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

>

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

沈青鸾 著

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 小说推荐 沈青鸾君倩

小说《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是作者“沈青鸾”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沈青鸾君倩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沈青鸾自嫁入镇远侯府,为主母呕心沥血操持家事,为人妻三从四德待夫君恭顺爱重,为人媳侍奉长辈如同亲母,为人母循循善诱将一对顽劣蠢笨的继子继女视如己出。一朝贴身照顾患了时疫的继女被传染,积劳成疾一病不起,继女反倒怪她死得不是时候,延误了她的婚事……沈青鸾一口气呕死了。再睁开眼时,看到蠢笨肤浅的继女在外赴宴丢了大脸,回府反将黑锅推到她身上,巴望着她继续当那勤勤恳恳任人拿捏的老黄牛……面对侯府众人,沈青鸾......

来源:qwwrkbd   主角: 沈青鸾君倩   更新: 2024-05-13 23: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沈青鸾”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沈青鸾君倩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内容介绍:只是君远那个小瘪三一见就扭过了头,抬手将托盘掀翻,盛气凌人地说她打发叫花子,拿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来糊弄她。君倩虽然没有口出恶言,却也立刻就挂了两泡眼泪,可怜巴巴期期艾艾道:“夫人是不是不喜欢我和弟弟,是不是记恨昨夜我不舒服烦爹爹照顾,这才拿这些东西敷衍我们。若真是如此,倩儿向夫人磕头赔罪,求夫人大人大...

第49章 49.滚,圆润地滚!

那可真是太好了。

君呈松由衷地笑出一口大白牙。

沈青鸾头皮一阵发麻,如见洪水猛兽一般往后退了两步。

她将隋安当兄弟,隋安却将她当……

他难道不觉得这话说出口是惊世骇俗吗?

沈青鸾克制而委婉道“男子和男子,毕竟有违伦常。

君呈松毫不在意地挥手,“有什么大不了的,男人女人不都一样。

你若娶了女人还要时刻提防,连晚上睡觉都未必能安心。可若是跟我,我同你保证,让你一生顺遂,安心无忧。

沈青鸾张嘴,开口却是哑口无言。

活了这么久,她居然还会有招架不住的时候。

半晌,她才艰难开口“话虽如此,可男子总要娶妻的,你有嫡母在,推拒得了一时也推拒不了一世。

君呈松听她这样说,脸上笑意更深,语气都兴奋了许多,“推拒不了就娶,左右是个摆设。

那些女人心中只有利益权势,我只消给她们银两,她们绝不会来烦我。我也可以对天发誓绝不会喜欢旁人,心里只有你一个。

他这话刚一说完,沈青鸾忽然抬眼看了他一眼。

被她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君呈松立刻挺起了胸膛。

他听说男女相看之时,相貌和权势是排在第一位的。

权势嘛,他自是不必说,可这相貌……

他险些想抬手去摸自己脸上的胡子,却硬生生忍住。

往日他只觉得蓄了胡子显得他威仪不凡、煞气四溢,谁也不敢招惹。

这会却有些后悔没能将自己拾掇得气宇轩昂,好叫沈青衣一看就看上自己。

他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等着沈青鸾评价他。

半晌,沈青鸾果然开口了,却不是他以为的同意和赞赏。

“女人只要利益权势?沈青鸾饶有趣味地重复着这句话,“这么说隋安兄如今是富可敌国,只用金钱就可以吸引全天下的女人趋之若鹜?

君呈松下意识想点头,却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将那脱口欲出的话咽了回去,想了想,改口道

“应当是可以吸引一部分女人。

……

沈青鸾忍着气“原来世上的女人俱都如此肤浅,只爱那富贵金银,不看人品真情,这样的女子还有男子喜欢追逐,莫不是那些男人都是贱得慌。

这话,就更不对劲了。

君呈松心底缓缓升浮上一抹慌乱,只这慌乱太过说不清道不明,他脑仁子生的不那么聪明,一时没能抓住。

觑着沈青鸾意味不明的神色,试探道“那,也不尽然,只是管家理事而已,与那管事也没什么差别,不好说什么爱不爱的。

管事?

沈青鸾直要气笑了。

枉她以为这男子是个与君鸿白不一样的,对他多有动容。

谁料说到底,他跟君鸿白一样。

是将女子当作摆设、当作管事、当作下属,却独独不是当作妻子、当作爱人!

沈青鸾一时理不清心中究竟是恼怒多还是失落多,只冷声道

“隋安兄手笔如此之大,甘愿娶一个女子回家,不爱也要好生供着。我却没有这么宽阔的胸襟,娶了人自要好生疼爱。

人家姑娘娇养疼宠着长大,却也不是为了去到一个陌生人家中做那摆设和菩萨!

直到她将话说到这个地步,君呈松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竟是不同意。

像是被人兜头迎着面门打了一拳,君呈松板正而浓黑的眉毛迷茫地皱了皱,有些懵懂,还夹着几丝恼怒。

“你就那么想娶妻子?

他想发火,可忍了忍,还是识相地觉得面前的人不是他能随意发火的人,忍者气先放软了声音

“你要是想娶,我也不是那等武断之人,也不至于让你断子绝孙。

说这话时,他心里忽然涌现出莫名的烦躁和怒气,“你想娶谁,你跟我说说看。

他声音发僵,听上去像是在关心,可牙根莫名有种发痒的感觉。

他若说出了谁的名字……

君呈松紧紧盯着沈青鸾的嘴,双手缓缓握紧。

沈青鸾皱眉,没好气道“你若只知说这些话胡搅蛮缠,请恕我还有事在身,恕不奉陪了。

“等等!君呈松拦住她,耐着性子道“你若是有什么顾虑尽可与我说……

“没有顾虑。沈青鸾声音干脆,“我只是对你的提议不感兴趣。

君呈松哑然。

沈青鸾挑眉,“我说得够清楚了吗?

她垂头看着君呈松扯住她的手掌,“若是听明白了,就将手放开。还有,今日这些话实在荒唐可笑,既入了我的耳,我也不能当作没听过。

所以日后,你还是少与我来往,以免每见你一面,都要让我心中膈应一番。

君呈松张嘴开合半晌,这回却是轮到他哑口无言。

直到沈青鸾扯开手往城门口走,君呈松才急迈了两步

“你是嫌弃我说话粗笨?我是将你当成知己才推心置腹,若我哪句话说错了——

沈青鸾忍无可忍地扬起一只手阻住他接下来的话。

她怕再听下去,就要控制不住朝他发怒。

隋安只以为他是说错了话,事实上设身处地地想,身为男子有这种想法并不稀奇。

她甚至还要感激他如此直白、毫无遮掩地将这番轻视女子的话和盘托出。

多少女子跟沈青鸾一样操劳一生,被男人的谎言欺骗,终其一生都没能看透婚姻的骗局。

毕竟这世上有多少男子,以一纸婚约将女子圈在后院,轻贱女子之余还要美其名曰“珍重和“呵护。

哪怕隋安并不同往常男子一样,天生就有着吸女子的血来滋养婚姻的想法,可他终究是个男人。

若沈青鸾也是男子,大抵可以与他默契地相视一笑,将女子的苦难引为谈资。

可她偏偏不是,只要他们还站在男女双方,便永远也跨越不了两者观点之间的鸿沟。

所以,当她是迁怒也好,当她是被踩中痛脚也好。

她终究无法毫无芥蒂、心平气和地和隋安谈论彼此对婚姻的看法,甚至无法再像以往一样谈论仕途和朝政。

许是她的眼神太冰冷,君呈松那满腔推心置腹的话语在舌尖打了个转,又老老实实地咽回了肚子里。

“你没有说错什么,沈青鸾语气淡淡,“只是这些话我不爱听。

仅此而已。

她转身离开,徒留君呈松看着她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

他浑浑噩噩回了镇远侯府,站到门口才发现自己来错了地方。

他早就名正言顺搬出去了。

正要提腿离开,薛隐从里头走出来,“侯爷,那接回来的陆家姑娘该如何安置?

一听他提气陆黎琴,君呈松气不打一出来,“老子管她去死!

薛隐僵着脸没有说话。

还是君呈松恶声恶气骂了声,复又没好气道“陆氏那老婆子心心念念将人接了来,赶去福寿院凑做一堆不就是了。

薛隐面无表情道“老夫人病了多日,不让府里的人去叨扰。

病了?

君呈松对这个说法倒没有怀疑,只心里头大感快意,随即却又眉头紧锁

“那老婆子病了,该不会要我去侍奉吧,我怕她有这个命也没那个福气来享。

“应是不必,大夫说了要静养,只得孙嬷嬷一个人侍奉,府里其他人都不许打扰。

“该!君呈松眼里透出愉悦的光。

“她既然病了管不了事,那姓陆的小妖精就更不用管了,左右府里有人当家,应当饿不死。

至于过不过得好,就与他无干了。

对了,陆氏重病,他该如何应对,正好有现成的理由修书给沈青鸾请教。

君呈松心中盘算着说辞,大摇大摆离开。

镇远侯府,陆黎琴不动声色地将腰肢妞成妖娆妙曼的身段,右手托腮,尽力露出自己最美的角度。

方才见面实在太仓促,并未展现出她的魅力。

真正的她,那可是连公蚊子见了都要震不动翅膀的。

陆黎琴得意一笑,听得外间传来响动,立刻管理好表情。

一列人齐整的脚步迈了进来,陆黎琴扭着腰起身,正要行礼,就见一瘦瘦小小的小姑娘领着十数个丫鬟婆子站在她面前。

虽是双手交叠置于小腹前,又穿着气派富贵,可通身气质却是单薄,让人只觉是偷穿了大人衣裳的装腔作势的小丫头。

陆黎琴不动声色地直起腰杆,“敢问姑娘是?

君倩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她一通,越过她直接走到主位前坐下,“你就是老夫人娘家的侄女?

傲慢如她,连一声长辈的称谓都不愿叫。

陆黎琴眉毛跳了跳,直觉此人,来者不善。

便也骄矜地扬起头,“老夫人写了信给我母亲,说是偌大的侯府总觉空荡荡,定要我来相陪。

她理所当然地坐到君倩旁边的座位,与她同坐主位,君倩没忍住眉毛跳了跳。

“说起来老夫人也是可怜,虽然身份高贵,却还不如我娘时时刻刻有子女围在身侧。

陆黎琴说着,做作地捂唇“呀,我不是说侯府众人不孝,只是孙辈到底隔了一层,不如亲生的儿女贴心。

想来,这也是老夫人特意让我来侯府的原因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君倩虎着脸怒道。

小说《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侯门主母操劳至死,重生后不伺候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