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女性犯罪小说集

>

女性犯罪小说集

燕春与小诗 著

女性犯罪小说集 悬疑惊悚 盛昌杰曹央露

火爆新书《女性犯罪小说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燕春与小诗”,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夏思慧和高林阳是古城公安局北山警校的学生,在共同的学习过程中,两人彼此支持,发展成了一对恋人。夏思慧面对一次次刑场的生离死别,她的价值观不断地升华,最终提笔写作,文章得到读者地认同后,开始记述、挖掘、分析那些女犯的故事。高林阳学习刻苦,背后努力研究、分析案例、观点敏锐,对夏思慧的写作有很大帮助。...

来源:fqxs   主角: 盛昌杰曹央露   更新: 2024-05-16 23: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盛昌杰曹央露为主角的悬疑惊悚《女性犯罪小说集》,是由网文大神“燕春与小诗”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听课的学生,包括坐在第一排她的女儿夏思慧,以及坐在最后一排高大威猛的高林阳,全都听得目不转睛、引人入胜。就连平时总是坐不稳当、怪招频出的学生刘凌云,这会也被张老师最后的一连串问号吸引住了,刘凌云是班里成绩垫底的学生,高林阳才是张丽媛的得意门生。学生们都被张丽媛带入了案件之中疑惑丛生,张丽媛此时却有意...

第0001章 :曹央露则是一本正经 一副例行公事的样子

1967年6月的一天,一大早古城挺进路派出所,就冲进了一名年轻人,这个面貌英俊的小伙子叫盛昌杰,盛昌杰20多岁的样子长得高大帅气,他一进挺进路派出所就大声地喊着“我要检举我们的主任曹央露的流氓行为。

派出所的接待人员,首先给他端来了一杯热开水,平静了一下盛昌杰的情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能细细地说一下吗?

曹央露是男是女?

有什么流氓行为?

这是古城警校的老师张丽媛讲的一个案例,她的课讲得总是这样栩栩如生、悬念迭起。

听课的学生,包括坐在第一排她的女儿夏思慧,以及坐在最后一排高大威猛的高林阳,全都听得目不转睛、引人入胜。

就连平时总是坐不稳当、怪招频出的学生刘凌云,这会也被张老师最后的一连串问号吸引住了,刘凌云是班里成绩垫底的学生,高林阳才是张丽媛的得意门生。

学生们都被张丽媛带入了案件之中疑惑丛生,张丽媛此时却有意地停顿了一下,这才接着讲下去。

原来据盛昌杰讲,曹央露本是古城国有大型企业,零件六分厂的一名成品检查站的站长。

有人曾经多次反映她前些年和分厂的一位领导有作风问题,还和本单位的几位男人关系暧昧。

这种事情在那个年代可是要女人命的事,所以她的丈夫在结婚的二年就和她离婚了,因为名声不好,以后就再没人敢要这个曹央露了,曹央露就带着一个女儿独守空房了十几年。

曹央露是正立机械厂六分厂成品检查站的站长,成品检查站和分厂的其他三个车间是平级,但是也有不同,那就是曹央露手下的八十多名员工都是女性。

检查站可不像生产车间,为了保证成品质量,环境就一首要求较高。

总之检查站虽然与生产车间只有一墙之隔,但却几乎是完全与之隔离的,检查站完全独立于分厂之外。

在这里工作时为了保持清洁,检查员一年西季穿的都是白大褂、拖鞋,水磨石的地坪早中晚一天要拖三遍。

外人更是不得随意进出,检查站完全是分厂中独立出来的一个“女儿国。

可是,凡事都有例外,66年天正热的时候,检查站竟然分来了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盛昌杰。

来人长得高大帅气,他也不知道走的什么门路,竟然跑到这个“女儿国里讨清闲来了。

大夏天,检查站的女人们,白大褂的里面大多都只穿着内衣,小伙子的到来,搞得大家换衣服都很不方便。

那才是月儿弯弯照九州,有人欢乐有人愁。

检查站原本就有几位爱招摇的姑娘,没几天就和盛昌杰混熟了一些后,她们有事没事就开始在盛昌杰身边晃悠,或故意调侃、说笑,然后回头看着盛昌杰,嘻嘻哈哈地笑作了一团。

曹央露则是一本正经,一副例行公事的样子,她把盛昌杰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在成品检查站干了十几年了,可以说是建厂就来了,我们检查站从来没有过男的做检查员,所以检查站只有布围起来的简易女更衣室,没有男更衣室。

几句话既摆出了自己的老资格,又提出了困难。

摆出困难,就是为了解决困难,曹央露对有关盛昌杰的事,表现得总是特别热心。

“既来之,则安之。

你当然也要按这里的规矩,穿白大褂上班,夏天换衣服不方便,你就把我的办公室当成男更衣室吧?

曹央露说着把一件崭新的白大褂撂在了椅子上“衣服可能会有些小,没办法没有男式的你就将就一下吧?

曹央露说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

盛昌杰从曹央露的话语里既感觉到了权威,又体会到了站长对他的关心照顾,曹央露对盛昌杰的态度,那是温水煮青蛙不温不火,让人难以捉摸。

曹央露其貌不扬,又有一个女儿,还比盛昌杰大十六岁,怎么想盛昌杰也不会对她产生男女之情。

条件不具备,就要努力创造条件。

这是那个年代很时髦的一句话,原本是说生产的事,曹央露却把它用到了诱惑盛昌杰这里。

盛昌杰工作没几天,曹央露就利用手中的那点权利,借口盛昌杰字写得好,把他调到了自己身边做了办公室的统计员,统计员每天都要写日报,也确实需要字写得像样一点。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其实曹央露第一次见到盛昌杰,心中压抑了许久的欲望,就让她有了一种要与之共赴巫山的冲动,心动很快化为了行动。

曹央露开始有意无意地给盛昌杰早餐时带上一个鸡蛋,又千方百计的托人按着盛昌杰的尺码,买了件斜纹布的男式军干服,这可是那个红色年代里人们梦寐以求的奢侈品。

你就是有钱、有布票也买不到,更何况还是军转民的正品军装。

盛昌杰自然非常高兴,盛昌杰把布票和钱塞到了曹央露兜里,曹站长说什么也不要, 两人拉扯间,曹央露美目盼兮、面若桃花,可惜盛昌杰并无逾越之举,这多少让曹央露心里有些失望。

盛昌杰千恩万谢,美滋滋地拿着军装走了。

第二天下班时,盛昌杰满怀喜悦地换上了新军装走出了办公室,引来了女人们的一片赞扬、唏嘘之声。

盛昌杰得意地摸了一下严谨的小立领,脸上挂着春风得意地微笑。

很快他脸上的微笑就凝固在了那里,因为女更衣室的布帘一掀,曹央露也穿着一件同样的男式军装站在了他身后,女性窈窕的身姿,让那件军装更是光彩照人,这不只是喧宾夺主,而且背后的寓意,让有心者回味悠长。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站在一起,敏感者己经品味出了暧昧的异味。

曹央露的关心和暗示,并没有换来小伙子的感情。

转眼八个月时间过去了,曹央露那颗不安分的心,己经被时间煎熬的失去了耐心,她决定鱼死网破、放手一搏了。

小说《女性犯罪小说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