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连麦女道士,说我被白月光改命了

>

连麦女道士,说我被白月光改命了

江稚鱼 著

小说推荐 江稚鱼林婉宁 连麦女道士,说我被白月光改命了

火爆新书《连麦女道士,说我被白月光改命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江稚鱼”,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都说对感情不真诚的人永远不会幸福。 可我女朋友背叛了我之后过得风生水起,我却成了那个诸事不顺的倒霉蛋。  直到有天我连上了一个算命主播后,她一眼断出我被偷了三十年的运势。  偷我运势的人,正是当初我爱得死去活来的白月光。......

来源:qwwrkbd   主角: 江稚鱼林婉宁   更新: 2024-03-28 23: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江稚鱼林婉宁的小说推荐《连麦女道士,说我被白月光改命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江稚鱼”,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自从买了这辆车之后,一年来我换了不下六次轮胎。欠了房东三个月的租金,刚来警告我再不交租就把我东西扔大街上。此刻我的心已经麻木不仁,时不时挣扎着抱怨几句人生不公、天地不仁。“直播算卦,一卦定乾坤,一卦三百块!”刷着短视频的我忽然刷到了直播间发出来的吆喝声...

2

盯着手机联系人上面的一串号码看了许久。

手指却怎么都点不下去。

“你在纠结什么?

8.

江稚鱼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你搞清楚,她是你的仇人啊,你没点脾气啊?

像是被戳破心中的隐晦心事,我有些慌乱地摆手。

“怎,怎么可能,我就是在构思怎么骂她呢。

说着我按下了那串许久未打的电话号码,很快就传来了一阵好听的女声。

“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我靠,这女人怎么偷偷换号码了?!

“我已经勇敢过了,这联系不上啊……

有些尴尬地看向江稚鱼,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她也听到了。

她掐了掐手指,我以为她在算林婉宁的方位。

“不急,待会儿她就会打给你了。

江稚鱼莞尔一笑,淡然道。

不急?那你刚才催什么催?!

我有些无语地白了她一眼,这句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毕竟人家是来帮忙的,我可不好得罪。

“她为什么会联系我?

江稚鱼看了我一眼,很臭屁地说道“别问。

……

行,厉害的道长应该都是有点脾气的。

果不其然,在等待了二十分钟之后,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

那道声音曾日夜在我耳边萦绕。

“沐川,近来可好?

9.

林婉宁打来了电话,我却看向了一旁的江稚鱼。

这个女人确实厉害,我之前对她的一些质疑因为这通电话散去了不少。

“还好,有什么事么?

我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静,不想让她察觉出我内心的激动。

电话那头显然犹豫了一会儿。

“方便出来见个面么?

我眉头一皱,正要开口拒绝,江稚鱼拉了一下我的手,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

“今晚八点,江畔花园的咖啡店。

“好,我等你。

电话挂断之后,我的心脏依旧快速跳动个不停。

待到平静一些后,我才看向江稚鱼问道“道长,分开后她从未联系过我,怎么今天会这样?

江稚鱼把我冰箱里仅剩的牛奶和薯片拿出来,熟练地撕开包装送进嘴里。

然后嘟嘟囔囔地说道“因为她不止想要你的三十年好运,她想夺走你整个命格。

“什么?!

我不敢相信,曾经那么相爱的人,现在想要把我逼上绝路么?

林婉宁,我今天算是看透你了!

“道长,你有办法了么?

我看着江稚鱼,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她的身上了。

“当然,今晚我会陪你一起。

我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好人帮到底,帮我一个小忙?

“什么?

我笑嘻嘻地打开了手机二维码“借我点钱,不然今晚这咖啡我喝不上。

噗!

江稚鱼将嘴里的薯片碎屑喷了我一脸,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喂,你不借就不借,喷我脸上干什么?

我有些无语地喊了一句,一张带着柔香的纸巾在我的脸上胡乱抹了一通。

“我知道你穷,但没想到你连杯咖啡都喝不起。

“喂,没必要绕着弯子羞辱我吧……

10.

夜晚八点,我在空中花园的咖啡店见到了林婉宁。

她穿着一身看起来就十分昂贵的黑色长裙,优雅地将秀发盘起,身上的配饰和妆容都恰到好处的美。

相比于校园时的清纯动人,现在的她多了几分性感和贵气。

或许是钱养人,养出了她的雍容华贵。

她一个人坐在落地窗边,我便一个人向她走去,江稚鱼坐在距离我不远的位置上。

听到她跟服务员点了一大堆小吃,心中不由得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这一米六的瘦小身材,她是怎么吃不胖的?

“沐川,好久不见。

林婉宁的声音淡淡传来,竟带着些奇怪的热络。

“叫我来有什么事么?

我冷漠地点了点头,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其实我心里对于这次见面有种难以抑制的期待,毕竟她也曾是我的最爱。

若是在我不知道她目的前提下。

“还在因为当初的事情恨我么?

林婉宁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耐烦被我碰巧捕捉到。

可眨眼间,她就恢复了温婉动人的样子。

“当初离开你,确实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向你道歉。

林婉宁动情地说道“后来我想过要给你些补偿,可你都拒绝了,我也没有找到机会弥补了。

弥补?

我冷笑一声。

当初分开之后,林婉宁确实打算给我一笔钱。

可她的第一句话便是“拿了这笔钱,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那笔钱只有一万,比起她抢走我的或许不到千分之一。

钱甩在我的脸上,然后散落在地,她让我自己捡起来。

当时的我运气早已经在走下坡路,一万块对我来说能够解燃眉之急。

可这样的羞辱,我怎么可能要?

于是我拒绝了她,到现今却成了她补偿我,而我却拒绝了她的说辞么?

“如果你的道歉是用钱来羞辱人的话,麻烦你直接给我转账。

“如果是想看小丑一样看我在地上捡钱的话,那你的道歉就没必要了,因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我接过服务员送来的咖啡,用吸管轻轻搅拌着。

“你……

林婉宁面露尴尬,放在腿上的双手握成了拳头。

不过很快她再次忍了下来,勉强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沐川,分开之后我夜里还时不时会梦到你。

林婉宁眼含深情地看着我,就像是当初时一样“可惜那时我们都太小,不懂得如何去爱,才让我们走散人海……

嗯?怎么说着说着开始唱起后来了?

后来你总算是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我已经消失人海是吧?

“分手一年,你就长大了,咋的,你这一年都忙着去打激素了?

啪!

林婉宁有些破防了,伸手在桌子上用力拍了一下。

我看见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应该疼得不轻。

“白沐川,你有意思么,你怎么变得这么气人了?

“不然你想让我怎么说,跟你聊一下当初恩爱的回忆?

我冲着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自从发现她已经如此绿茶之后,我对她的最后一层滤镜也破灭了。

现在恋爱脑彻底摘除成功。

林婉宁气得脸颊通红,语气变得刻薄。

“不过是因为我选择了更好的人,你就抹去了我曾经对你的付出么?

“白沐川,你简直就是一个渣男!

“你说希望我幸福,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不该开心才对么?

11.

啊?

我怀疑耳朵出了问题,听到的怎么都是我不能理解的声音?

现在移情别恋的人比较有理了?

被甩的人不送上祝福还成了渣的那方了?

我无语地转过头看向江稚鱼,发现她的白眼已经快翻到天上去了。

还好,这个世界还是有正常人的。

“别拐弯抹角了,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

我将身子往后一仰,睨视着她“要是叫我来谈论感情的,那就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林婉宁立刻扬起嘴角,像是在努力还原当初的样子。

可惜她在我心里永远都回不去了。

“我们恋爱三年的感情,帮我一个小忙总可以吧?

说着她将一块红色的像核桃般大小的珠子摆在桌面上,仔细一看竟然有些心神不宁。

林婉宁似水柔情地看着我,缓缓道“沐川,你只要帮我滴一滴血在上面就可以了,好不好嘛?

“以前我想要什么你都会满足我的,现在这点小忙你一定也不会拒绝的吧?

真是笑话。

我冷笑一声“从前我们相爱,我以为你也爱我,所以我全力以赴满足你所有的愿望。

“可是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凭什么要帮你呢?

林婉宁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她或许没有想到一直以来对她有求必应的我竟然会拒绝她吧。

毕竟即便是分开了,我还是会忍不住去看她的社交平台。

她全都知道,所以她认为我永远放不下她。

“白沐川,你赢了。

林婉宁盯着我看了许久,最后轻轻将一张房卡放在桌面上。

“只要你帮我,今晚我是你的。

林婉宁风情万种地看着我,我承认现在的她比当初多了太多女人味。

可我只觉得悲哀,我曾经的白月光现在竟然能够为了达到目的,轻而易举将自己献出去。

回忆里的她是满分的,即使是现在的她也无法超越。

“为什么要我滴血在这颗珠子上,有什么讲究么?我问道。

林婉宁眼里浮现着复杂的神情,似乎有妒恨,也有兴奋。

“你知道我们家是做玉石珠宝生意的,这块玉珠跟你的命格相符,用你的精血可以为它开灵。

林婉宁解释道“开灵之后可以卖个大价钱,只要你愿意帮忙,我可以给你一笔感谢费。

林婉宁家里以前确实是开玉石珠宝店的,但据说只是一个很小的铺面。

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店面也装修得极为奢华。

听说来往的都是些名流富商。

“林婉宁,别装了。

“什么?

我实在是不想再陪她演下去了,直截了当地说道“在一起之前,你就以找师傅看婚配契合度为由要来我的八字,之后便开始极为主动地追求我。

“以送我生日礼物为由让我戴上那串转运珠,夺走了我三十年的运势。

“现在你贪得无厌,想要直接夺走我的命格!

我站起身来,看向林婉宁的眼神冷到极致“在遇到你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是上天眷顾,让我遇见了真爱。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在我眼里如此珍贵的感情,只不过是你达成目的的手段罢了!

1.

啪啪!

林婉宁轻轻拍了拍手,周围出现了几个穿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

我警惕地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江稚鱼的身上。

她竟然丝毫不慌,依旧在品尝着甜点,好像没有发现形势已经出现了变化。

“待会儿跑起来我们只能自求多福了,江道长!

我心里暗想着。

林婉宁捂着嘴咯咯笑着“是啊,白沐川,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工具人。

“要不是你这家伙投了个好胎,居然拥有这样大富大贵的命格,我才不会跟在你身边三年呢!

虽然早就知道真相,可从林婉宁嘴里说出来,心里依然像是被冰冷的刀子穿透。

我叹了口气,有些不甘心“在一起三年,你该知道只要是我有的,从不会吝啬于你。

林婉宁摇了摇头,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男人总是说得好听,想让女人依靠自己,久了之后却又嫌烦。

“难道我们女人就该事事看男人的脸色么?

林婉宁向我走来,伸手细长的手指勾起我的下巴“至少我不愿做这样的女人,与其期待着男人的付出,不如让自己拥有好运。

三年了,我竟然没有看出这个女人最真实的样子。

该说是她的演技太好,还是我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别这么难过,让你帮忙也是看在昔日情分,完事之后给你一笔钱让你改善生活。

林婉宁语气放缓,温柔地说着“不然的话,我想要你一点血还不是轻而易举,自己好好想想吧。

我看了看周围那些气势汹汹的保镖们,知道以林婉宁现在的能力,想要弄死我都是轻而易举。

不等我说话,江稚鱼有些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笨蛋,别被她骗了。

“那块玉珠需要你诚心滴血,并且默念咒语才算完成契约。

说话间,江稚鱼已经来到我的身边。

林婉宁盯着她打量了许久,眼中露出了女人特有的胜负心。

论颜值,我觉得江稚鱼要更胜一筹。

论年纪,看上去似乎江稚鱼要年轻一些。

……

总的来说,我估计江稚鱼除了没林婉宁有钱之外,全部完胜!

“这就是你的新欢么?

林婉宁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一脸不屑地看着我“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要钱没钱还干什么都不行的扫把星,人家图你什么?

“被人骗了还帮数钱的傻子!

接着林婉宁扭头看向江稚鱼“小姑娘,话可别乱说,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擦亮你的眼睛吧,这个男人一无所有,你就是再寂寞也不用这么饿吧?

“你!

我顿时怒从心来,她说我无所谓,凭什么这样说一个女孩子?

只是我正要上前,却被江稚鱼给拉了回来。

我不解,回头正好对上她的眼神,我的心似乎瞬间安定了下来。

“林婉宁小姐,你自己也说了,沐川拥有大富大贵的命格。

“若不是你夺走属于他的运势,现在的他已经站在这座城市的顶峰了。

江稚鱼毫不客气地说道“至于你,从小病痛缠身,你爸吸那玩意有过牢狱之灾,你妈烂桃花泛滥。

“家境贫寒,前途渺茫,能够跟沐川在一起是你最好的人生出路。

“可惜你利欲熏心,用了这样的邪术,到头来只会反噬自身。

“你的命格没办法承受他三十年的大运,所以你只有用损耗阳寿的方式去换取他的命格。

停顿了一下,周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良久,江稚鱼才继续开口“所以,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的男人?

13.

我心头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江稚鱼。

她的男人?

这是在为我出头,还是……

“你给我闭嘴!

林婉宁被揭穿了心事,怒不可遏地吼叫着。

丝毫没有刚见面时的端庄姿态。

“白沐川,我当初跟你袒露的心事,现在转头就成了你跟别人的谈资是么?

看着林婉宁仇恨的眼神,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虽然我不知道她当初的心事是真是假,可我也从不会将谁的伤口四处传播。

“不需要他告诉我,你的经历全都写在你刻薄的面相上了。

江稚鱼身形一动,竟将半个身子挡在我的面前。

到底是为什么,她要这样帮我?

此时我已暗下决心,不管之后结果如何,她想要的东西都会尽力给她。

“你们一唱一和还真是搭啊,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动手段了!

“把他们给我绑了!

林婉宁大手一挥,周围的保镖们顿时就要动身上前。

我将面前的桌子用力掀翻,然后冲着江稚鱼喊了一声“快,分头跑!

从一个空隙跑出几百米之后,发觉身后竟然没有人跟上来。

“糟了,该不会江稚鱼被抓住了吧?!

江道长可是我的恩人,还是个美女,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弃她于不顾呢?!

于是我从盆栽旁抄起一把大剪子就往回跑。

“江道长我来救你了!

一路猛冲来到江稚鱼的面前,发现周围的场景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那些西装男全都倒在地上龇牙咧嘴,江稚鱼则好端端地站在原地,甚至冲我翻了个白眼。

“这,这是你干的?

我有些呆滞地看着江稚鱼。

“如果道理讲不通,那小女子也略懂些拳脚。

江稚鱼拍了拍手上的灰,脸上再次挂上一副笑嘻嘻的表情。

我再次看了一眼周围那些西装男,悄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

妈呀,还有什么是这个女人不会的?

“可惜,林婉宁趁机跑了。

江稚鱼看着远处一个方向“不然事情会简单得多。

她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有些模糊,眼前也开始天旋地转,直到最后拉下了黑幕。

我晕倒了。

14.

再次醒来时,我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只是旁边摆了七盏莲花灯,在昏暗的房间内燃亮着。

江稚鱼在一旁的角落用指尖血画着符箓,然后点燃丢进一个黑金龙纹的容器中。

“江道长,我这是怎么了?

此时的我竟然像虚脱了一般,全身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江稚鱼扭头看了我一眼,淡淡道“死猪,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么?

睡了多久?我不是才昏迷的么?

“几个小时吧,怎么了?

火焰的光芒映照在江稚鱼的脸上,显得神秘又美丽。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那些莲灯是给你续命用的。

续命?!

“这么说,我已经危在旦夕了?

江稚鱼点了点头,神情有些许凝重。

“林婉宁时间也不多了,见没能骗到你,所以用了别的邪术强行夺命。

“现在的她若是失败,会遭到极大的反噬导致惨死,所以会赌上一切。

听着江稚鱼的话,我心里有些忐忑。

江稚鱼都已经用上莲花灯给我续命了,说明林婉宁一定是用了很强大的禁术。

如果这次挺不过去的话……

“江道长,谢谢你帮我,你找我要的报酬不如现在先拿去。

“我怕…我熬不过去。

江稚鱼瞟了我一眼,嘴里嘟囔着“怎么,质疑我的专业水平?

“我找你要的东西,你现在还给不了,不用急着交代遗言。

说着,江稚鱼的语气多了一丝不屑“更何况,她这点小术法在我看来,小儿科罢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皱起眉头,气若游丝地抱怨“那我看你皱着眉头,神情那么凝重的样子,还以为很难搞呢。

“我今天戴了美瞳,火烤久了不舒服!

江稚鱼嘟囔了一句,我白眼翻上了天。

好吧,女人心海底针,我真的猜不透。

嘭嘭!

似是起了大风,将窗户撞得巨响。

在我床边的莲花灯也跟着扑朔了几下。

“垂死挣扎!

江稚鱼将几张符箓从手中飞出,准确地封在了窗户上。

瞬间,像是外面的风消失了一般,窗户也安静了下来。

“怎么回事?我有些担心。

“到最后一步了。

江稚鱼从包里取出一张符箓打开,里面是一撮头发和一串珠子。

“在她逃跑之前,趁机取下来的。

15.

江稚鱼将那串珠子和头发放进黑金龙纹的容器里,口中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

据说我的那串手链已经连续焚烧了九个小时。

几分钟之后,火焰焚尽,飘散出一缕白烟竟然将我包裹起来。

这种感觉很舒服,像是睡在棉花般的云朵里。

我渐渐进入了睡眠,睡梦中我见到了久违的父母。

半年前,他们遭遇车祸,被送到医院抢救。

而我却因为车子爆胎,遭人偷了钱包,被人讹诈等等破事,导致我赶到医院的时候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原本我们一家人幸福美满,事业生意也在蒸蒸日上。

可自从我被偷走运势之后,似乎受到影响的不止是我,还牵连了我家里人。

这才惊觉,林婉宁有多可恨。

醒来时,我感觉身体无比舒畅,仿佛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心中更是有种强大的信念,认为自己所有事情都会一帆风顺。

只是床边跪着的一个披头散发、眼睛流血的女人把我吓了一跳。

“我靠,鬼啊!

我从床上蹦了起来,才发现江稚鱼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悠哉悠哉地吃着零食。

“沐川,你不认得我了吗?

床边那个女人说话了,竟然是林婉宁的声音。

我凑近仔细一看,不禁骂了一句国粹。

“你都他妈快吓死我了,你跟个鬼一样,我认得个锤子?

既然有江稚鱼在场,我也就不怕这个女人对我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了。

“沐川,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其实这三年里我是真心爱过你的,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了……

“你能不能看在往日旧情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

“不然我会死的!

林婉宁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着我,眼中满是可怜和乞求。

此时的她一改那日雍容华贵的样子,散乱着头发,脸上的皮肤已经开始腐烂,眼里流出来的也都是血。

像极了电影里看到的那些恶鬼。

我看着她这副模样,心中满是凄凉。

为何我们会走到今日这一步,当日她只是一时起了贪念,还是她从小便是这样的人呢。

“林婉宁,你对我可曾看过昔日情分,可曾想过放我一条生路?

“为了得到你的荣华富贵,把我的感情,甚至是生命放在脚下践踏!

“你对我,有过哪怕一丝丝的感情么?

说话间我已经走到了江稚鱼身边,毕竟林婉宁现在走投无路,我担心她想不开跟我拼命。

所以狠话可以说,保障安全还是很重要的。

江道长的身旁就很有安全感!

江稚鱼似乎知道我心里的想法,冲我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

林婉宁像是没听进我的话,神态有些疯癫地朝我走来。

“沐川,你对我最好了,你只要给我的玉珠滴三滴血就可以了!

“你不会拒绝我的,对不对?

看着林婉宁犹如女鬼一般缓缓向我走来,我害怕得往后退了一步。

江稚鱼站起身来,从包里掏出了一个本子递到林婉宁手上。

“滴血你就别想了,回去每天念诵这本《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你的反噬就会结束了。

对于江稚鱼的话,林婉宁坚信不疑,毕竟她蓄谋已久的邪术被她轻而易举打破了。

拿到经书的林婉宁根本顾不上理会我们,直接就往外冲了出去。

“她怎么找来这里的?我看着江稚鱼问道。

“她想找你还不简单?

江稚鱼看了我一眼“想着让你见见她的惨样,所以开门让她进来了。

“哦……

我继续问道“那你怎么还帮她?

江稚鱼忍不住笑了起来,眼波涟漪地看着我“帮?你确定我是在帮她么?

“她用了禁术,遭到了反噬必死无疑。

“她背后的人也会受到牵连,跟着她一起遭殃!

林婉宁背后还有人?

我一直以为这件事是她一人主导。

江稚鱼一边吃着香蕉一边问我“你知道,她背后的人是谁么?

“是谁?

“林婉宁她妈。

16.

“她妈?

林婉宁她妈不是做玉石生意的么,怎么还会搞玄学了?

江稚鱼见我露出疑惑的表情,解释道“搞玉石的多少都懂点,她用的也是很低级的邪术。

“我估计她就是想用林婉宁去换一个极好的命格,这样她就可以跟着享福了。

说到这里,江稚鱼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不属于她们的,终归只是黄粱一梦,相反她们都要遭受应有的报应了。

虽然听起来有些离奇,但似乎我的事情算是彻底解决了。

甚至我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之前投了简历石沉大海的那些公司发来了offer。

“江道长,现在可以说你的所图了吗?

我看着江稚鱼,一直都很疑惑她到底想从我这要些什么。

她沉吟片刻,神情严肃地对我说道“你真的愿意吗?

若不是江稚鱼,我可能早就没命了,所以不管她要什么,只要我能给的绝不会犹豫。

“当然!

“那你陪我回家一趟。

江稚鱼语气认真,我却有些疑惑。

“回家?见家长啊?

我挠了挠头,她没有反驳,只是说自己是个孤儿。

听到这,我便没有再说话。

陪她去就是了。

十个小时的旅程,到达天门山下时已经是隔日的早晨。

充满生机的朝阳照在身上,感觉全身暖洋洋的极为舒服。

跟随着江稚鱼走进了一间老宅,内室供着一些牌位。

江稚鱼先是上了三炷香,虔诚地行了叩拜礼。

这才转身对我说“这是我的祖屋,祖上六代都住在这里。

“其实我不是道士,但我家世代风水师,我爷爷更是颇负盛名。

“我继承了传承而已,但还没学得很精通。

我顿时愕然,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我靠,你无证上岗啊,虚假广告啊你!

江稚鱼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这水平比那些普通的道士厉害多了好吗?再说了我也就只做了你一个人的生意,而且还救了你的命!

呃,好像确实如此。

“那你直播……

“直播算命一半是觉得好玩,一半是为了找你。

我有些奇怪,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找我?为什么?

江稚鱼扭头看向那些牌位,神情有些伤感。

“我爷爷说,我的命格特殊,需要找到完全契合的八字之人结合,才能够过完这一生。

“也只有这样,家族才能继续振兴。

说完江稚鱼缓缓扭过头看向我,眼眶湿润微微发红。

剩下的话她没有再说,我心里已经清楚了。

我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那天她一定是算到了我会出现,在见到我的八字知道彻底确认了。

所以才会这样不留余力地来帮我。

“在我爷爷逝去后,家族遭到仇人报复,所以一落千丈。

“到现在,只剩下我了。

17.

片刻犹豫后,我答应了下来。

虽然两个接近我的人,都是为了我那所谓的命格。

可前一个想弄死我,后一个却救了我。

于情于理,我也该给她一个报答。

更何况江稚鱼风水术这么厉害,想害我还不是易如反掌,可她却没有丝毫逼迫我的意思。

最重要的是,这么好看的女孩,有颜有身材有能力,与她结合是我的荣幸。

“你想清楚了,若是心中不愿,不必要勉强。

“这样你我都不幸福。

江稚鱼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这才发现她的眼眸璀璨如星辰。

我忍不住亲吻了上去。

我们在江家灵堂前行了跪拜礼,算是在江家长辈的见证下在一起了。

田野上,微风吹拂。

我看着江稚鱼好看的侧脸问道“是不是不管这八字的主人是谁,你都会选择跟他在一起?

“不会。

江稚鱼语气认真“虽然这个八字的人极富极贵,颜值也不低,但我这个人感觉至上。

听完我嘴角不禁微微扬起“所以,我给你的感觉很好咯?

江稚鱼扭过头来看着我,再次露出笑嘻嘻的表情。

“你给我的感觉……

“是个傻逼!

小说《连麦女道士,说我被白月光改命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连麦女道士,说我被白月光改命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