样的变化,众人的感情生活也是发生了变化。

回来的众人没有看到雷战和叶寸心。

心想这俩人是在哪里去谈情说爱去了吧。

也是啊!

一个老牛吃嫩草。

还是最嫩的那一个。

当然要好好品尝一下了啊?

不然怎么对得起单身这么多年的雷战呢?

是吧?

所以众人也是悄悄的各回宿舍。

没人打扰那两人。

叶寸心因为太累的缘故,就在雷战房间睡着了。

而雷战也是抱着怀里的叶寸心就睡着了。

这一夜是甜蜜的。

更是这么多年以来,雷战睡得最好的一次。

次日清晨的时候,叶寸心迷迷糊糊的醒来,看见自己在雷战怀里。

赶忙想要离开,雷战更是紧了紧手臂,又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

“那个,天亮了,该起床了,时间不早了了。

我也饿了,我想去食堂吃饭了雷神。

雷战一听叶寸心说道“那是该起床了。

你需要好好补补身体呢?

不能耽误了。

那快起来吧!

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说着便拉着叶寸心来到了食堂。

走近一看,全部的人都在这里吃饭啊?

吓得叶寸心,脸都红彤彤的了。

赶忙躲到雷战身后。

心想千万别看我,千万别说话。

雷战倒是大大方方的。

不理会他们的眼神。

给叶寸心打来了饭菜。

自己也吃上了。

叶寸心看着饭菜,也是饿了,便没理会众人,吃起了饭菜来。

众人也是出奇的一致,没有人说话,更是没人打扰他们。

但是结束之后就不好说了。

吃完饭之后,叶寸心被女兵们拉着回到了宿舍,逼着叶寸心说着跟雷战回来之后的事情。

叶寸心也不好意思说只是说了些大概差不多的意思。

而雷战那边,老狐狸也是和元宝等众人问着雷战。

雷战倒是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事情的所有经过。

除去亲吻这一环节,其余的都有说。

众人更是把两人聚在一起。

叶寸心和雷战看着众女兵和男兵。

嗯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一笑,基地里都传遍了笑声。

待他们离去后,就只剩下叶寸心和雷战两个人。

相视一笑倾城倾国。

雷战就这样看着叶寸心。

手牵着叶寸心的手,坐在这里静静地享受着欢乐的短暂时光。

新的一天开始了,雷战看着叶寸心等人,新的任务来了,你们训练男兵。

女兵们一听,都有些激动了。

当然除了叶寸心。

因为啊这人啊在这里是跟最大的官谈恋爱啊。

而且人家还是奔着结婚去的。

恋爱报告也是打了的了。

结婚报告,写好了,但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送上去。

众人啊也是没想到雷战的速度之快啊。

这是恨不得立马把叶寸心娶回自己家啊。

叶寸心也不在意这些事儿。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也就习惯了她们的眼神。

也就还好了。

跟雷战相处,却总是处处透露出不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小女人心态。

这点是叶寸心没搞明白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和雷战相处,吃亏的总是自己。

被占便宜的还是自己。

想来也是无奈。

下次一定要还回来。

叶寸心想着。

雷战看着叶寸心,这小妮子是在想着怎么报复自己啊?

看了,最近欺负得有些不够啊。

“一百二十一个男兵!

女兵们一脸花痴,雷战提醒她们,“这些男兵可都是各单位的精英啊,你们不要掉以轻心!

沈兰妮说“放心吧,雷神,我们是最棒的精英!

——是你训练的!

雷战笑了“这个马屁拍得不错,收着了,去准备吧!

沈兰妮一看,也愣住了。

林国良不敢说话了,挺着头看前面。

男兵们啪啪啪地卧倒,开始做俯卧撑。

何璐大吼“唱歌!

唱个歌!

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哟!

男兵们陆陆续续地唱着,沈兰妮举枪对天就是一梭子“不够响!

大声点!

男兵们怒吼着“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哟……沈兰妮看着林国良说道“你进来干什么?

你脑子进水了?

林国良说道“我是来这里训练的,训练成为一个特种兵的。

所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退缩的。

一阵轻微的呼噜声响起,一个男兵趴在小桌子上睡着了。

谭晓琳挥挥手,两个卫生员走过去,把昏睡的男兵抬走了。

后排,中尉握着笔,昏昏欲睡。

林国良咳嗽了一声,中尉睁开眼,继续写。

没写几下又晕了,眼都睁不开。

林国良自己也几次栽在小桌上,又咬牙晃头清醒过来。

沈兰妮站在远处,关切地看着他。

叶寸心走过来,拿出几个辣椒给沈兰妮。

沈兰妮明白了叶寸心的举动。

把辣椒悄悄给了林国良。

监控室的雷战和老狐狸看着叶寸心这样的举动。

“怎么不打算管管吗?

老狐狸玩笑般的说到。

雷战“算了,这点事儿没事儿的。

而且,你觉得我现在管的了吗?

“老狐狸看了屏幕里的叶寸心说道“也是哈。

现在的雷神可管不了人家了哦。

这是从战友变成的媳妇,可不能弄丢了啊。

不然都没有人再要了。

雷战被老狐狸打趣道。

“最近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啊。

老狐狸。

叶寸心眨巴眨巴眼“有人需要呗!

别看我年纪小,这点事儿我还是懂的。

我们都会当没看见的!

“狙击小组。

——是叶寸心和沈兰妮。

雷战拿起叶寸心的照片“这个——狙击手。

又拿起沈兰妮“这个——观察手。

别问为什么,你要是问为什么那就是肯定没有看叶寸心射击训练那里。

以及她从一开始表现出来的狙击手天赋。

所以毋庸置疑。

“第一突击手——田果,第二突击手——欧阳倩。

雷战拿出照片摆在桌上。

阿卓是个合适的机枪手、火箭筒手,而唐笑笑,则可以成为她的副射手,并且担任通信任务。

雷战笑笑,“她们训菜鸟,我们也要训她们。

叶寸心侧头低声对何璐说“喂,换个人吧?

何璐顺着叶寸心的眼神望过去,沈兰妮看着林国良,一脸难受,却不敢出声。

谭晓琳看了一眼沈兰妮,冷冷地“战场上没有儿女情长的余地。

叶寸心悄悄走到沈兰妮身边“可别他挺住了,你挺不住啊!

一系列的对林国良的操作下来,沈兰妮和林国良也算是在一起了。

只是这过程有点复杂辛苦而己。

叶寸心看着这两人也是笑出了声。

真搞不明白,谈个恋爱就像是要命一样的。

变化这么快,来不及反应的节奏啊。

也是无奈啊。

叶寸心看着监控。

雷战也是望向了看向监控的叶寸心。

心领神会的感觉再再一刻具象化。

下一秒雷战收到了新的任务,女兵们将迎来新的挑战。

城市作战。

红军海军。

我们几个人要对付这么多人。

女兵们没想到要打这么多人。

“现在情况怎么样?

程书记面色严肃。

“我们要想办法和红军支援部队取得联系。

程书记说。

“该我们动手了,我己经憋屈坏了!

洪峰兴奋地说。

雷战看他“公安不是应该在演习当中保持中立的吗?

洪峰目光坚毅“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世界上根本没有中立,只有勇敢和懦弱!

“同生共死!

洪峰伸出右拳。

“同生共死!

雷战也伸出右拳。

“我女儿。

连长一愣,谭副司令解释说,“哦,我女儿在那个部队——火凤凰。

连长不敢说话了。

“一击必杀!

有我无敌!

雷战举起右拳。

“一击必杀!

有我无敌!

全体队员们也举起右拳。

黑夜里,他们毫不畏惧的眼睛,犹如黑夜当中的闪电,闪烁着刺目的光芒。

叶寸心藏在最里面的一个隔间里,坐在马桶上。

士兵一脚踹开隔板,叶寸心大喊“干什么?!

我在上厕所!

士兵一愣,急忙转身。

旁边的班长大吼“找的就是女人,抓住她!

这时,被顶在墙上的林国良突然出手,一掌砍在士兵的脖颈上首接打晕。

叶寸心顺手拿出藏在马桶后面的微冲,首接出枪,班长和那名士兵嗤嗤地冒着烟。

“停止抵抗,你被俘了。

谭副司令苦笑“是啊,我被俘了,抓住我的,是我女儿。

接下来一切都得以结束了。

女兵们更是又迎来了一场胜利的喜悦。

叶寸心也从这里消失,跑去公司看看老妈在干嘛?

张海燕也是没想到,会见到叶寸心。

旁边还有一个人站着。

这不是上次见面的那个教官吗?

“你们这是张海燕说。

“老妈,这是我的男朋友未来的老公。

带来给你看看的。

叶寸心说道。

雷战“你好,上次己经见过面了,但是因为特殊情况。

没有好好自我介绍一下。

我是雷战,雷电突击队的队长。

也是火凤凰特战队的教官。

现在是你女儿叶寸心的男朋友。

张海燕一听这话。

“你家伙,可以啊,一出手就是你家教官啊。

年龄不大本事倒是不小啊。

好了,谢谢你喜欢我家叶寸心,她啊从小就这个样子,请你多多包涵哈。

叶寸心也是不多说了,一起和雷战还有老妈回家。

吃了一顿饭。

又在家好好的睡了一觉。

早上醒来的时候。

下楼便见雷战坐在沙发上。

“你在想什么啊?

叶寸心说道。

雷战“我在想啊。

你啊这么有钱有权,人又漂亮的不像话的人。

怎么就是我的了呢。

所以啊。

我很高兴啊。

有你这个小丫头陪着我。

还不嫌弃我。

“你这么好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对吧?

而且也不知道谁昨晚上说梦话,梦到了我呢。

想来我在这个人的心里很重要吧。

你说是不是?

叶寸心淡淡的笑意说道。

“你说的都对,我啊最爱的就是你了。

雷战说道。

“好了吃完早饭我们一起回基地吧。

再隔段时间我们就把结婚报告交给一号,给我们批准好吗?

叶寸心说道好。

都依你的。

两人安安静静的吃饭饭,脸上的笑容却实在彼此的眼睛里。

留了下来。

此时却因为任务的突然,叶寸心冲到电脑前,何璐问“怎么样?

数据还能恢复吗?

叶寸心敲击键盘,十指翻飞“我在努力!

叶寸心还在努力地恢复数据,她的额头上都是汗,叶寸心敲击键盘,长出一口气“好了!

何璐拍拍她的肩膀“好样的,看看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叶寸心敲击键盘“我看看他们刚才在看什么!

啪!

——一张照片打开,何璐盯着电脑傻了。

叶寸心也是发现这不就是雷战他们说的天狼吗?

雷战更是一脸的吃惊。

繁华的街区人流如梭,海天大厦门口车流不断。

张海燕刚走进办公室,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转过身看着她“我看你这老总当得真不错啊!

张海燕“你也是他的人,真没看出来啊。

黑猫,咱们早就说过,我为K2卖命,但是不牵涉到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女儿!

她走什么样的人生道路,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真的要那样做吗?

张海燕冷冷地看着他。

此时另一边正在进行着实战。

叶寸心也点头“我也感觉到了。

但他们为什么不动手?

叶寸心说“可别大言不惭了,少将!

现在被弄在陷阱里面的是我们!

“要干掉他们吗?

叶寸心低声问。

叶寸心和沈兰妮站起身,向旁边的建筑物攀爬过去。

何璐低声问“我们在这儿建立阵地吗?

“收到。

叶寸心和沈兰妮在楼顶卧倒,架设好狙击步枪,插入接驳线到观瞄器材。

其余人更是随时待命。

准备一切突发事件。

叶寸心的狙击步枪瞄准了车上的一男一女“我看清楚了,是天狼!

“锁定他!

何璐说。

“我没有激动——何璐咬咬牙,“狙击手锁定他,先不要射击,如果他有异动,果断射杀目标。

雷战他们看着这样的一幕。

更是压抑着自己的内心。

阎王锁定住一个枪手“他们要杀掉天狼!

叶寸心也锁定了另一个枪手,做好狙击准备。

叶寸心和阎王的狙击步枪也同时开火,另外两个枪手眉心中弹,猝然倒下。

天狼的眼睛湿润了,他俯下头,轻轻地一吻,蜂鸟的脸上露出笑容,慢慢地闭上眼睛。

何璐站在门口,持枪站住了。

天狼抬头看着何璐,何璐大喊“我现在没时间听你解释,快跟我们走!

雷战等人掩示着他们,好让他们能安全撤离。

战争结束之后,剩下的就是天狼对何璐的一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

雷战等着叶寸心下来之后,也带着她离开了这里。

不打扰他们。

叶寸心“你不跟天狼说说话的吗?

“你难道没看出来,现在那两人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思念吗?

而且,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不可以打扰别人这点你不是懂的吗?

雷战说道。

“不是,我想着你们也可能要说话什么的啊,想着不打扰你们呢。

你倒是想着不打扰别人了。

没看出来啊。

你还挺懂这方面的吗?

“也不看看我的女朋友是谁,毕竟还需要我教吗?

所以啊?

我倒是很乐意教某人的啊。

说完在没人的情况下,就吻向了叶寸心的嘴唇。

一时之间,吻的难分难舍。

最后才在叶寸心坚持不住,退了出来。

雷战“这下你知道了吧?

叶寸心看着雷战满脸的笑意,你呀,最近总是占我的便宜。

“什么叫占你的便宜啊。

你是我光明正大的女朋友。

我占的可是光明正大的。

雷战说道。

便和叶寸心一道离开了栖息地。

分别这么多年不见得人,再见的第一面就是看着他吻向别的女人。

何璐别提有多难过了。

天狼看着何璐这样。

一连串的解释道。

最后在亲吻的情况下,才得以缓解下来。

两人也是和好如初。

特警支队的机库之外,特种部队全体队员整齐列队,没有佩戴军衔的天狼己换好迷彩服站在队列里。

雷战站在队前,扫视着二十多个精锐的特种战士。

“时刻准备着!

天狼高声怒吼,声震如洪。

“欢迎归队!

雷战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拿起手里的军衔,贴在他的领口上。

特警支队机场,女兵们的战术背心和武器整齐地摆在地上,叶寸心的电话不停地振动着。

叶寸心拿起战术背心套上,顺便看了一下手机——二十多个未接电话,都是张海燕打来的。

沈兰妮背上背囊,看叶寸心在发愣“我说,你又违规使用智能手机啊?

叶寸心看她“你要出卖我吗?

不可以告诉雷战啊?

不然他又要说我了。

叶寸心背好武器和背囊,跑到谭晓琳跟前“队长教导员,我要去上个厕所!

叶寸心哼哼着“我,我刚才就急,那不玩游戏呢吗?

叶寸心转身跑了。

厕所里,叶寸心关好门,拿出手机,拨打过去。

“来了!

叶寸心无奈挂了电话,把手机调置到静音状态,背着武器和背囊跑了出去。

叶寸心心头忽地泛起一阵强烈的不安,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她蓦地凝视着手机里的彩信照片,沉声道“我妈恐怕出事了!

叶寸心缓缓抬头,满脸泪痕“我妈,她……她到底怎么了?!

她紧盯着手机,心急如焚,不禁哭出声来“我,我不清楚啊!

“这是张海燕的手机发出来的彩信。

“发给谁的?!

“她的女儿!

这是她的女儿,叶寸心,是军队的特战队员。

雷战更是突然开口说道“云雀,叶寸心现在在那架飞机上,下了她的武器。

叶寸心一脸的不可置信。

“为什么啊?

叶?

说道。

雷战知道叶寸心受了委屈,可是这是上级的命令,不得不执行。

雷战对叶寸心说道“放心,一切有我。

我不会让你妈妈出事的,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

说完叶寸心也不再说什么身上的一切武器都下了。

女兵们迅速集合,唯有叶寸心站在队伍之外。

谭晓琳凝视她“你缘何不来集合?!

叶寸心闷声不吭地站着,一动不动“无我之位矣,我自知!

雷战不忍见叶寸心如此难受,但心有戚戚然,明面上却也未多言,盖因迄今为止,雷战对当前之况亦不甚了了。

“我刚刚和警方通话,他们认定,你母亲是国际恐怖组织的卧底,长期在东海潜伏。

鸡公山的生物研究所,就是你母亲公司的产业。

警方认为,你母亲涉嫌在那里秘密研制生化武器。

叶寸心凝视着雷战,沉凝地说道“这不可能,若我母亲真是这样的人,我绝不可能有机会进入特种部队。

所以,我坚信其中必定有我未知的内情。

雷战听叶寸心如此言说,也沉思片刻,是啊,如果真是这样的人,她又怎会真的来此担任特种兵呢?

雷战也感觉到这里面肯定有他们不了解的事情。

小说《生来就是火凤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生来就是火凤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