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快穿:我开局失忆,入赘云家

>

快穿:我开局失忆,入赘云家

九命老猫 著

云轻朱志豪 古代言情 快穿:我开局失忆,入赘云家

主角云轻朱志豪出自古代言情《快穿:我开局失忆,入赘云家》,作者“九命老猫”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三年多以来,男人非但没有尽到丝毫作为丈夫的责任与义务,反而每天都喝得烂醉如泥。若不是母亲威逼,她断然不会嫁给这样一个酒鬼,更不会与他维持三年多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等母亲这次出差回来,无论如何都要索要户口,和这个废物酒鬼离婚!她大皖城无人不知的第一美女云轻歌,追求者如过江之鲫。然而,因为家族联姻,也使得她婚姻不幸运!但是,当她遇到家财万贯朱家大少爷时,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命运竟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来源:qwwrkbd   主角: 云轻朱志豪   更新: 2024-05-09 23: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快穿:我开局失忆,入赘云家》是由作者“九命老猫”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云轻朱志豪,其中内容简介:他步伐稳健地走向前来,一拳如雷霆般砸碎驾驶室的车窗玻璃,解开车门锁并拉开车门,将司机和朱志豪拽出车厢,抛掷于地。随后,他手腕翻转间,一把血红色长剑凌空显现,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寒光。“竟敢动我老婆和小姨子,你死有余辜!”他冷冽的话语中透出无尽的杀气,缓缓举起那柄血红长剑。下一秒,他眉宇紧蹙,又将血红色长...

第3章

约莫半小时后,大奔房车徐徐驶入了江畔一幢豪华独栋别墅的开阔前院。

倏忽间,就在车辆刚刚停稳之际,一道如同鬼魅般的黑色身影瞬间在车头处闪现。

瞬息之间,驾车的司机与车内正欲下车的朱志豪同时陷入昏睡状态。

在车灯映照下,那黑影的真实面目逐渐清晰,赫然是朱志豪无疑。

他步伐稳健地走向前来,一拳如雷霆般砸碎驾驶室的车窗玻璃,解开车门锁并拉开车门,将司机和朱志豪拽出车厢,抛掷于地。

随后,他手腕翻转间,一把血红色长剑凌空显现,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寒光。

“竟敢动我老婆和小姨子,你死有余辜!

他冷冽的话语中透出无尽的杀气,缓缓举起那柄血红长剑。

下一秒,他眉宇紧蹙,又将血红色长剑悄然隐去。

“就这么杀了你,会给她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暂且饶你狗命几天!

话音刚落,他便小心翼翼地将云家姐妹抱下车,左拥右抱,快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次日清晨,云轻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衣裳整齐地躺在自家卧室的大床上,不禁紧皱秀眉,竭力回想着昨晚与李敏、朱志豪相遇的情景。

她依稀记得自己和妹妹都喝醉了酒,李敏提议让朱志豪送她们回家的事情。

尽管朱志豪一直在追求她,但昨晚并未趁机做出任何越轨之举,这让云轻对他的印象和好感又加深了几分。

“姐,你在屋里吗?

正当云轻准备起身洗漱时,门外传来云曼舞敲门声和急切的呼唤。

“在呢!

云轻立刻应答,迅速打开了房门。

“姐,昨晚朱志豪没对你怎么样吧?

看见姐姐安然无恙地站在面前,云曼舞依然满脸关切地询问。

她努力回忆起昨晚上车后,李敏与朱志豪最后交谈的内容。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云轻笑着回应,还俏皮地原地转了一圈展示自己的安然无恙。

“难道是我记错了,或者是产生了幻听?

云曼舞微微蹙眉,有些不确定地低声自语。

“我真的没事,朱少是个正人君子。

云轻猜到了云曼舞内心的忧虑,再次轻轻一笑,那笑容如春风拂面,让人安心。

云曼舞微微点头表示认同,但眼神深处却依然流转着一抹犹豫与疑惑。

“但愿如此吧!

她心中暗自嘀咕,分不清昨晚是听错了,还是出现了幻听。

这让她无法彻底放下心来,尽管现在看来,云轻并未受到朱志豪的任何欺凌。

突然,客厅里传来朱志豪恍若梦呓般的嘶喊。

“酒……我要喝酒……给我酒!

姐妹俩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立刻来到客厅。

只见朱志豪仅穿着一条大裤衩,以极其不雅的姿势瘫在会客沙发中,嘴里含糊不清地嚷嚷着要酒喝。

周围地板上,酒瓶东倒西歪,一片狼藉,一箱白酒竟已见底。

“这个混蛋,整整一箱高度白酒都灌下去了,竟然还没把自己灌死!

云曼舞查看过空空如也的酒箱后,既震惊又愤怒地咒骂道。

“全喝光了?!

云轻同样满脸愕然,24瓶烈性白酒,就算是铁打的牛恐怕也要醉死,而朱志豪不仅没有醉死,还在睡梦之中嚷嚷着要酒喝,这简直超出了常人的理解范畴。

云曼舞迅速冲进洗手间,端来一盆冷水,猛地朝姜海涛泼去。

“天涯,别闹!别拿水泼爸爸,不然爸爸可要回泼你了!

冷水并没有浇醒姜海涛,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翻身继续沉睡。

“我是你姑奶奶!快给我起来!

云曼舞没听清他梦中的胡话,误以为他在占自己便宜,气得她怒火中烧,狠狠地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姜海涛痛醒过来,瞪圆了眼睛看向云曼舞,大声质问。

“你为什么打我?

云曼舞毫不犹豫,抬脚就踢向他。

“小姑奶奶不仅打你,还想踹死你!

姜海涛双手抱头,蜷缩在沙发中,如同一只受伤的羔羊,承受着云曼舞如狂风暴雨般的怒火。

云曼舞愤怒得双眼喷火,泼辣地连踹他几脚,这才满腔愤懑地转身离去。

随着“哐的一声巨响,她的卧室门被大力摔上。

“天崖是谁?

云轻冷若冰霜的眼神凝视着姜海涛,沉声质问。

“好像是我女儿,梦中的女儿……头疼,记不清了。

姜海涛抬头看向云轻,痛苦中带着迷茫,昨日才恢复的记忆此刻犹如破碎的镜片,纷乱交错,虚实难辨,仿佛是一场荒诞离奇的梦境。

“你多喝点酒,就不会头疼了!

云轻误以为姜海涛是因喝多了劣质酒导致头疼,没好气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向卧室走去。

“我要酒,求求你给我酒……

姜海涛陡然起身,像一头饿狼般扑向云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扭曲的面部肌肉透出极度的痛苦。

“老婆,我真的难受,很难受,求你,给我酒。

云轻强忍住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愤慨地甩开他,快速回到屋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扔在他面前。

“拿去买酒!最好把自己喝死!

姜海涛迅速捡起钱,像疯了一样冲出门去。

“啊啊啊!

云轻抓狂地撕扯自己的头发,歇斯底里地尖叫,感觉自己即将崩溃。

约摸十多分钟后,姜海涛右手提着一瓶高度廉价白酒边走边饮,左手还拎着一大袋子瓶装白酒,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家中。

一进门,他就瘫坐在沙发上,如同牛饮水般狂饮起来。

时值周末,云轻和云曼舞都没有外出的安排,打算在家里做清洁。

但一看见姜海涛坐在客厅沙发上豪饮不止,满屋弥漫着浓烈的酒气,地板上散落着空酒瓶,两姐妹顿时怒不可遏。

“姐,别收拾了!等妈回来,让她看看她宝贝女婿是怎么糟蹋这个家的。

云曼舞怨恨地瞪着姜海涛,咬牙切齿地提议。

“好,我们去逛街,给爷爷挑份生日礼物。

云轻狠狠点头,同意了妹妹的建议。

傍晚时分,她们带着一幅为爷爷精心挑选的字画,回到家中。

而此时的姜海涛已然醉倒在沙发上,鼾声如雷。

姐妹俩见到他那副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云曼舞走上前去,毫不留情地狠狠扇了他一耳光,将他从沉睡中唤醒。

“混蛋,快去换身衣服,跟我们一起去给爷爷祝寿!

片刻后,她又疑惑不解地低声嘟囔。

“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这人渣参加寿宴,就不怕他在众亲友面前丢人现眼吗?

小说《快穿我开局失忆,入赘云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快穿:我开局失忆,入赘云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