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灾变末日:我开盲盒万倍升值

>

灾变末日:我开盲盒万倍升值

沈清茗 著

奇幻玄幻 沈清茗包爽 灾变末日:我开盲盒万倍升值

《灾变末日:我开盲盒万倍升值》主角沈清茗包爽,是小说写手“沈清茗”所写。精彩内容:【无敌流】【车速快】【不圣母】沈清茗重回末日当天。第一件事,就是手刃杀害自己的继母全家。不料却意外激活了一系列外挂。【我开盲盒万倍升值】,随手一开,就是隐藏职业大礼包!【我的职业没有上限】,可以学习多个职业。当然。外挂还不仅如此……......

来源:qwwrkbd   主角: 沈清茗包爽   更新: 2024-05-12 23: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灾变末日:我开盲盒万倍升值》是作者“沈清茗”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沈清茗包爽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沈清茗摸着下巴道。“好。”许蔷薇闻言,走到络腮胡面前,思考片刻,然后她抬起脚,狠狠踹在壮汉两腿之间。咔嚓!沈清茗浑身一激灵,仿佛听见了蛋壳破碎的声音...

第22章 人间如狱

“咦?不对啊,怎么少了个人。

许蔷薇数着人数,这才发现有领头的络腮胡不见了。

“刚才趁乱顺窗户跑了,连裤子都没穿,我都没反应过来。

沈清茗指了指打开的窗口道“黑背追出去了。

沈清茗走到窗口向外看去,外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汪汪!

这时。

不远处传来一阵犬吠。

黑背恶犬披着一身雪花,从远处欢快的跑来,嘴里叼着络腮胡壮汉。

它隔着十多米开始加速,随后猛然起跳,直接跃进二楼窗口。

一级巅峰的变异黑背,单纯论体质,甚至不弱于沈清茗。

黑背咧着大嘴,满脸得意的摇着尾巴,等待主人的表扬。

沈清茗扔给它一只塑封烧鸡,随手把络腮胡拽到地板中间。

“这些人怎么办?

她指着横七竖八的壮汉问道。

“整醒一个,问问底细。沈清茗摸着下巴道。

“好。

许蔷薇闻言,走到络腮胡面前,思考片刻,然后她抬起脚,狠狠踹在壮汉两腿之间。

咔嚓!

沈清茗浑身一激灵,仿佛听见了蛋壳破碎的声音。

“呃……嗯……??

络腮胡在昏迷中被活活疼醒,眼神迷茫片刻,随后嘴里发出凄厉痛呼。

“啊呀,卧槽!

他像条蚯蚓一样,拼命扭动身体,企图缓解胯下的剧痛。

一点也不夸张,沈清茗清楚地看见,他热狗肠中间的孔里,涌出一股鲜红血液,人当时就废了。

天道有轮回,他刚才施暴时有多快乐,现在就有多痛苦。

“闭嘴,再发出一声,老娘把你嘴豁开!

许蔷薇遭遇地看着他,恶狠狠威胁道。

她的一记断子绝孙脚,彻底给络腮胡吓破了胆。

他疼得满头大汗,拼命咬紧牙关,不敢再发出声音。

“我问,你答,说错一个字,他啥样你啥样……

沈清茗指了指被匕首钉在木柜上的男人,轻声道。

络腮胡目光畏惧地看着他。

沈清茗“你们啥身份?从哪来?

络腮胡“我们……是附近工地的力工,被活尸一路追到这儿的。

“知道了。

沈清茗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来,轻声道“全整死吧。

“啊!?

络腮胡吓坏了,吭哧吭哧发出呜咽声

“大哥!大哥!你问我啥我都说了,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马上从窗户跳出去!

“现在知道求饶了……

许蔷薇指着已经半昏迷的金发女教师,道“她们刚才也求过你吧。

络腮胡闻言一愣。

“你不是错了,而是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怕了。

沈清茗说完,从一旁拎起一把实木椅子,狠狠砸向他的脑袋。

“嘭!

脑壳炸裂,脑浆四溅!

络腮胡两颗眼珠子被炸裂的脑壳挤了出去,像极了刚被他们挖下眼珠子的男人。

“下三滥的狗杂碎,真该死啊!

沈清茗咬着后槽牙,拎着细刀,一刀一个,统统将他们抹了脖子。

“尸体扔出去吗,这味儿太大了!许蔷薇捂着鼻子道。

“等会儿,我做个实验。

沈清茗摸了摸戒指。

一面巴掌大的骨镜出现在他面前,像鸟儿一样,绕着他转来转去,正是神无照骨镜。

脑子寄存处神无照骨镜是沈在洗浴中心,开盲盒开出来的,有视频通话,复制傀儡的能力。

脑子寄存完毕。

沈清茗发动镜子的能力水月。

镜子丝毫不受重力影响,飘到一名壮汉尸体前,将镜面对准他。

很快,原本混沌一片的镜面里,出现了壮汉的身影。

虽然没见到什么灵魂离体的诡异景象,但跟镜子心念相通的沈清茗,察觉到镜子里多了一道身影,正是那名壮汉。

“咔哒!

沈清茗打了个响指,神无照骨镜欢快地向他飞来,落在他手上。

紧接着

镜面像漩涡似的开始翻涌,一道身影钻出镜面,出现在沈清茗面前。

沈清茗摸着下巴,观察面前的壮汉。

他保持着死前状态,有实体,但并不是血肉,有点类似于橡胶人。

并且更神奇的是,他可以将意识分出一部分,去接管壮汉身体。

他尝试了一下,感觉自己像被分成两半,通过不同视角接受画面和声音,让他有点头脑混乱。

原来如此……

他彻底搞清楚了水月这个能力,这不就是个神奇的3D打印机嘛……

沈清茗觉得挺有意思,他打了个响指,壮汉的身体化作泡影消散。

将镜子收进次元结戒,沈清茗将目光投向那一群受害者。

这些人有二十多个,有男有女,看样子,应该都是老师和学生。

他走到文件柜旁,摸了摸男人的颈动脉,发现他已经死了。

金发女教师此时回过神来,她披散着头发,顾不上赤裸的身体,踉跄着来到丈夫身边。

“啊……啊……

她茫然地摇晃着男人肩膀,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似乎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在一周之前。

他们还是一对令人羡慕的高职夫妻,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并且即将迎来新的生命。

但短短几天之后,男人却已经被残忍虐杀,甚至没留下一句遗言。

从此之后,二人隔山隔水隔阴阳,再无相逢。

许蔷薇脱下羽绒服,披到她身上。

“吭哧……呃……

在极度悲伤刺激下,金发女人甚至无法发出正常哭声,只能发出沉重喘息。

她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用颤抖的手,拔出钉在男人血肉里的匕首。

随后。

她做了一件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

她最后看了丈夫一眼,随后毫不犹豫,狠狠割开了自己的脖子。

“刺啦……

鲜血喷涌。

“啊!许蔷薇捂住嘴巴。

这一刀割得极深,粘稠的黑红血浆,汩汩地从她嘴里和伤口中涌出。

“呃……啊……

她双眼逐渐失去神采,带着痛彻心扉的悲伤和绝望,离开了这个肮脏的世界。

女人到死都没有说出一句话,但她绝望的沉默,却仿佛震耳欲聋,让许蔷薇心里堵得快要窒息。

作为一名治安员,她恨自己无能为力。

沈清茗抱着肩膀,没有阻止女人自杀,在这个充满灾难的末日中,死亡与活着,说不清哪个才是身处地狱。

许蔷薇把这对夫妻并排放在地上,用窗帘将他们盖住。

做完这一切后,她的心情有点沉重。

“找个房间过夜,明天去洗浴中心办正事。

沈清茗被血腥味呛得难受,于是点了根烟,起身准备离开。

“那我们怎么办?

突然,一个眼镜厚重的男生,试探性地问道。

唰!

话音落,所有幸存者,都把目光聚焦到了沈清茗身上。

“你们?

沈清茗一愣“坏人杀死了,世界和平了,你们自由了,想去哪去哪。

“大哥……

一个身材肥胖的女生开口道“这位姐姐穿着治安服,你们是治安员吧,你们不是来救我们的吗?

许蔷薇闻言,开口解释道“我是治安员没错,但我也是一路逃过来的……

这次灾难很严重,官方不会坐视不管,你们可以躲在这里,等待后续救援。

但这番解释,并没有说服学生们。

他们面对凶神恶煞的坏人,那是一个响屁都不敢放,但在许蔷薇面前,却换了副面孔。

“那不行啊,灾难都爆发两天了,好不容易等来个治安员,你说不管就不管?

男生站起身来,情绪有点激动。

“就是啊,要不是你们来得太晚了,这几个女生也不会出事!

“都怪你们,死刑犯都能逃出来,全是治安局的责任!

许蔷薇扬起眉毛,微微有些诧异,她没想到刚才像一群鹌鹑似的学生,怎么就变成了气势汹汹的疯狗。

“各位同学,你们心情我能理解,但天灾面前咱们人人平等,我也是自身难保……

“别扯犊子了!

男生脸颊通红,扯着脖子喊道“你是治安员,有义务保护我们的安全,你有义务…

“噗嗤!

话音未落。

一柄细刀从沈清茗手中射出,直接贯穿了男生的胸口,将他钉在了墙上。

“呃……啊……

男生难以置信地低头看了眼刀,又看了看沈清茗,目光中充斥着震惊、不解、绝望等复杂的情绪。

房间里鸦雀无声。

踏!踏!

沈清茗走到男生面前,一把抽出细刀。

男生嘴里喷着血,抽搐着躺在了地上,人眼看就不行了。

“呵呵,我不想杀人,但你说话实在不中听,下辈子做个哑巴吧……

沈清茗笑着推了推眼镜,又一刀插进男生嘴里。

男生翻着白眼死了。

“啊!!!

学生们吓得缩在墙角,几个女生发出刺耳尖叫。

“再出一声就死!

沈清茗厌恶地说道“是什么让你们觉得,我比那群狗杂碎更善良呢?还以为生活在文明社会吗?

沈清茗见学生们都要吓尿了,摇摇头离开了房间。

……

次日清晨。

阴云如山峰般横在天空,凛冽寒风卷起刀片般的雪花,打得窗户啪啪作响。

天地之间一片昏暗,能见度很差。

沈清茗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关节发出“噼啪声响。

经过一晚上睡眠,他体力已经恢复到巅峰状态。

黑背见他睡醒,“汪汪两声,算是跟主人打过招呼。

沈清茗用瓦斯炉烧了壶热水,从次元结戒里取出食物。

许蔷薇抱着膝盖,蔫头耷脑地看着窗外,神色颓然。

“许长官,怎么蔫吧了?沈清茗喝着热茶,随口问道。

许蔷薇一言不发。

这短短两天里,她的世界观受到了强烈冲击,精神有些崩溃。

金发女人割开自己喉咙的那一幕,沈清茗杀人的那一幕,像噩梦一样回荡在脑海中,一时一刻也停不下来。

怀孕轮J的女人,被虐杀的丈夫,撕裂的喉管,喷涌的鲜血……

十八层地狱不过如此。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沈清茗一样,能迅速适应末日。

许蔷薇的状态,才代表了大部分人,他们往往会在末日中被击溃三观,变成麻木求生的空壳,或者直接选择自杀。

沈清茗对许蔷薇印象不错,觉得她在普通人中算是出类拔萃。

最重要的是,一会儿开车还要用到她。

沈清茗要留着体力,以便于随时逃命,因此需要个便宜司机。

啪!啪!

他拍了拍许蔷薇肩膀,递给她一个杯子“诺,喝杯红茶。

“谢谢…

许蔷薇面容僵硬地接过杯子,手心里传来的热度,让心里暖了一些。

“觉得我不该杀人?沈清茗问道。

许蔷薇摇了摇头,流下两行泪水,说话也有些结巴“我……我现在很迷茫,我很害怕……

沈清茗笑道“我也很害怕,所以在别人伤害我之前,我要杀了他们。

这世界不相信眼泪,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沈清茗的声音很沉稳,有种令人安稳的情绪。

他拍了拍许蔷薇肩膀“振作起来吧,我的好司机!

许蔷薇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心里的阴霾如积雪般融化。

简单早餐过后。

二人整装待发,顺着窗户离开温室,冲进了漫天大雪中。

原路返回找到五菱宏光,许蔷薇发动车子,排气管冒出一股黑烟后,向洗浴中心冲去。

在漫天大雪中,五菱宏光很快来到洗浴中心。

小说《灾变末日我开盲盒万倍升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灾变末日:我开盲盒万倍升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