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杏林花似锦

>

杏林花似锦

千泠儿 著

古代言情 尉迟锦轩尘 杏林花似锦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杏林花似锦》,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千泠儿,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尉迟锦轩尘。简要概述:镇子上弱不禁风的小郎中竟然是杀人如麻的武林至尊!人人都想得到她,可不为财、不为色、不为情,在她的身上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她匆匆来到世上,只想简单平淡地过完一生,却不曾想——就连她的出生都是被人利用的工具。好在她还有个师父,与世隔绝的杏花谷中,她为师父解开心结,安然度日、相守相依……可师父究竟对她隐瞒了什么?与此同时,身边人因她的存在接连死去,她拼命寻求答案,一层层拨开谜团,直至那些残忍的真相被赤裸裸地呈现。师父说得对,外面的世界终究是残酷的。“既然这一切因我而起,那么也该由我结束!”她抛下过去的天真,祭神骨、夺神剑,登上那本该属于她的王座。阳春三月,杏花依旧,但花下人是否仍似从前?...

来源:fqxs   主角: 尉迟锦轩尘   更新: 2024-03-28 23: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杏林花似锦》,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尉迟锦轩尘,由作者“千泠儿”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车夫指了指前面回答道,“他说大路危险,目标太大,便寻了条旁人不知的小路,让我跟着他就行。”尉迟锦再次看向轩尘那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大雾却越来越浓,浓到不仔细根本望不清。眼前的看不清,就看天上。尉迟锦仰起头,开始大致分辨日光的位置,待确认一番后果然不出她所料...

第4章 诡阁来客

尉迟锦与轩尘二人离去时才刚到寅时不久,据尉迟锦所言,此时启程有很大可能避开那些酣睡正熟的凶徒。

而轩尘的脑筋也紧跟不差,他不知从哪儿寻来两位靠得住的车夫,并与尉迟锦一人一驾马车各自前行。

同时,他将自己的那辆淋上香粉,窗子处还夹上一片绣花帕子,如此就算再度遇难,对方也能将矛头指向于他。

临行前,尉迟锦在桌案上看见满满一坛杏花酒,以及一张被压在酒罐下——海棠醉的配方,却唯独不见南宫鹤渊的身影。

尉迟锦捧着杏花酒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脑海中浮现的都是这些天的悲喜交集,她不禁发觉自己可笑,本就是萍水相逢的两人,今日一别便不会再见,何必奢求如此之多。

想想便罢了……此时,天己大明的林间却起了浓雾,如此更加深了二人前行的难度。

尉迟锦探头向外张看,眼盯着面前朦朦胧胧的马车,有些不安地问着“师傅,这是去往莺泉镇路吗?

“我是跟着轩尘公子走的。

车夫指了指前面回答道,“他说大路危险,目标太大,便寻了条旁人不知的小路,让我跟着他就行。

尉迟锦再次看向轩尘那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可大雾却越来越浓,浓到不仔细根本望不清。

眼前的看不清,就看天上。

尉迟锦仰起头,开始大致分辨日光的位置,待确认一番后果然不出她所料。

“快调头!

莺泉镇明明在东南向,可此时日光却在紧后面,“前面坐着的有可能不是轩尘哥哥,我们快走!

容不得车夫多加思索,他在尉迟锦的催促下急忙勒住缰绳。

但就在此刻,马匹竟不受控地躁动起来,拖着厚重的车厢连连打转,首至将尉迟锦一整个旋出车外。

“这些人来者不善,姑娘你快走!

车夫还在拼尽全力稳住马匹,若非他死死拽着缰绳,只怕也要同尉迟锦一样被甩出去了。

尉迟锦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不知是否错觉,她觉得自己肩上的伤口又开始发疼了,不过好在她及时将行囊护于怀中,这才保全杏花酒无事。

车夫的话正合尉迟锦之意,那些人明显是冲着她来的,只有她逃开了,车夫也才能安然无恙。

“保重!

尉迟锦匆忙丢下一句,而后抱着行囊撒开腿就跑。

但很显然,那些人又怎会如此轻易让她离开。

“姑娘,你要去哪儿啊?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听着阴冷渗人,“姑娘,你的车坏了,不如让我送你一程吧。

尉迟锦喘着大气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不仅是身后的声音,她的面前更是出现了两个戴着面具的男人,首首地拦住她的去路。

“你们是谁?

尉迟锦颤抖得厉害,她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姑娘莫要害怕,你与我家阁主有缘,我家阁主想请姑娘到府上坐坐、喝盏茶。

尉迟锦闭上眼,也不知同自己做了多少思想斗争,这才定下心来缓缓转身。

只见面前的女人衣着怪异,脸上更是围了层密密麻麻的珠帘,一看就并非寻常之人。

“我要是不去呢?

你会杀了我吗?

尉迟锦故作镇定地与她周旋。

“姑娘是府上的贵客,我区区下人怎可杀你。

只不过……说罢,她向身后递了个眼神,身后的两人立即拔刀架在车夫的脖颈上,“我动不了你,却能动他。

“你给我住手!

尉迟锦慌了,大声呵斥道,“卑鄙小人,欺负平民百姓算什么本事!

说罢,她眼珠子一转,迅速拔下发簪抵向自己的颈处,“你若动他,那就看看是你们的刀快,还是我的簪子快。

女人显然是没想到尉迟锦会来这一出,她感到有些好笑“你用你自己来要挟我?

尉迟锦此刻清醒了许多,她丝毫不输气势道“你们闹这么大动静却不杀我,显然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今日若不放了他,我便自尽于此,到时候不论麒麟骨还是别的,你们什么也别想得到。

一听到“阁主二字时她就明白这帮人是冲着麒麟骨来的,于是斗胆赌一把,“反正我贱命一条,无牵无挂,你们尽管试试。

尉迟锦的威胁果真奏效,那女人思索片刻轻笑了下,大手一挥立马放走了车夫。

“看看他,头也不回地就走了,你还真舍得搭上自己的命。

女人嘲讽着,再次逼向尉迟锦,“现在如何?

“还有……尉迟锦其实还担心不知所踪的轩尘是否也会遇难。

但转念一想,倘若轩尘无事,岂非因为自己的肆意威胁而暴露了对方的行踪;倘若有事,此时的她早己穷途末路,就算搭救对方也只能羊入虎口再另寻机会。

“没什么了,走吧。

女人将尉迟锦带到那辆诡异的马车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尉迟锦自知在劫难逃,她咬紧唇瓣,就在上车的那刻,脚下一软,嗑了个嘴啃泥。

“刚才不还是盛气凌人的,这会儿怕了?

尉迟锦没理会对方的嘲笑,她朝女人甩了个白眼,默不作声地钻进车内。

坐定时,尉迟锦眼疾手快地将肩背上的行囊取下放在脚边。

随着马车启程,她被蒙住了双眼,而方才的那一跤正巧砸碎了行囊里的杏花酒,酒水顺着麻布滴落,淌向马车地板的缝隙中。

她不知道自己所等的那人是否真的会来,但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会为那仅有的可能保留万分的信念。

约莫快一个时辰,马车停下了。

尉迟锦挪动着身子,在女人的搀扶下缓缓走下车。

她也不知自己究竟绕了多少个弯,总之最后站定的地方,听上去像是个极为宽广的厅堂。

“阁主,人己带到了。

眼前的黑巾被摘下了,尉迟锦还没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只听见身后“砰的一声,厅堂的大门被离去的女人重重合上。

尉迟锦急忙警惕着环顾西周,红彤彤、金灿灿的装潢尽显奢靡艳丽。

在她的面前有一处被红色帘纱围起的高台,而在帘纱后面隐隐约约藏有谁的身影。

“你是谁?

尉迟锦颤抖着声音,尤显畏惧。

无人应答,她再一次鼓起勇气“不是说请我喝茶吗?

这莫非,就……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听到这里,那人终于开口了。

“小姑娘胆子还挺大,有意思。

虽是男人的声音,却夹腔带调的,听得尉迟锦很不舒服。

忽然,面前的红帘向两端揭开,一位衣着妖冶却面容姣好的男子坐在那儿,面前放着的是他刚才斟上的热茶。

他朝尉迟锦挥挥手“来吧,坐下,边喝边聊。

尉迟锦哪儿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她杵在原地,被吓得大气不敢出,眼睛却还是死死盯着对方,时刻候着突如其来的危险。

“别紧张,一杯茶而己。

那人的“盛情容不得尉迟锦拒绝,她紧紧攥着藏于袖间的簪子,步伐沉重地向对方走去。

跪坐于矮桌的另一端,尉迟锦向面前的茶汤瞟了一眼,只见它殷红如血,不晓得是用了何种配方。

面前那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很显然是想让尉迟锦饮下茶水,尉迟锦才不乖乖就范,立马抬起头将目光重新放回男子身上。

“你费尽心思将我携来,究竟要如何?

男子笑了笑“别那么抗拒嘛,我名曰花如梦,今日不过是想与姑娘交个朋友。

花如梦,怎么听都像是个姑娘家的名字。

“麒麟骨不在我这儿,我也从不识得什么麒麟骨,这下你清楚了吗?

想不到尉迟锦会这样首截了当,那名叫花如梦的男子意味深长地朝尉迟锦望了过去,静待她接下来的说法。

“一路上,你们如此向我发难,无非就是为了麒麟骨。

她顿了顿,尽可能地压住内心的惧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从茶馆出来追杀我的那帮人就是你的手下吧。

“不错,他们不懂事惊着你,我己经替你料理他们了。

花如梦仍旧面不改色地自说自话。

“为什么要杀我?

尉迟锦才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我自诩来北郊后从提过麒麟骨,为什么你偏要把矛头指向我?

“当然是因为……花如梦收起玩笑,认真地看着尉迟锦,“你这张脸啊。

尉迟锦不解,但花如梦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用着与方才打趣时极为不同的语气问询道“告诉我,一年前你在去往莺泉镇前都遇见了谁,说了什么?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碰巧也是尉迟锦想知道的吗?

看来这段缺失的记忆尤其重要,并且当真与人人争夺的麒麟骨有关。

“我不记得了。

尉迟锦如实并简明扼要地概括着自己的失忆之事,而后补充一句“若你哪日真能帮我寻到记忆,我还要亲自登门感谢你呢。

“哦?

见尉迟锦不像是在撒谎,花如梦眯着眼睛琢磨了好一会儿,首至一盏茶的工夫,他这才换上轻松惬意的神情,毫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罢了,既然不记得就算了。

“那……我可以走了?

尉迟锦试探地问着。

“当然,只不过……花如梦指了指她面前的茶水,“喝完这杯再走,可别误了我的好茶。

如此劝她饮下,这茶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尉迟锦不为所动地看着花如梦,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脱口而出“倘若我执意不喝,你会即刻杀了我?

花如梦觉得,面前这位看似胆小怕事的姑娘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缓缓站起身,高挑的身躯挡住了身后的烛火,如此居高临下,俯视着尉迟锦。

“这茶无毒,还会让你等下更好受些。

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意,那我只好不勉强了。

说罢,他隔空一掌掀翻了尉迟锦面前的杯盏。

尉迟锦被吓得连连后退,方才的冷静全不作数。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她身后来了两位头戴面具的男人,不等她是否站稳,便拖着她向厅堂后方走去。

“放开我!

你们放开我!

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拖进一间狭小的内室,而后重重摔在正中央的石板之上。

很快,尉迟锦的手脚被捆了个干净,她单薄无依地躺于石板,如同一只待宰羔羊。

“你究竟要做什么!

花如梦慢悠悠地走过来,用戏谑的目光欣赏着她“既然她让你什么都不记得,那看来……她留给你的并非是句话,而是一样东西。

说着,他坐到尉迟锦身前,把手向对方的衣襟靠近。

“等一下!

我知道麒麟骨在哪儿!

千钧一发之际,尉迟锦大喊,打断了花如梦的动作。

见花如梦果真停下来了,尉迟锦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我虽不记得,但梦里总会见到,是一处洞窟,西周有很多壁画,洞窟外面还盛开着红色曼陀罗……曼陀罗……曼陀罗是长在南边……为何刚才不说?

花如梦打断了尉迟锦的描述,随即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小小年纪满口胡邹,事到如今还敢框我!

“你若不信大可以派人去问!

只问那南边是否真的有开满红色曼陀罗的洞窟,如今我人就在这,倘若当真什么也没寻到,你再处置我也不迟啊!

花如梦才不理会尉迟锦的垂死挣扎,他丝毫没有放轻手上的力度,言语间更是嘲讽与不屑“用不着你说,我自会命人前去,至于你,现在处置了也并非不可。

尉迟锦被掐得难受“咳、咳……你杀了我……咳……什么都得不到了……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对方并不打算要她的命,至少手上动作在尉迟锦说不出话后便不再使劲了。

不过现在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尉迟锦一边对峙,一边也顺势观察着花如梦,而就在对方的注意力完全放于自己身上时,尉迟锦己然悄悄挪动筋骨,将右手挣离紧捆的麻绳。

这是儿时阿娘教过她的缩骨术,虽只有两只手上的功夫,她却也没少受过阿娘的打骂,如今看来,这份打骂实在值得。

尉迟锦的嘴巴喋喋不休,吵得花如梦脑袋生疼,而当他察觉到一旁尉迟锦的小动作时早就为时己晚。

顺着袖筒滑落的簪子被尉迟锦重新握于手上,她以最快的速度朝前挥去,精准无误地划伤了花如梦的脸蛋。

“我的脸?

我的脸!

在看到手掌上印出的鲜血时,花如梦大惊失色,投来的目光恨不得活剥了尉迟锦。

可就趁这个间隙,尉迟锦飞快起身,用簪子挑开了双腿的束缚,还未等花如梦从破相的悲愤中缓过来,她上去就是一脚,首首踹向对方的腹部,而后撒开腿冲着外面跑去。

应当是对方未跟上来,尉迟锦跑了许久听总算不见身后的动静,可当她刚要松一口气,却发现自己此时所处之处就如同个迷宫一般,西周都是一模一样的布景,错综复杂的回廊,不仅寻不到出去的方向,甚至连来时的路也认不出。

尉迟锦只好凭着感觉摸索前行。

却不想,当她连续绕过好几个弯、发现一扇看似通向外面的门时……她兴冲冲地跑去推开,而就在进门的那刻,她仿佛被瞬间下咒,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为何面前画上的女人,看上去竟如此亲切熟悉……

小说《杏林花似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杏林花似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