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我是那个被养废的大号

>

我是那个被养废的大号

紫汐 著

小说推荐 我是那个被养废的大号 紫汐文诩

完整版小说推荐《我是那个被养废的大号》,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紫汐文诩,由作者“紫汐”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我是那个被养废了的号,妹妹出生后,我成为了爸妈教育的小白鼠,是和妹妹比较的背景板。成绩不理想,爸爸骂我:“真是连狗都不如,狗还会摇尾巴,讨人欢心!”“你除了会惹我生气,让我丢脸,还会做什么?”妹妹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可以抢走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我的苦难,没有任何缘由。成年后,我开始编织起了逃脱的网……......

来源:qwwrkbd   主角: 紫汐文诩   更新: 2024-03-28 23: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我是那个被养废的大号》,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紫汐文诩,由大神作者“紫汐”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绝境中想生存,就不能抱有无谓的幻想,路是靠自己走的,就算再坎坷,也要自己过。2.无视了这个家的一切后,我全副身心地为高考做准备。最后以不错的成绩考到了一所重点大学,我自己报考了最喜欢的中文系。看清了这个家的真面目后,整个暑假,我在家的时间都很少,一直在四处兼职,想要赚更多的钱,投入到为事业的奋斗中...

第2章 2

4.

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或许他们是想教训我,想逼我屈服,这一天里根本没有人管我。也没有给我吃喝。

直到第二天入夜,妈妈悄悄靠在门边劝我。

“紫汐,你就听你爸爸的去见一面也不会掉块肉不是?

“何必和你爸爸犟,你知道的,你去给你爸爸服个软,他也就原谅你了。

“毕竟是亲女儿,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我嗤笑道“妈,你就别管了,这次我不想再忍让了。

“从小到大,你旁观,我理解,但我没想到你会做帮凶,我对这个家已经失望了。

“我其实很想问你……算了我从妈妈的身上不会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她也只是依附爸爸生活的女人。

我又何必为难她。

我慢慢扶着墙跌坐在窗台边,快两天没有摄入任何东西了,胃在一阵一阵地绞痛,浑身乏力,仿佛随时都会晕倒。

也不知道她是没听到还是不想理会了,妈妈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我不能倒下,文诩一定意识到了不对劲,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隐约间听到爸爸的呵斥声响起,他应该在打电话。

“她不配合,你说怎么办?!

“你疯了?这是犯法的,你要把她带去哪里……

“那你先把钱转给我……

“行,早点来,还有,嘴巴严实点!

听到这我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还没来得及思索就听到了楼下有警车的鸣笛声,是他吗?我心想,但我没有力气站起来去确认,只是靠坐着。

迷糊间听到门外一阵喧闹,爸爸开门看到警察,有些震惊又有些疑惑,但还是堆着笑脸道

“警察同志,请问有什么事吗?有什么需要我们老百姓的帮忙,我非常乐意效劳。

“请问孟紫汐是你们家女儿吗?

“是的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现在在家吗?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请问她在家吗?

爸爸意识到了不对,想要糊弄过去。

“不在不在。话都没说完就想要关门。

一直默默站在警察身后的文诩暗暗皱着眉,透过门缝,他看到那个一直紧闭的房门。

“警察同志,我觉得那个房间有些不对劲。

听到文诩的话,警察忙抓住门框向内看去,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

“先生,请您配合我们的调查。

“我们接到报警,多方证实,孟紫汐已经失踪超过了24小时。

“如果你们不配合,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这本也是警察攻人心房的正常话术,但听到这,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爸爸一瞬间有点慌乱,口不择言道

“哦,对,我想起来了,我女儿在家,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我也拿她没办法。

一群人进了家门后,爸爸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尴尬地拿出钥匙开了门,人群中,我一眼就看到了文诩,眼眶瞬间变得酸涩。

模糊间我感受到了一双有力的手小心翼翼地将我抱起,脸侧紧靠在坚实温暖的胸膛上,听着心跳从急促到深沉有力,我也渐渐松懈下来。

只记得闭眼前,闪过父母焦急而又怨恨的眼神。

“你要带我的女儿去哪?

“这是我的女儿,你们在别人家里抢人?!

“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想把我女儿骗走的人是吧!

“这都是你请来演戏的?!

“先生,请你冷静,现在我们以非法拘禁罪依法对你进行调查,请麻烦你们配合我走一趟。

“什么?!

“她是我的女儿……

“你们为什么也要带走妍妍?

“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你们抓我一个人好了,不关妍妍的事。

……

这些声音离我很近,又仿佛很远,直到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5.

“她只是有些脱水,和长时间没有进食低血糖导致的昏迷。

“我们给她输了一点液,醒后补充营养就可以慢慢恢复了。

……

“嗯,好的,谢谢你了,医生。

随后文诩轻轻地靠近,生怕惊扰了我似的,我感觉手被一双温暖的大掌握住,眼皮还有些沉重,光线有些刺目,我缓了缓,微眯着眼睛睁开了双眼。

“阿汐,你醒啦!文诩惊喜的声音传到我的耳畔。

“你也太乱来了,怎么不和我说清楚你们家的情况,我还以为他们…至少是你的父母。

“如果出事了怎么办……

“不会的,别担心,我有分寸的。我一只手回握他,打断他的话,另一只手朝他勾了勾。

“小诩,你过来,靠近点。

他被打断地皱了皱眉,有些疑惑,但还是靠了过来,我猝不及防亲了他一口,他一下怔愣在原地,刚才想说什么一下子全部忘记了。

“……阿汐,你这样是犯规的,你知道吗?

“知道啦,以后不会再做伤害自己的事了。

“我们别再纠结过去的事情啦,过去就过去了,以后,就我们两个,我们一起往前看。

“嗯。文诩的声音透着些许无奈。

“我想了想,觉得有点不值,我气不过,再收点贿赂费吧!

我有点懵“什……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

住院期间警察也来向我询问了些情况,我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告诉了警察,包括当时我被关的大概时间,他们对待我的方式及一些照片证据。

最后因为事出有因,情节较轻,且遵从认罪认罚从宽处理,听说只是被拘役了一个月。

我的本意也是警告和提醒,之后就没有继续深入追究。

出院后我休养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文诩比之前对我的态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打起了要我搬出来和他一起住的念头,说想要更方便照顾我。

当然,我是拒绝的,大学也不差那点时间了,而且有时候在学校更加方便处理学业上的事,还能有更多的时间和林悦一起进行闺蜜之间的小约会。

毕竟自从我谈恋爱以后,我们之间的交流质量可谓是显而易见地下降了,我花了更多的心思在文诩身上,去经营我们的感情,可我不希望因此忽略我的朋友。

能收获一个挚友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我没有任何理由去疏远。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文诩,虽然他不懂为什么女孩子一天到晚的也要黏在一起,还觉得不够,但他表示尊重我的选择。

当然,那个被我关心的主角却并不是那么在意。

“这有什么?汐汐,你想太多了,到时候我谈恋爱,不小心见色忘友的时候,你可千万别抛弃我就行。

这话里我仿佛闻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我刚想追问,就被她转移了话题,算了,林悦一向是有主见的,如果真有什么事,她也会告诉我的。

只是我没想到,没过多久,林悦就谈了一个年下小奶狗,还是林悦主动出击的,两人相处起来纯的不行。

不过,这个我也没有资格说她,我们两个也是半斤八两的,只会嘴炮不会实操。

一次约会,我在等文诩的间隙,无意间看到一个长得很像我妹妹的女生,被一个男人搂着,姿态亲密地从酒店走出来。

犹记得上一次见面她还兴奋地在我面前跳来跳去,“孟紫汐,你看妈给我新买的裙子,好看吧,准备穿去参加聚会的!

当时我是怎么做的呢?我假装听不到,理都没理她,把她气得跳脚。

一时间有些恍神,连文诩回来了也没发现。

“怎么啦?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没什么,应该是我看错了。我搂着他的手臂往前走,心想应该不可能是她。

毕竟她一直都是父母的心尖尖,从小就学习了不少的课外课程,舞蹈,画画,弹琴,书法等等,可谓是全方面发展,是千娇万宠的小公主,而这些都是我从未得到过的优待。

不像是会和那种男生混在一起的样子,而且她才多大?这么想着又觉得好笑,关我什么事呢?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6.

从那之后我没有再见到我的父母。整个大学期间我觉得让我最幸福的,是我有了自己的事业,实现了经济独立。

虽然没有说成为什么了不起的大作家,但是写作已经可以维持我的温饱,或者说有时候还会有些余钱。

我追求梦想的脚步也算是一直走在正轨上,更让我觉得幸福的是找到了一个懂我的、支持我的男朋友和一个知心的闺蜜。

以前我不懂怎么去爱,不知道被爱是什么样的感觉,遇到他们之后,他们一次性都教会了我。

文诩决定创立自己的公司,他的眼光毒辣,大学期间用家里提供给他的启动资金投资了几个看好的项目,现在的收益早已经是当初的几倍。

也将当时的启动资金连本带息地还了回去,家里十分希望他能回去接班,但那不是他想要的,他说

“我至少要能证明自己的能力,我不依靠任何人,以后也不会被任何人和事牵制。

“我的事业以后就是我娶你的资本和底气。

我没想过他会想得这么长远,想得这么多,有的时候,我们之间家庭的差距,也会让我很没有安全感,我很怕同他的差距越来越远。

也就根本不敢去细想,一开始也有点不理解他这种像小说霸总才会有的行为,但是听到他的解释,毫无疑问,我特别的感动。

从来没有如此被人珍视,原来我也可以成为一个人的例外。

毕业之后,我们同居了,他强烈要求我搬进他的公寓,说是按照我的喜好装修的,他试图诱惑我去他家参观,最后还开始上演死皮赖脸的战术。

我被他磨得没办法,不出所料,搬进去的第一个晚上,我就被他吃干抹净。

我从没想过,再次见到父母,会是在一场葬礼上,而那是我母亲的葬礼。

母亲活生生的一个人,变成了以后只能在照片里回忆的过去。

我看着她照片上那张笑意盎然的脸庞,想着有多久没有见过这张脸,上一次见到妈妈,她早就不是这个模样了。

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我想着,其实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她被父权操控了一生,是那个时代的牺牲品。

她是被妹妹和爸爸害死的,原来那个被众星捧月的小号并没有考上高中。

这个时候父亲虽然有些不满,但多年对妹妹的宠爱,他想着至少她从小学了不少的兴趣爱好,就读专业对口的职校也不愁以后找不到工作。

但没想到,妹妹在职校里认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正值叛逆期,不仅被带得不顾学业,还和一个富二代偷偷跑了。

找回来的时候还怀着孕,爸爸堆积多年的情绪像定时炸弹一样一触即发,将所有的责任都怪罪在了妈妈身上。

认为是她带来了劣质的基因,生的两个女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而在找妹妹的期间,他不止一次因为情绪对妈妈实施了家暴。

虽然最后都是以妈妈的忍让和爸爸的承诺书收场,但隐患一直都在。

年纪越大,爸爸性格的偏执越明显,直到带妹妹去打胎,事情朝失控的方向走去。

胎儿已经有些月份,打了之后被宣告以后都很难再生育了,这段时间妹妹都灰溜溜地躲在家中不愿出门。

她怕收到周围邻居的指指点点和非议,她曾经的那些朋友更是一个也没有来过。

一次爸爸喝醉了酒,我记得他之前是戒了烟酒的,在周围人的眼中一直是个三好丈夫,没想到这次醉酒,将妈妈打得不得不慌不择路地跑出家门,冲到路口时,被车撞倒,当场就失去了生命体征。

7.

在我的印象里,妈妈在家的角色一直都被爸爸的阴影笼罩,一家人的情绪都跟着爸爸的变化而变化,像莫测的天气一样。

小的时候,因为我唯一的孩子,她也曾经给过我一些温暖,后来被家庭边缘化时,我想过为什么妈妈不能带着我一起逃离。

直到长大我才懂得,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的道理,很多事情没有我所想的那么简单。

我的妈妈没有读过什么书,那时候作为家里比较大的孩子,早早就出来打工,当时赶着热潮一路晋升,现在应该也能做到一个不错的职位。

可认识了爸爸之后,妈妈就辞去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家庭里,做着一份永远没有工资,逐渐“泯为众人的职业——家庭主妇。

那时候,社会的变化日新月异,耽误了几年,妈妈早就没有办法融入这个社会,她或许有过离开的念头,但她早已失去了与之匹配的能力和勇气。

我很伤心,她是我的妈妈,我为她感到可悲,曾经听到过一种说法,一个人离开了,那么她曾经的过错也都能被释怀,但我无法释怀,更加无法原谅父亲的所作所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千不该万不该助纣为虐,如果她当时能稍微对我好一点,我想我也会有那么一丝不舍她,她如今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结束了祭拜,我正打算离开,不料却被爸爸拦住,他看起来有些憔悴,竟然是来向我索要赡养费的。

“我养你这么大,这么不容易,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之前那么对我,也就算了。

“你几年不回家,我也没有怪你不孝。

“但现在,你妈妈走了,以后就只有我一个老头了,你妈妈走了我也很伤心,你知道吗?

“你不是还有你的宝贝女儿吗?我嘲讽地嗤笑道。

“什么宝贝不宝贝的,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女儿,你妹妹她现在还没成年呢,法律上需要人抚养。

“你是她姐姐,你就应该多帮衬她,你过得这么好,看到你妹妹过得这么差,你能安心吗?

看着他恬不知耻地一顿输出,打亲情牌,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我,如果是以前的我,我也就忍让了,但现在,我不吃这一套!

“我安心啊,有什么不安心的,你从小到大怎么对我的,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吗?

“你……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别忘了你是有赡养父母的义务的!

“嗯,好,以后我会准时打钱到你账上的,不会少你一分钱,但你也别想多拿。

“还有,那是你的宝贝女儿,不是我的,我没有义务抚养她,请你好好搞清楚。

“如果你再纠缠我,我不介意再使点手段,让你再进去蹲几天。

“到时候就只有你的宝贝女儿一个人在外面,你放心吗?

“你以为当初警察来抓你,能那么巧地给你定罪吗?我给过你们机会,如果你们对我还有一点心疼,这个局就不会做成。

“可结果呢,如果我没有提前通知人在合适的时间报警,我可能在里面断气了,你都不会在意吧……

“甚至想好怎么处置我了吧,把我卖了?还偷偷买了保险?

我看到他的脸色变了变,由煞白变得涨红,我直视着他。

“还得谢谢你的宝贝女儿推了我一把,给我提供了受伤的证据。

“我当时和警察说,那都是你打的。我有些自嘲道。

“甚至你会为了护着她,全部过错揽在自己身上,我都想到了……

“所以以后还是各自安好,别再来找我,我们父女的缘分也算是尽了。

说这段话耗费了我所有的力气。

这就是我的前半生,是我那需要用一生治愈的原生家庭,如果没有遇到林悦,没有认识文诩,在我的计划里,我还没有那么快能彻底逃脱。

曾经想过走在这条路上,我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这样的极夜里,我需要独自行走,独自面对。

但这个世界本就没有如果,现在的我收获了爱,收获了幸福。

我没有再听身后父亲骂骂咧咧的话语,他似是气得不轻,一阵喧哗声从后面传来,但我没有再回头,只是在想,前面还有很长的路等着我。

而生活中从来就只有三件事自己的事,别人的事和老天爷的事。你要知道,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老天爷的事你管不了,别人的事也与你无关。

8.

一年后,我和文诩结婚了,我以为我们结婚的过程应该会有些波折。

毕竟根据我看小说的经验,这个时候他的妈妈应该带着一个女人到我面前,说这是她选定的儿媳妇,给我一张支票让我滚蛋。

如果是这样,支票数额大的话可能会让我有点动摇,不是,我怎么可能这么敷衍,为了钱而抛弃我的老公呢。

但没想到,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对我赞不绝口。

她像姐妹一样拉着我的手聊天,天南地北地说着话。我不知道这是文诩千叮咛万嘱咐的成果。

他母亲保养得很好,身上有一种上位者无形的威压,一开始让我倍感压力。

但随着接触的时间长了,我发现他的父母其实很亲和,整个人自在了不少,也逐渐找到了和他父母相处的诀窍。

虽然身在豪门,但是他的父母是少有的恩爱夫妻,会当着我们的面撒狗粮,我终于知道文诩有时候对我使出的招数是从谁的身上学来的了。

他们父子俩简直一模一样,哄骗女生可谓是一招制敌,百发百中。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悄悄把手放在桌底下想掐他,还没实施成功,就被他控制住,被他抓住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摩挲着。

每次抚过手指根部我都觉得头皮发麻,只能偷偷侧目蹬他,殊不知我的小动作早就被对面的父母看穿。

他们会含笑暧昧地看着我们,看得我浑身不自在,脸上身上都觉得火烧火燎。文诩会主动帮我解围,找借口拥着我离开。

我就像得到了再生父母,我所没有体会过的来自父母的爱,从另一个家庭里得到了圆满。

婚礼当天举办得特别热闹,我也终于见到了许久不见的林悦。

“最近还在躲呢?你们这是在上演猫和老鼠真人版吗?我打趣她。

最近她一直在躲那个曾经被她轰轰烈烈追上的小奶狗。

“去去去,正愁着呢。说着她就像泥鳅一样溜走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问起来都眼神闪躲,只说等一切尘埃落定再和我说上个三天三夜。

婚礼过半,她刚接上我的捧花,就被那个小奶狗逮到了,又是一阵兵荒马乱,我一直含笑看着他们离开。

我不会知道在身后的一个角落,也有人在默默注视着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颗晶莹的泪珠从消瘦脸颊滑落。

他连忙用手背拭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颤颤巍巍的,背影佝偻,早就不复当初的挺拔威风。

他没有脸面,也没有资格再出现在这里,也没有多少天了,他只想再看最后一眼,看女儿过得好,他就放心了……

晚上,一室旖旎后,我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倒头就睡,反而很精神,一种后知后觉的亢奋感。

我知道他这段时间很累,很多事情他不想我操心,也想给我一个充满惊喜,充满欢乐的婚礼,但又不放心全权放手。

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在半亲力亲为地操办,有点心疼,又觉得幸福,我轻轻抚着他的头发,心里想啊

人这一辈子,不过百年,没必要过分苛求什么,奢望什么,做你想做的,爱你想爱的,努力过好每一天,闲看庭前花开花落,远望天边云卷云舒。

小说《我是那个被养废的大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是那个被养废的大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