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

>

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

李宝玉 著

小说推荐 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 李宝玉宝玉

小说推荐《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是作者““李宝玉”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李宝玉宝玉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可他妈却斥责我心机深重。他姐把五万块钱甩我脸上,说我只值这个价。后来,我被卖了。临死前我听见一个女声说:「活该!谁叫她勾引宝玉哥哥!」......

来源:qwwrkbd   主角: 李宝玉宝玉   更新: 2024-03-28 23: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李宝玉”的《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他姐把五万块钱甩我脸上,说我只值这个价。后来,我被卖去了缅北。临死前我听见一个女声说:「活该!谁叫她勾引宝玉哥哥!」1.我愣愣地看着男友。他单膝下跪,双手举着一捧玫瑰花束,深情款款:「柳如烟,做我女朋友好吗?」红色的玫瑰,鲜艳如血...

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2

5.

我换了一副面容,凄凄哀哀道「宝玉弟弟是得了什么病吗?为了宝玉弟弟,我什么都愿意做的,可是……」

女王殿下抬了下眼皮「可是什么?」

我暗中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大腿,扬起小脸,两行清泪流下「可是上个礼拜公司体检,医生说我得了HIV。」

众人沉默。

我面向李宝玉,眼泪流得更欢了「我拒绝宝玉弟弟的表白,就是不忍心拖累他,其实我真的很爱他……呜呜……」

我张开两条胳膊,扑向李宝玉。

李宝玉却像躲垃圾一样,嫌弃地闪身至一边。

果不其然!

李宝玉追我,就是为了我的肾。

这个狗东西,啊呸!

我一边在心里大骂李宝玉,一边捂着心口,装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宝玉弟弟,我本不想说出此事的。可若你因此厌弃了我,我……我……」

我又狠狠掐了一下大腿,眼泪流得更欢了「我走好了,我保证此生都不会再纠缠你。」

说完,我便一步步地向大门口挪去。

就当我离大门只剩下一米时,李宝琴突然出现。

她一把将我拽住,阴阳怪气道「不过就是HIV嘛!小菜一碟,我们李家什么都不多,钞票

最多,帮你治好了病,你再捐肾给我弟,也不迟啊!」

李宝玉沉默不语。

女王殿下开口「HIV是无法治愈的,宝琴,你没事就多读读书,不要到处惹笑话。」

此话一出,李宝琴急了「妈,弟弟是RH阴性血,这种血型可不好找。」

「你闭嘴!」

面对女王殿下的严厉呵斥,李宝琴竟然一反常态,执拗地抓起我的手「柳如烟,你真的得了HIV了吗?敢不敢验一验?」

我双肾一颤。

这不废话嘛!我肯定不敢啊!

一验我就没肾了。

傻子才验呢!

我一溜眼,看到女王殿下和李宝玉眼中重新燃起希望的火光。

只觉得自己两个肾又揪着疼了起来。

于是一面吃力地掰开李宝琴的手,一面转移话题「李宝琴,我知道你暗恋李宝玉多年了,可你们是姐弟啊!你怎么能罔顾人伦呢?」

「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你偷闻你弟的内裤,还吃他丢进垃圾桶的零食,这不是爱,是什么?」

「你……你……我……」李宝琴从眼角瞄了一下李宝玉,肥肿的脸蛋憋得通红。

一个女人最羞耻的时刻,莫过于被当众揭露她暗恋对方所做的丑事。

那么,让一个女人最伤心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呢?

我看着李宝琴羞红的脸颊,不失时机地给她迎头倒了一盆冷水「可你弟说你就是个死变态,丑人多作怪!」

一瞬间,李宝琴的脸,从猴屁股红变成了死人白。

她再看向李宝玉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绝望。

正当我以为自己顺利转移了攻击目标时。

她却「嘶」的一下,用力扯了一把我身上的婚纱,咬牙切齿道「你个小贱人,我让你胡说八道,我今天非扒光你不可!」

猝不及防的我,婚纱被扯掉一块,露出整个光滑的后背。

李宝琴像发了怒的狮子,双眼猩红,却看也不看李宝玉,一股脑儿地只想撕碎了我。

真是可悲的女人。

明明是男人把她的丑事到处宣扬,她却只敢把怒火发到我一个女人的身上。

「住手!」

女王殿下出言制止。

可李宝琴怒火攻心,早就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而我,因为要一手拎着裙领不被走光,几乎毫无反击能力。

「啪!」

女王殿下狠狠赏了李宝琴一巴掌。

瞬间就把李宝琴打懵了。

她训斥道「拉拉扯扯,成何体统!我们李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个泼妇!」

李宝琴捂着脸,不可置信地叫道「妈!您怎么能向着外人?我才是您的女儿!」

她指着我的鼻子道「我是重生回来的,上辈子,她和弟弟的移植肾脏手术非常成功,您不要受她的蒙蔽,她根本没有得HIV!」

我双肾又疼得抽了一下,下意识地望向女王殿下。

女王殿下瞥了一眼我的背部,眼角微红,朝保镖摆了摆手「大小姐病了,说起胡话了,把她锁到房间里让她好好静一静。」

「放开我!我没病!我没病!妈,你要信我,我真的是重生回来的!」

李宝琴的声音渐渐消失。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时,女王殿下又开口了「如烟小姐的裙子破了,去我房里挑一件衣裙换上吧!」

6.

这是一条和田玉色的真丝旗袍。

轻薄丝滑,穿上整个人显得熠熠生辉。

镜子里的两个旗袍美人,恍若双生儿。

女王殿下看着镜子里的我,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有温度的笑容。

她轻声问「我看你后背有一块蝴蝶状的伤疤,可是受过什么伤?」

「不是伤疤,是胎记。我妈说捡到我时,我身上就有这块胎记。」

「你是捡来的?那……那你这些年过得好么?你妈她……对你好吗?」

我扭过头,定定地看着女王殿下「您这么问,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丢弃我的生母呢!」

女王殿下脸色一僵,干干笑了两声,却不死心地继续问「那你……」

「砰!」门被推开。

女王殿下拉下脸来「田管家,你是越老越糊涂了吗?没看见我在会客吗?」

「太太,少爷他……」

女王殿下「刷」地一下站起身来,急急地问「少爷怎么了?」

「少爷又晕倒了,医生说如果再不换肾,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女王殿下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

李宝琴冲了进来。

但很奇怪,她明明踏进了她母亲的房间,却像是烫了脚似的,匆忙退了出去。

站在门外,命令田管家将我丢入地下室。

真是怪异得很!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不见天日。

四周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墙上一道又一道深深的血指甲印。

「又来新人了?」

一个嘶哑的女声飘在半空中,犹如鬼语。

我闭上眼睛,手指滑过墙砖。

「一,二,三,四,五。」

我豁然睁开眼睛,朝墙上那个熟悉的四方洞口抿嘴一笑「老朋友,好久不见。」

四方洞口里的眼睛愣住了「你……你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她——张翠花。

重活一世,这个地方我很熟悉。

上辈子我被困在这里足足一个多月。

每天被抽走两大针管的血,吃着发馊的食物,生不如死。

那时候,我才知道。

李宝玉的病,并不仅仅只是换肾那么简单。

他还要饮血,而且只喝RH阴性血。

所以,我给李宝玉捐了一个肾后,又沦为他的日常饮血包。

老牌血包张翠花嘲笑我,说我肯定会死在她前面。

毕竟,她已经见过整整十七条鲜活的生命消失在这黑暗的地下室里。

「张翠花,这次你走运了。」我喃喃自语。

张翠花「切」了一声,离开四方洞口,声音幽幽地传过来「新血包竟然是个神经病。」

「神经病?」

我歪着脑袋想了一下。

嗯!还不错!

比上辈子的「怂包蛋」强多了。

我摘下头发上的小黑夹子,来到门锁前摆弄了几下。

「咔哒」一声。

门开了。

张翠花凑到四方洞口处「喂!你一个人跑吗?你就不担心我……」

「咔吧」又是一声。

张翠花的牢门打开。

我潇洒地向后甩了一下自己乌黑的长发「嗯?担心你什么?」

张翠花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下一刻冲出牢房,紧紧地拉住我的手,笑得像朵向日葵「担心少了替您拎包的我嘛!」

7.

我和张翠花顺利逃离了地下室。

却在楼梯的拐弯处,惊动了李宝琴。

「谁?谁在那儿?」

我和张翠花面面相觑。

然后,我用眼神示意她从另一个方向逃跑,自己留下来拖住李宝琴。

「柳如烟?你怎么出来了?」

李宝琴很吃惊,转头厉声高呼道「田管家!你个老不死的,吃干饭呐!」

我上前堵住她的唇「嘘!别说话,你听……」

李宝琴呆了三秒,破口大骂「听你个头啊!」

我神秘兮兮道「你知道吗?李宝玉其实是有点儿喜欢你的,只是……」

李宝琴瞬间安静。

我瞥了一眼喘着粗气赶来的田管家,牢牢地闭住嘴巴。

李宝琴心领神会,狠狠瞪了田管家一眼「老东西,该在的时候不在,不该在的时候到处乱晃悠,滚!」

可怜的田管家。

呼哧呼哧地跑过来,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屁也不敢放一个地走了。

李宝琴凑过来「你继续说,只是什么?」

我勾勾指头,示意她再近一些。

带她靠得足够近了,我在她耳旁悄声说「因为……」

说时迟,那时快。

我伸出双指,以迅雷不以掩耳之速,猛地插向李宝琴的双眼。

「啊!啊!」

李宝琴惨叫着连连后退。

而我撒腿就跑。

「抓住柳如烟!我要扒了她的皮!」李宝琴捂着眼睛,咆哮道。

我如疾风骤雨般地奔跑着,却不料田管家出现在前方。

还恰好挡住了走廊的出口。

我停下脚步,顺手抄起架子上的花瓶,警惕地盯着田管家,

战事一触即发!

田管家迅速摘下自己的老花镜,一边用脸亲吻墙壁,一边大声疾呼「哎呦歪!我的眼睛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了?」

俗话说得好,鬼老精,人老滑。

田管家这演技,奥斯卡都欠他一座小金人!

我马不停蹄地继续跑。

大门就在眼前,希望的曙光越来越近。

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戴墨镜的保镖,将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柳如烟小姐,你要去哪啊?」

女王殿下从楼梯上款款走了下来。

黑色的香云纱旗袍上,隐隐带着血迹。

我下意识地将花瓶藏到身后,讪讪道「我担心宝玉弟弟,这不就出来看看他。」

「哦?」

女王殿下冷若冰霜「原来宝玉的房间是在大门外?怎么我不知道呢?」

我看看大门,又看看女王,又看看一旁的落地时钟。

再次装傻充愣「哎呦呦!你看看,都怪房子太大,都把我转迷糊了,原来这是大门啊,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我眼珠子一转,咧嘴笑道「我还以为这是幽冥鬼火嘞!毕竟李家少爷竟然靠吸食人血来维系生命,再奢华的别墅也与地狱无异哇!」

高跟鞋「哒、哒」地响着。

女王殿下一步步向我走来。

她脸色铁青「满口胡言!我看宝琴说得对,你根本没有感染HIV病毒。」

我脱口而出「李宝琴当然说得对,她就是你们母子养的一条狗,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们高高在上地喝人血,杀人抽血刨器官的脏活全是她干,如果哪天东窗事发了,也是她替你们挨枪子儿蹲监狱吧?」

女王殿下深吸一口气「她是李家的女儿,为李家做出牺牲,这是她的无上荣耀。」

我意味深长地笑了「无上荣耀的李宝琴和狗,不得进入你的房间,是吧?」

李宝琴停在阴影里,我看不见她的表情。

女王殿下依旧傲慢「这个世界,天生就分三六九等。物也好,人也罢,都要遵守自己等级的规矩。」

我点头「嗯!你给李宝琴定下的规矩,就是当你和李宝玉的狗。对吧?」

「够了!」

李宝琴从阴影里走出来,愤恨恨地说「柳如烟,你用不着在这儿挑拨离间,我为母亲和弟弟做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乐意做的,谁也别想离间我们的亲情!」

看看吧,这就是良言难劝该死的狗!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落地时钟,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也该够了。

「你在拖延时间。」女王殿下眯起双眼,「是在等张翠花吗?」

我眨了眨眼,然后摇了摇头。

「哼!否认也没用,我告诉你,没戏的!」

女王殿下拍了拍手,两个保镖押着张翠花走了出来。

张翠花面色苍白,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女王殿下笑得轻蔑「她跳窗的时候晕过去了,真是好笑,听说有人会恐高晕倒,但没想到竟然有人从一楼的窗户跳出去也会晕倒。」

我心里明白。

张翠花并不是恐高,她是失血过多。

一个老牌血包,常年关在地下室里,吃不饱穿不暖,还天天被抽血。又能跑得了多远呢?

我叹了口气,抬眼定定地看着女王殿下「想要我得肾吗?我只有一个问题。」

「问。」

我深吸一口气「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此话一出,众人惊掉下巴。

女王殿下愣一愣,侧过身去,不言不语。。

答案尽很明显。

泪珠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我拭去腮边的泪水,朗声道「所以,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割亲生女儿的肾去救你儿子的命,拿自己亲生女儿的命,去做你儿子的饮血包!」

女王殿下叹了口气「烟儿,这是你的命,认命吧!」

「什么命?你替我定的命吗?」

「没用的!烟儿,别反抗了。」

女王殿下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们大家都在一本虐文里,宝玉是男主,你是苦情女主,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改变不了你被虐得体无完肤的结局,这是作者铁笔写成的,没人能更改得了。」

我将食指对准嘴唇「嘘,别说话,你听……」

「瓦呜~瓦呜~」

警笛声由远至近地传来。

李宝琴脸色大变「是谁报的警?」

她一把抓住田管家,怒吼道「是不是你报的警,老东西!我早就察觉你不对劲了!」

田管家吓得两腿颤抖,哆哆嗦嗦地,嘴里不停地重复着「不是,不是,不是我。我没有。」

我翻了个白眼「放开他,吓唬老人算什么本事?是我报的警。」

「你报的警?」

女王殿下不信「你手机在我这里,你怎么报的警?」

我耸耸肩「在你们把我带来之前,我就跟你们说了,我报警了。怎么?你没认真看书吗?」

女王殿下抓狂「怎么可能?书里没有这一段的!」

她反过身,竟真的找出一本书。

封皮上几个大字明晃晃着「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

后记

警察抓走了所有的坏人。

他们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我翻开女王殿下掉落的那本书,看到第一段写着「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可他妈却斥责我心机深重。」

一道白光过后。

我惊讶地发现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孩站在我面前。

她哭得很伤心「阿姨,我和您儿子是真爱,真不是图您的钱,我都把自己的一个肾捐给他了,请您不要分开我们好吗?」

我脱口而出「你这个姑娘,心机可真重。」

说完,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这是怎么回事?

我好像说话不受控制了?

「啪!」一沓钞票甩在女孩的脸上。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拿着这五万块钱滚!你也就值这点钱!」

我惊悚地转过身,发现……

小说《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恋爱脑的我,给男友捐了一个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