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儒宗

>

儒宗

借鉴花 著

儒宗 小说推荐 花瑾瑟苏赦

《儒宗》是作者 “借鉴花”的倾心著作,花瑾瑟苏赦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大家好!我叫借鉴花,是借鉴!非抄袭,是衍生!非原创!平台要求50个字简介,怎么还不到50个字,还烦!...

来源:fqxs   主角: 花瑾瑟苏赦   更新: 2024-05-10 22: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儒宗》是作者“借鉴花”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花瑾瑟苏赦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年轻的公子在荒草丛外站了许久,几次想抬脚进来却都放弃了。老村长叹了口气后,先回村去了。“小怜不久就要嫁为西王爷的王妃,我送她上京完婚,爹让我来看看你,”老村长走后,少年公子才开口对着荒草丛中的女子道:“爹说你毕竟是小怜的生母,她成婚的事应该让你知道。”女子躺在荒草丛中无声无息...

第一章 草舍花氏

第一章草舍花氏祈顺朝,七月末,京都北城外。

在宁静的半坡村,一场轻柔的微雨轻轻地落下,给这个古老的村落带来了一份清新的气息。

雨后,田野间的绿色更加鲜艳,花儿也似乎因此绽放得更加娇艳。

然而,这种宁静而美好的景象并没有完全掩盖住村子里的贫困和艰难。

沿着细沙石铺成的道路走进村子,这条路在雨后略显泥泞,仿佛在诉说着这个村子的艰辛。

道路两旁,是一些简陋的茅屋和农田,这些都是半坡村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

在村口的草垛下,一个女子躺在地上,神情恍惚,脸色苍白。

她的身边,被人扔着一块长了霉点的面饼。

天黑之后,村头的官道上来了一个骑马的公子,打马进村后,不久又由老村长陪着一路寻到了这个凉亭外。

凉亭外的荒草茂密且长,将女子的身形遮掩了大半,吃完那块面饼后,女子便躺在这里没有动弹过。

年轻的公子在荒草丛外站了许久,几次想抬脚进来却都放弃了。

老村长叹了口气后,先回村去了。

“小怜不久就要嫁为西王爷的王妃,我送她上京完婚,爹让我来看看你,老村长走后,少年公子才开口对着荒草丛中的女子道“爹说你毕竟是小怜的生母,她成婚的事应该让你知道。

女子躺在荒草丛中无声无息。

衣服破碎凌乱的搭在她的身上,脚指尖沾满了些许泥垢,她的鞋不知道被落在哪去了,淤青的手,随意搭在地上,薄凉的晚风轻轻吹起那凌乱的衣布,将腰间的白嫩露于空气中。

看到来人那女子卖力的睁开眼,只是多日的饥饿只能让她眼皮开开合合。

看清一个不高的人似乎和她说着什么,这时呼来一声厉声呵斥。

“花瑾瑟,少年公子突然又愤恨起来,狠声对女子道“为何会是你这样的女人将我们兄妹生下?!

为何你到了今日还不死?!

少年人说完这些话有些慌恐,少年公子转身快步离去,逃一般,连头也不回,如果有可能,他倒宁愿自己没有来过这里。

如果可以,他情愿从不认识那个人。

雨在少年走后又下了下来,被少年叫做花瑾瑟的女子这才留下了两行清泪,枯黄的长发披散着让人看不清隐在长发下的容貌,只嘴里发出的近似野犬的呜咽声,凌乱的衣摆发出了一股子的恶臭,显露了这女子己疯的事实。

为何还不死?

天下间有多少人会在意一个疯女人的死?

但天下间没有一个人希望她花瑾瑟活着。

细雨缓缓而来冲刷掉她所有的不堪,圆了她干干净净上路的最后一丝体面。

所以花瑾瑟死后很久才被人发现,她最后是死在村头的一座废屋里,尸体己经被蛆虫鼠蚁啃食尽血肉,化成了白骨后,才被几个跑进废屋里的小孩子发现。

受了惊吓的小孩子们惊叫着逃了出去,不一会儿村上的农人们走进来,看到一堆枯草中的白骨后,这才相信孩子们受了惊吓的小孩子们惊叫着逃了出去,不一会儿村上的农人们走进来,看到一堆枯草中的白骨后,这才相信孩子们没有说谎话。

惊愕片刻之后,有妇人冲着白骨吐了一口口水,骂道“呸!

贱胚子!

死了也不安生等老村长赶到的时候,花瑾瑟的尸骨己经散了架,散落在一堆枯草中,多少显得有几分凄凉。

“快住手!

老村长连声喝止想放火把花瑾瑟的尸骨烧了的村人们。

年迈的老村长,再怎么有威信。

也拦不住血气方刚的年轻后生一个火把丢在了森森的白骨上。

破屋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结着蛛网的画,画中的观音大士似笑非笑地望着面前燃起的火焰。

火光冲天而起的那一刻,花瑾瑟的一生也就烟消云散了,“伯爷爷,那种人的尸体需要安葬吗?

像那种毒妇就要一把火烧她个灰飞烟灭有年轻的后生瞪着眼问老村长道。

“唉!

老村长叹一口气,“人死债了,他的嘴,他这一世还不完,他下一世还要还,烧了它是在给自己平添罪孽。

“这种毒妇她不配!

农人们纷纷喊了起来。

老村长的声音被农人们的骂声压了下去,看着枯草中的白骨,想着花瑾瑟这个女人,老村长其实也是一脸的鄙夷。

虽说人死债了,可是花瑾瑟这个女人,死了后是不是就真能还了一身的恶债,老村长也不知道。

花瑾瑟,当朝花太傅庶女,十六岁时嫁与当朝的苏将军,却又妄想巴结当年的九皇子,如今的圣上萧逸。

没人知道花瑾瑟有过多少的情人,也没人知道在皇家的皇子夺嫡,兄弟相残中,花瑾瑟参与了多少,害了多少人,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

丈夫休弃,儿女不认的弃妇;妄图攀龙附凤,祸乱朝纲的毒妇;让秣陵花氏颜面尽失的罪女,这些都是儒宗萧逸登基之后,当众痛斥过花瑾瑟的罪名。

祈顺朝开国以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如花瑾瑟这样落下如此多的恶名。

“她在我们这里乞食了三年,也疯癫了三年,老村长等众人骂完了,才强压着心里的厌恶,劝村人们道“是不是也算是惩罚了?

农人们一时间都不说话了,花瑾瑟在他们这里衣不遮体的乞食三年,他们平日里对这个毒妇非打即骂,拿这个疯了的女人取取乐不是一回两回,这个女人最后其实也是可怜。

花氏的荡妇死了。

这消息很快传遍祈顺王朝的大街小巷。

帝宫里的帝王有瞬间的失神,那熟悉的绝色容颜在眼前一晃而过,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一银铃般的笑声。

墨汁从笔尖滴落,污了一纸立后的诏书。

边关卫国将军府里的大将军则呆立在庭院里,院中飘香的秋桂一如当年花瑾瑟下嫁于他时的时节,似乎还在提醒着他当年的事。

好似那人依旧在身边温柔软语“将军,你在想什么呢?

“将军,你的茶凉了。

……黄泉的望乡台上,花瑾瑟静静地,一遍遍看着自己的骸骨化为飞灰的场景,她甚至还有心情看着阳光从木窗的花格里溜进了那间屋中,光影斑驳中,她的一生似乎在这忽闪的火焰里一幕幕的回演。

爱上九皇子萧逸,却下嫁给目不识丁的苏赦,所有罪孽的开始好像只是因为自己的不甘心,只因为她是庶女,所以她的嫡长姐姐可以嫁给太子,她的嫡出二姐姐可以嫁做相府长媳,而她却只能嫁给一个破了相貌,粗鄙连字都不识一个的从军之人,为的只是这人救过自己的父亲。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知道恩公求妻不易,所以以家中一女报此大恩。

当朝花太傅的一句话,就决定了花瑾瑟的一生。

当时想来可笑,现在想来却是可悲。

九皇子萧逸英俊无双,文武双全又如何?

多少的甜言蜜语,最后有哪一句成了真?

她将心给他,为他出谋划策,为他陷害忠良,为他盗了丈夫手中的兵符,助他兵变血洗了整座都城,助他成为这天下的主人又如何?

帝王后宫三千美人,哪里有她的位置?

白承泽是君临天下的帝王,而花瑾瑟是祸乱朝纲,不守妇道的毒妇。

是下作的破鞋。

丈夫苏赦不通诗书,不解风情又如何?

如今想来,其实只有这个男人对她用过真心。

还有那一双儿女,罢了,花瑾瑟摇了一下头,只求他们忘了她就好。

她这一生是一场大错,怨不得别人。

最后再望一眼人间之后,花瑾瑟转身,黄泉地府幽暗死寂,她这种罪女不知道要在这里沉沦多少岁月。

几张白色的纸钱,蓦地出现在花瑾瑟的脚下。

花瑾瑟再转身望向人间,她看见了苏赦。

苏赦低头烧着的纸钱,花氏这个女人,活着的时候让他不得安宁,死了还是让他不得安宁。

他忘不了花嫁之时,他掀起鸳鸯红盖时,这个女人给他的惊艳,也忘不了这个女人望着自己时冰冷的眼神和不耐的神情,更忘不了她哄骗他时的温柔软语,还有这个女人最后被新帝抛弃时的疯狂。

“如果我们不结成夫妻,如果你最初就嫁给了圣上,也许你就不会落到今天的这个下场,苏赦对着燃着的火堆说着心里话,“我自幼家贫,无钱读书,如何成为你喜欢的那一种人?

瑾瑟,下辈子再世为人,你好好做人吧,不要再信错了人,也不要再遇上我这种不合你意的丈夫。

纸钱在火中烧成了灰,随风漫天的飘散。

苏赦最后将红色鸳鸯盖头也扔进了火中,正是如此,才真正烧断了他与花瑾瑟这个,世人口中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的女人之间的姻缘。

望乡台上的花瑾瑟掩面而泣,“你为何哭呢?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淡淡地问花瑾瑟。

“我生前做错了事,花瑾瑟哭道。

“那你现在悔了?

“大错铸成,我才发现了一个人的好,花瑾瑟的泪水沾湿了衣襟,“你说我为什么如此蠢笨?

看不透人心?

“唉!

虚妄中,发话的女子长叹一声。

花瑾瑟往望乡台下走去,嘴里喃喃自语着“回不去了,……你去奈何桥吧,这女子突然又对花瑾瑟道“只是那孟婆汤你就不必喝了。

奈何桥头,白发的孟婆也是心里也是一声长叹,心中对那出声的人深深一问“你真的不要她忘记前尘吗?

“走吧,孟婆给花瑾瑟指了一个去路。

花瑾瑟的身影消失在奈何桥头。

“菩萨为何要让她再吃一次苦?

孟婆问隐在虚妄中的人。

这世间的苦可比孟婆汤苦多了。

无人应答孟婆的话。

不想忘记,是心有牵挂,还是心有不甘?

孟婆将手中的汤碗递给走到她面前的幽魂,叮嘱一声“此去又是一生,好自为之吧。

此去又是一生,这一生是恩赐还是劫呢?

奈何桥头一朵彼岸花飘过,花开千年,叶生千年,孟婆这才想起,今日是地府彼岸花花开叶落的日子。

小说《儒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儒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