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

>

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

荒山老狗 著

古代言情 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 高富贵孟诗诗

小说叫做《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是作者“荒山老狗”写的小说,主角是高富贵孟诗诗。本书精彩片段:小时候,我在抓周宴上,把阎王爷的眼珠子抠下来,生吞了。三岁背易经,四岁就会默写奇门遁甲了。七岁读《撼龙经》时,我嫌他写的烂,抄起笔,自个琢磨了一本出来。可奶奶却说我是个天生的妖孽。后来我26岁那年,刚当上风水师没两年,我就莫名其妙失了明……...

来源:qwwrkbd   主角: 高富贵孟诗诗   更新: 2024-05-16 23: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荒山老狗”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高富贵孟诗诗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我故作老练:“嗨,买棺材也不跟我说声,隔壁村的蒋老二,我认识,给你进货价。”欧阳薇翻了个身:“我这个也便宜。”“二手的。”我头皮嗡地一炸,不敢吱声了...

第8章

马义情绪激动,国字脸胀的通红,宋老歪一愣,慌忙从兜里摸出钞票,递过去。

死死盯着我写的“冢字,马义身体颤抖,嘴唇不停哆嗦着

“世间,竟有这等鬼才?我不信,我不信!

马义丢下钞票,激动地起身,脚步不稳,竟不小心摔倒在地。

宋老歪冲上前扶他,马义牢牢抓着他的手“那位盲人,家住在哪?快带我去!

“我要见他!

我听到这,沉吟片刻,问欧阳薇“人来了吗?

“在外头候着呢。

我冲门外咳嗽一声“进来吧。

不一会,脚步声进了屋,来人正是马义,他毕恭毕敬地冲我道“鄙人马义,见过李老师。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叫我三坡就行了,坐啊。

“是,李老师。马义搬来张凳子,坐在我对面。

宋老歪也来了,明明是他花重金请来的大牌风水师,在我面前竟这般客气,估计宋老歪的此时的表情,一定很丰富。

环顾四周,马义不禁唏嘘“世道变了,李老师一手惊天造诣,却生活的这般寒……朴素,真是不像话。

我摆了摆手“农村人,清贫日子过惯了,倒让马老师取笑。

我其实并不习惯和马义这种老江湖打交道,别的不说,单是这一口一个老师叫着,就让我直起鸡皮疙瘩。

“不敢不敢,李老师谦虚了。

敲了敲地上的棺材,马义倒吸了口凉气,似乎想问什么,终究没敢开口。

干笑一声,马义对我道

“李老师,我真佩服您,简简单单一个字,就破解了最棘手的白虎黄泉。

“我听说,那天您从进屋,到解局,只用时不到三秒?

“你们看,这就叫Gap,差距!不服不行啊!我费了半个多小时,看出来的东西,远不如您看的深刻。

“我真佩服您的眼力!

我给马义这一顿尬吹,弄的很不自在,下意识去摸欧阳薇的手,还好,她就在我身边。

“眼力?宋老歪一直没吭声,这会终于坐不住了“他是盲人,他哪来的眼力?

“你俩说的东西,我咋听不懂呢?

马义微微一笑,给宋老歪解释道“你看这个冢字,上面加个点,哎,就是家了,这个点啊,可以代表烟囱,是千家万户的烟火气!

“一个冢,一个家,一点之差,少了烟火气,意思相差万里!

宋老歪挠着头问“冢,是孤坟的意思吧?

马义“对啊,李老师写这个字,就是在提醒你,你家常年不住人,再不弄点烟火气进来,就要成孤坟啦!

宋老歪听的大梦初醒,不停点头称是

“怪不得,我在县里买了房,村里这套祖宅,常年不住人,我只有过年时,才回来看看。

“对啊。马义慢条斯理道“这白虎黄泉,最怕的就是烟火气,只要烟火气进了门,它再凶的白虎,也得乖乖卧着。

“简简单单一个字,就破解了白虎黄泉的凶局,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唏嘘一声,马义又道“我给出的方案,是挖地基,取阴骨,可挖地基这件事本身,谈何容易?

“挖不好,就成危房了!而且挖出阴骨后,还要另请高僧做法事,超度亡魂,唉,后续麻烦着呢!

“所以我才说,烟火气的解法,实在是高明到让人惊艳!

他话说完,又很是懊恼地叹息“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听到这,才开口说“风水解局,本不拘形式,只要达到目的,解法并不重要。

“马老师的解法可能更好,这也是说不定的。

马义沉默许久,不知在想着什么。

过了好一阵,他突然对宋老歪大声道

“你立刻带着家人搬回来住,至于那三万上门费,你别给我,直接给李老师!

“是,是。宋老歪点着头,汗如雨下“那个,李……李老师,之前我有眼无珠,冲撞了您,我就一老农民,没什么文化,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我“好说。

宋老歪当场转账给我两万,又回家取来一万现金,再三感恩道谢,这才离去。

我以前看风水,最多的一次,也只收过八百,这突然三万到手,我只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恍惚。

我和马义喝茶闲聊,也终于不用再称呼对方老师了。

快到下午饭点,马义喊来女助理“去天龙大酒店,打包几个菜,再弄两瓶茅台,两条华子,好茶叶,挑贵的买,快去!

女助理连声答应,带着司机走了,马义给我发了支烟

“我来的匆忙,没什么准备,但今晚必须和你好好喝几杯,还望三坡肯赏脸啊!

客套的环节略过,女助理走后,马义又问了些我家里的情况,停顿片刻,他突然毫无征兆地来了句

“这位小姑娘,不知怎么称呼?

当时我和欧阳薇都一惊。

欧阳薇正背靠着我发呆,急忙起身,戒备地瞧向马义

“你能看到我?

马义微微一笑“刚才在宋老歪家,我就瞧你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的,只是没点破罢了。

“你这个术有点意思,是障眼法吗?可你瞒得住旁人,却瞒不住我。

欧阳薇有些不爽地轻哼“老师傅眼神不错,佩服。

马义连忙客套“老眼昏花的,让姑娘取笑了,不知姑娘是李老师的什么人?

欧阳薇直言道“我是他未婚妻。

马义竖起大拇指“当真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欧阳薇咯咯笑道“你这人,说话倒挺好听。

这时,我奶奶端着盆尿进屋“三坡,还不开饭吗?

我指着马义介绍“奶奶,这位是马义,马老师,哈市来的大风水师。

马义上前问好,谁知奶奶看到他,突然怒骂道

“好厉害的没脸子,居然连阴身都练出来了,我倒要试试你的能耐!

说着,奶奶直接将那盆尿,一股脑泼到了马义身上。

小说《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抓周宴上,我扣下了阎王的眼珠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