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婆家重男轻女,恶毒娘亲杀疯了

>

婆家重男轻女,恶毒娘亲杀疯了

杏花白 著

古代言情 婆家重男轻女,恶毒娘亲杀疯了 罗玉宁裴元

古代言情《婆家重男轻女,恶毒娘亲杀疯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杏花白”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罗玉宁裴元,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重男轻女,你家就一个土房子,有什么好继承的?”她穿越了。成了一个为了要男孩生了四胎,且四胎都是女孩的农村妇女。婆婆和丈夫还一个劲催她早点生个男娃。她直接掀桌!生,生什么生!家里有皇位要继承?就知道土房子,还好意思让她生!一气之下,她去父留子了……独自带娃不香吗?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也能顶起半边天!...

来源:qwwrkbd   主角: 罗玉宁裴元   更新: 2024-03-25 23: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婆家重男轻女,恶毒娘亲杀疯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杏花白”大大创作,罗玉宁裴元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陈家友推门进来,辛氏是躲着偷吃的,听到声音,吓得连忙往喉咙管挤。可饼子干,吞不下去,喝了一口水,饼子又泡胀了,差点没噎死她。“家友啊,你醒了?”辛氏喉管被噎得都酸了。“阿娘,我想吃红烧肉...

第17章

罗玉宁顺手牵锅,拿了一口丢在柴火堆里的破锅,拿了一床褥子和几件衣服出门。

再拿了两个缺了口的碗和两双筷子,带着三妞四妞走了。

辛氏正得意地就着热水吃着昨天多摊的一张饼。

今儿个早上她就靠这张饼垫吧肚子了,至于罗玉宁和两个孙女……

她可不管。

都是赔钱货,饿死了正好给家里节省粮食了。

“阿娘。陈家友推门进来,辛氏是躲着偷吃的,听到声音,吓得连忙往喉咙管挤。

可饼子干,吞不下去,喝了一口水,饼子又泡胀了,差点没噎死她。

“家友啊,你醒了?辛氏喉管被噎得都酸了。

“阿娘,我想吃红烧肉。

辛氏乐呵呵的“想吃红烧肉啊,行,阿娘这就去买。

她起身出门就要去买。

陈家友见他娘二话不说,就出门买肉,怒了。

暗骂罗玉宁在挑拨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

那贱人回来,他一定要甩她几个巴掌。

他阿娘明明对他这么好,他想吃什么阿娘就给他做什么。

辛氏出了门,很快又折返了回来,两手空空。

“家友啊,你大哥大嫂过几天就回来,要不等你大哥大嫂来了买?

又是大哥大嫂。

陈家友皱眉,“可我现在就想吃。

“娘知道,娘不是舍不得,就是你大哥大嫂在镇子的日子也不好过,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几顿肉……

辛氏都快要哭了。

陈家友眼里闪过一丝不快,“好,那就等大哥大嫂来买。

“我家友可真懂事。辛氏笑眯眯地说道。

陈家友低下了头,皱着眉头。

辛氏没看到他眼底的不快。

罗玉宁说得没错。

出了村的罗玉宁正往山脚下走去,突然从一旁的树丛中蹿出个人影,罗玉宁正要戒备,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阿姐。

罗玉安来了。

见到他,罗玉宁很高兴“你怎么过来了?

“阿姐让我买的东西我买好了。罗玉安拍了拍自己背着的布包。

“那么快?她还以为要几天呢。

“阿姐要,我就要快点买来。罗玉安将布包递给罗玉宁。

罗玉宁打开,里头是一张渔网,一小壶油,一罐子盐,还有一盒心“阿姐,这是刚买的,你们要是饿了,吃点点心填填肚子。

罗玉宁给三妞一块,自己也尝了一块,在罗玉安期待的目光中,罗玉宁咧嘴笑了“甜,好吃。

罗玉安摸摸头,也傻乎乎的笑了。

笑过之后待看到罗玉宁手里提得东西,笑又不见了,“阿姐,他们赶你出门吗?

“是啊,让我带着两个孩子去山上砍柴,天黑了才能回家。罗玉宁实话实说。

“他们怎么能这样……那你们吃饭怎么办?那缺德的老太婆这是不让自己阿姐和孩子吃饭呢。

罗玉宁笑了笑,“要不,跟阿姐上山,看看阿姐在山上的一天怎么过的?

她的脸上没有半分痛苦,反倒觉得上山待一日是很幸福开心的事情,罗玉安好久没见过阿姐这样爽朗自信的笑,他也跟着被感染“好啊。

四个人上了山,有说有笑,三妞今日的话也特别多,边上山边叽叽哇哇地说个不休,怀里的四妞也睁着眼睛,好奇地看着茂密树叶中撒下的阳光。

几人进了山洞,罗玉宁忙碌了起来,罗玉安则诧异地打量着。

这山洞里有干草铺成的床,上头垫了两件旧衣裳,又加了一床被褥,睡觉的地方有了。

旁边还有一个火堆,再靠近墙角,有一码整整齐齐的柴火,罗玉宁拿出铁锅,煮饭的地方也有了。

“这个地方虽然简陋,却能给我和孩子们遮风避雨,我们来山上,就在这里待着。罗玉宁解释道。

罗玉安也点点头“确实,是个好地方。

“等会看看我们吃什么吧。多了个大男人抱人,罗玉宁也不打算留两个孩子在山洞,她背起四妞,提着锅,“玉安,三妞,我们走。

又走了半盏茶的功夫,终于来到了水潭边。

水潭里的水很清,潭底的鱼看得清清楚楚。

罗玉宁展开渔网,撒了下去,再收上来的时候,渔网里赫然多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鱼,三妞笑得直拍手“鱼,鱼,鱼。

罗玉安跟着笑了。罗玉宁又撒了几次网,捞了七八条鱼上来,清理了四条,又刷干净了锅,提了一桶水,几个人背着娃,提着桶和锅,回来的路上挖了一大把野菜,又回到了山洞。

鱼有了,锅有了,水也有了,罗玉宁开始煮鱼。

油盐都有,罗玉宁撸起袖子,打算煮一锅鲜美的鱼汤。

罗玉安陪三妞玩了玩,孩子走了太久早就累得不行了,趴进被窝里就呼呼大睡,罗玉安这才起身,去帮罗玉宁烧火。

墙角边堆着一码儿的柴火,烧也烧不了几天,罗玉安丢了两根进去,“阿姐,我出去下。罗玉宁以为他要去方便,便没细问,“好。

罗玉宁先把鱼放锅里煎了一下。

罗玉安带了点油过来,罗玉宁也舍不得用,用了一点点,煎了之后,再放了大半锅的水。

锅旁边有个洞,不然的话,罗玉宁还要多添些水。

又丢了两根柴火进去,洗干净了野菜,等水烧开许久,罗玉宁放了盐,尝了下味道,继续煮。

罗玉安也回来了,背了一大捆柴。

“你砍柴去了?罗玉宁连忙接过,嗔怪道“砍这么多。

“我多砍些,阿姐你也能少砍些。能用上几天了,等会我再出去砍一些。

罗玉宁摇摇头“不用。你吃过了饭,就下山吧,阿姐不需要那么多柴火,况且,也许阿姐用不了多久就能离开这里了,砍这么多柴用不完也浪费。她说得轻快,自信,罗玉安多看了两眼。

“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罗玉宁疑惑地问道。

罗玉安摇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阿姐变了。

能不变嘛,从小跟罗玉安吃苦受累一块长大的罗玉宁已经死了。

“人长大了,就会变了。罗玉宁没有多说,只手脚不停地将柴火码好。

“我喜欢阿姐这样的改变。罗玉安激动地说道。

罗玉宁虽然没做过饭,可她吃得看得也多啊,再加上原主是个里里外外的一把好手,什么蒸煮炒炸她都会,任何一样菜色到了她的手里都能做的色香味俱全。

鱼虽然用了一点点油煎,没煎到位,有点腥味,鱼汤也不白嫩。

可再色香味不俱全,这也是鱼肉,是鱼汤,能补身子的好东西。

罗玉宁自己先喝了一碗鱼汤,吃了一条鱼,虽然味道寡淡,还带点腥味,可罗玉宁一样吃的津津有味。

下回要是能带足些油盐过来,这鱼汤肯定会更鲜美!

她吃饱喝足了,看看三妞和四妞还在睡觉,罗玉宁又出了趟门,她要去挖点野菜迷惑辛氏。

鱼是有腥味的,辛氏那老太婆虽然年纪大,却是个人精,总不能让她闻到她们嘴里的鱼腥味。

水潭边上野菜不少,还有一些有药用价值的野草,罗玉宁也认得几样,一并采了不少放在一旁另有他用。

野菜长得旺盛,样子跟后世的差不多,只不过后世的野菜大都是大棚种植的,虽然肥嫩,却缺少了天生地长的野菜的香味和口感。

现在的野菜虽然不肥美,可胜在新鲜和纯天然,口感也是一流,放一些在鱼汤里面煮,味道简直绝杀!

罗玉宁光野菜都喝了一碗,又喝了一碗鱼汤,眼瞅着外头的天快要黑了,便熄灭了山洞里的火,带着两个娃儿回了家。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

家家户户热热闹闹、大人笑小孩闹,狗吠炊烟,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可这最平凡的烟火气,罗玉宁抱着孩子走在这烟火气缭绕的小道上,陈家老房就在不远处,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回家的快乐和幸福。

夜里孤灯千盏,百缕炊烟,却没有一盏烛火等着她们归来。

陈家又是黑漆漆的,唯独辛氏屋子的灯亮着。

听到开门的动静,辛氏走了出来,看到是罗玉宁母女三人,脸色又不好看了,“死外边一天还晓得回来啊,怎么不死外头。

这老太婆嘴里就没有一句好话,动不动就是死啊死啊的,罗玉宁懒得理会她“娘,我们挖了一些野菜回来了,你吃饭了吗?

辛氏当然吃过了,不过她可不会说她吃了肉丝面“吃什么吃,一天到晚不干活,光浪费粮食。

罗玉宁只当她没吃“娘,我煮点野菜吧,要不要给你添一碗。

“给你男人留一碗吧,他今天又出去喝酒去了。你这个当人婆娘的也不顾着点你男人,一天到晚地不知道死哪去了。

辛氏又骂罗玉宁不该出门,可明明是她轰罗玉宁出去的。

罗玉宁应了一声“娘,等我安顿好孩子我就去找家友。

“算你识相。辛氏冷哼一声,告诉陈家友去了谁家,就又回屋子了。

罗玉宁和孩子已经吃饱了,可还是要装装样子,进了厨房,洗了一些野菜煮了,也吃了一些。

毕竟她晚上还要喂奶,多吃一些奶水也足一些,吃过之后帮三妞四妞洗脸洗脚,送她们进了被窝,罗玉宁提着篮子又出门了。

她要去找连婶子。

小说《婆家重男轻女,恶毒娘亲杀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婆家重男轻女,恶毒娘亲杀疯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