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在修真界养娃发家

>

在修真界养娃发家

锻天宗 著

在修真界养娃发家 小说推荐 锻天宗岚清

以锻天宗岚清为主角的小说推荐《在修真界养娃发家》,是由网文大神“锻天宗”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仙盟大会上,各宗门的新秀被我刚上道的弟子碾压,成了陪跑。魔物来袭时,全修真界只有我们这个“末流”宗门全须全尾,无伤无损。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墨银雪枝、即使没有火灵根也可以随心操控的炼丹炉、可攻可守的超强护盾……你想要的一切尽在智新科技,点击就看仿生人如何在修真界发家养娃。......

来源:qwwrkbd   主角: 锻天宗岚清   更新: 2024-04-19 23: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小说推荐《在修真界养娃发家》,男女主角锻天宗岚清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锻天宗”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滴——”画面上荡起一圈涟漪,坐在高台上的紫云宫掌门端起桌上茶盏浅尝辄止,抬手一挥,把水镜画面切到了另一处。同样是被妖兽追杀,这一队人明显比之前那群冷静沉着。三男三女背对背围成一圈,无论黑狼从哪个方向跳过来,都有刀剑相对。一时之间,双方谁也没办法占得上风...

第2章

玄霄宗弟子点头“不错,不错。

锻天宗弟子看着手中的弓弩,眼里发亮“我感觉这弓似乎和之前岚清师妹所用有些不同,是否也……

我随手拿了一把弓弩,在它木臂上一扣,空出一个小格子。取了一块大小适宜的灵石塞进去合上盖子,解释道“岚清年幼,不适合使用太过危险的武器。她的弓没办法安装灵石,射出的箭最多只能扎穿皮毛肉体。

而各位手中的弓弩,可根据灵石品质发挥不同的威力。我这边还有不用灵石,直接用自身灵力提高羽箭威力的弓弦,也是同样的价钱,大家可以按需购入。

“沈掌门果然是个奇人!锻天宗弟子目光火热。

最后大家连那些老四和老大练手的不完美的作品也一并买走了。

“老师,我们为什么要卖给那位崇山派长老东西?老大知道对方嘲讽我们穷酸后,对那位长老十分不喜,收他钱时,还故意哼了一声。

我拍拍少年的肩膀,开导他道“我们没必要为了他们跟银子过不去。今日他无辜羞辱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找回场子。但钱是无辜的,他们愿意买你们的练手作当冤大头,就让他们买去吧。

“哦~老大恍然大悟,喜笑颜开“我知道了,老师!

说完就跳着跑开了。

我带着今天赚来的这箱灵石去了杨岚清家中。

她与另外五人不同,她家是个修仙小世家,原本是被安排筑基后拜入玄霄宗的,结果小姑娘不知怎么非要缠着我当她的师尊。

我只是个仿生人,能在修真界搞发明就很不错了,对修练一事是一窍不通,更别提如何指导别人修行了。

对方家长拗不过小姑娘,无奈答应让我做个她名义上的学前老师,只挂名不授课的那种。

小姑娘平日里修炼还是会在自己家里,只有休假的时候才会来找我。今日看见我过来,直接撇下族中长辈朝我扑了过来“师尊!

我轻松接住她,等她在我怀中蹭完起身后把人劝回去上课。

仙盟大会回来后,她第二天就被家里人从我那边接走。数十天未见,小姑娘已经炼气三层了。

昔日重岳说想收她为亲传弟子,杨岚清有些犹豫,说要回家跟父母商量商量,也不知道有没有可能。

正胡乱想着,杨岚清的父亲喊了我一声。

我把灵石递给他,让他帮忙打听一下火岩髓的消息。

小五那孩子前些日子炼丹把房子给点着了。他控制不住散修给他的丹火,差点把小命赔上去。最近被包成了木乃伊,天天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唉声叹气。

我寻思着尽快把“自动烤炉给做出来,让它重新炼丹。

对比了许多典籍,翻来查去,火岩髓是最适合的材料。只是这东西对修行没什么大用处,又极其难采,市面上很少见。

我只能拜托杨家帮忙找找。

收购来的火岩髓数量并不够,杨岚清父亲提议让我去七天后的方城地下市集看看。

6

上次去玄霄宗参加仙盟大会,沾了杨岚清的福气,蹭了她家的灵舟。

回家后,我自己也鼓捣出了个“飞行摩托车,也是靠灵力维持运转。

崇山派长老感觉不到院子里的灵力波动,那是因为我早些时候就已经研制出了储存灵力的法子,把它们全都做成了后备电池。

骑了一天的车,总算是进城了。

方城在修真界算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在这里凡人、修士、妖魔鬼怪共存,鱼龙混杂。在这几方势力相互制约之下,城中竟然莫名地和谐融洽。

城中每年会有两次大集,每次持续一月。叫卖声从早到晚,声声不息,汇聚了天南海北的奇珍异宝和垃圾废物。

集会有一条公认的潜规则,交易一经完成,概不退换。若心存不满和怨念,也得出了城才能动手。

曾有人被坑后不服,对老板大打出手,结果双方均遭到了天雷劈砍,死状凄惨。

所以是赚是赔,全得看个人运气。

将车收回储物袋,我先是订了一间客房,休息了一会儿后去城中逛了逛。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方城。

二十多年前我对这个世界还充满了好奇,听说这里汇聚了天下所有的宝贝,我当时兴趣浓厚,想要多了解一些修真界,给自己原来世界的一些熟悉事物找个代替品,就硬生生地走来了这里。

在城中呆了一年半,涨够了见识后就启程回家了。

街上走了一圈,碰到了好几个容颜依旧的熟悉面孔,也看见了岁月变迁逐渐老去或消逝的故人。

同样,更多陌生的摊位挤满了路边。

我一一走过,只需扫上一眼,就能检测到摊位上有没有我要的东西。

要是这里也找不到火岩髓,那大概率我还得研制个挖矿机器人出来。

“叮——

视线里出现了一片闪烁的黄色区域,我心下一喜,快步走了过去。

黑袍遮身的瘦小身子旁摆着几个筐子,其中一个里面装满了火岩髓。

全部买下来的话应当就够做火炉了。

“那个怎么卖?我指着火岩髓筐。

黑袍人侧着脸看了一眼,转头盯着自己面前的摊位,黑色布上放着好几堆货物,干巴巴地开口“火岩髓不单卖,摊位上话费每满二十中品灵石可从筐中挑选任意挑选一块。

我扫描了一遍摊位上的东西,发现它大多是些不值钱的鸡肋。

这个交易也太不划算了。

我继续往前走,想去前方的玉石铺子看看。

虽然在修真界,灵石才是最保值的东西,但颜色透亮绚丽的普通石头依旧深受各位女士的喜爱,尤其是做成首饰后。

不过修士们大多不愿意费功夫自己去采矿,凡人开采又费时费力,所以它的价格卖的也不算便宜。

不过受众也不少,有钱的凡人、没钱的女修都喜欢佩戴这类宝石做成的首饰。

我过去的时候,刚好有位紫云宫的仙子表示要将自己买下的石头现场切割,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群众。

大家都紧张地盯着刀锯下的那块石头,期待着未知的结果。

这套切石头的工具还是我当年给老板做的,没想到它到现在还好好地运转着。

“哇!是紫色!

“运气太好了吧!我开了好几次都是绿色!就盼着来个紫色的呢!

“这个颜色做什么都不会不好看!

……

石头的主人也松了一口气,喊来店家选了首饰款式和纹样,约定好取货日期后,交了定金就离开了。

有了这块紫色玉石,周围群众的购买欲望又被钓了起来,兴冲冲地去选石头了。

7

“这位小哥,麻烦帮我把这几个都切一下。

锯子切开表皮,露出一点紫色的光,人群里又炸开了。

“又一个紫色!

“今天紫色这么多的吗?

那小哥也愣了一下,等彻底切开后,对我喜笑颜开“恭喜客人!紫气东来!

“帮我把剩下的也都开了吧。

小哥又抱起另一块石头放到操作台上。

“嚯!这个绿色好纯啊!

“唉?这次是个红色!

“黄色!是黄色!居然没有一个石头是重色的!下一个不会是白色吧?

“是灰色!

……

几块石头开完,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小哥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了,把我的石头整齐地摆了一排。

有观众好奇问道“这些石头并无灵气,姑娘是如何看出它们的芯儿的?

“对啊!我平日里也见过不少仙子来挑石头,可还没见过谁能有姑娘这般本事?

我谦虚道“只是今日运气好罢了。我只想要块绿色的玉石,其余的几块麻烦小哥帮我卖了吧。

小哥闻言,这次笑得更开心了,这些可比原石赚钱多了。

“您稍等片刻,我去跟我家掌柜说一声。

他一走,人群里就有人叫嚣着要跟我买石头,但又想占便宜,给出的价只比我原价多一点。

我自然不会卖,站在一边无视了对方的谩骂。

掌柜很快就出来了,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将我迎进了室内。

“沈仙子,数年未见,您似乎并无变化。多亏了您当年给我出的主意,不然我这间首饰铺子早就关门了!

掌柜感慨完,又把我以前支付的灵石退还给了我,“我怎好收您灵石,您若有看上的石头,尽管带走便是。若是想打成首饰,也可将款式告知于我,我亲自给您做!

“你不是也帮我给赵钰找了两个好师父吗?之前老三学雕刻,就是掌柜帮忙牵的线。

掌柜摇头“这都是举手之劳的小事,算不上什么!

他说着又把灵石推了过来,我拦住了,掏出几张首饰设计稿递过去“你把我那些石头做成上面的款式,赚来的钱我们四六分。

掌柜拿着稿纸细细端详,最后拍桌“我只占两成就够了。这些稿子样式新颖精致,我从未见过,想不到沈仙子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他坚持二八分成,我也就没再拒绝。

说起自己来找火岩髓,掌柜一拍腿“这不就巧了!我之前被人坑了一笔,十箱原石里混了七八块火岩髓,卖也卖不出去,一直放在院子里没时间丢呢。

火岩髓只要不遇明火就是块普通的石头,此刻正灰扑扑地堆在池塘边。

走之前,我又帮老板检查保养了下切石机器。他听说外面那些修士带的刀蛛是我做的后,兴致勃勃地也跟我订了一个。

我给他丢了一块符牌,让他以后通过这个来联系我。

自从养了孩子,我是越来越像个人了。

火岩髓搞定了,但一碗水得端平,我不能厚此薄彼。

明天再去给其他几个小朋友挑些礼物吧。

“沈掌门!

我刚把几盆只生长在某个秘境的珍稀植株装进储物袋中,就听见了熟人的声音。

玄霄宗三长老带着他的小徒弟快步向我走来,看他表情似乎有事情要跟我商量,我们便进了一间茶楼。

三长老领着我们直接上了顶楼包间,这里画了隔音阵法。

“这茶楼是玄霄宗的产业。

我了然点头。

8

三长老今日是来给小徒弟淘铸剑的材料,没想到提前遇到了我。

“最近魔族不太规矩,多次在我宗附近捣乱,引发妖兽暴动,好几个小门派的掌门人哭到了师兄那里。虽然现在没有死人,但我们不得不防,这很可能是他们的一次试探。

三长老叹了口气,“他们安分了两百年,骨子里依旧流着暴躁噬杀的血。掌门师兄已经给其余各派传了信,提醒大家时刻保持警惕,留意魔族动向。

钱还没攒够,就被提前通知灾难快要来了。看来回去后,得加强一下院子里的安保措施。

三长老来找我,不会是指望我去打怪吧?我虽然不老不死,但修为真的一点没有,那些法术我也完全施展不了。

而且我也不是专业的战斗机器人,身体没法咔咔变成大炮和机枪,然后掏出各种炸弹消灭敌人。

“所以你们找我是想?

三长老的小徒弟抢答道“那些个小门小派里的修士整日不想着如何勤加修炼提升修为,反倒总琢磨着如何敛财走捷径。

这次妖兽暴乱,他们虽然保了一条命,但还是吃了不少苦头。

不过有个崇山派的,受到妖兽袭击居然无一人重伤。我们打听一番才知,您的追踪箭和刀蛛起了不少作用。

说到这里,其实他们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我知道了。今日回去后我会多炼制些刀蛛和追踪箭出来的。

三长老十分欣慰地点了点头“沈掌门果然心怀大义!

我摆了摆手“您过誉了。

三长老是个讲道理的人,他也不让我白出力,先预付了五十套的价钱。

“既然是积功德的好事,我愿意以成本价出售这批产品。我手一扒拉,拨出三分之一的灵石还回去。

三长老哈哈一笑,也不推拒,将灵石收好后又送了我一件防御法器。

这防御法器以红伞为底,上面层层叠叠刻了好几十个符咒阵法,当它受到外界攻击时,阵法一个扣一个启动,从而形成无数个结界,对伞下的人起到防护的作用。

若是把这些阵法放大,布置在院中,那就是一个大型防护罩,很多宗门的结界都是按这个原理设的。

但这种结界只能守,不能攻,防护程度也主要取决于阵眼之物蕴藏的力量强弱。就比如这把伞,能维持阵法运转的灵力就出自伞骨。

我撑开伞,指尖一根根拨过伞骨,温润的触感一一滑过,视野里一片柔和绿意缠绕在我的手上。

回家之前,我在路边摊上淘了几本阵法符纂古籍,又买了几本魔修功法。

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只要我能把魔族研究透了,就可以针对性的找办法克制他们。

这次回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出门,我一直逛到身上的钱全花光了才骑着车回家。

路上倒是挺顺利,没遇见妖兽,也没碰到魔族。

我把外面的情况和大家都说了一通,老大和老四主动接过了订单,两个人几乎是睡在工作室了。

老二偷偷拿着自己的零花钱去找杨岚清买了些凶悍的藤蔓,天天窝在房间里,连饭也不吃了,干磕小五之前炼的失败一半的辟谷丹。

老三则是拿走了我的阵法符纂书,给家里的每一颗石头、每一个家具都刻上了符文。

“老师,我的丹炉什么时候能做好呀?小五抱着扫帚时不时进来给我扫个地。

“……

怎么一个个比我还卷,真是人小鬼大!

9

两个月过去,养家糊口的担子被老大、老四和小五很好的接了过去。

老大、老四负责制作、兜售刀蛛和追踪箭,他俩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自行发掘出了流水线生产模式,在我的指导下给自己做了几个机器工人,现在已经能很稳定地批量生产了。

小五也是很厉害,学会控制火候后,炼丹安全、轻松了不少,现在已经可以炼制高阶一点的丹药了。家里三分之一的进账都是他炼丹赚来的。

我则是带着老二和老三在院子里布置阵法,提高家园的抗灾能力。

魔族最近行动越发肆无忌惮,八十里开外的镇子前几天刚遭遇了一波攻击,还好附近修士来的及时,才没酿成什么大祸。

杨岚清开了窍进入炼气期后,修炼速度噌噌增长,最近已经在闭关冲击筑基了。

杨家那边之前也遭遇过一次妖兽袭击,他们解决得很轻松,小姑娘还送了两颗妖丹给我。

“老三,之前我让你刻符的那堆灵石都准备好了吗?一会儿我抽空去趟你岚清姐姐家,把布阵的要点和过程讲一下。

老三放下手中的活,噔噔噔跑进房间搬出一个大背篓“老师,都在这里了。

我随意捡了一块翻看。

老三也没有灵根,想要让符文见效,就得用自带能量的材料,最常见的就是灵石。

不过灵石要比一般石头坚硬的多,所以我还特意请锻天宗帮我炼了套刀具。

作为报酬,我把小五那个不用灵火就能炼药的丹炉制作原理和过程告诉了重岳。

如今这东西已经成了百宝阁的畅销货,所得利润他七我三。我没跟他们要灵石,而是将分红全都换成了原料。

锻天宗是炼器大宗,有自己的灵脉矿藏,还有专门出去搜罗特殊宝贝的队伍。

我研发新产品需要进行很多试验,所需要的材料五花八门,自己买很麻烦,不如交给专业人士。

有了这些灵石,不说能抵挡住多少魔族的攻击,最起码能给他们提个醒,拖延一会儿有个防守的准备时间,不至于被杀一个措手不及。

“这些灵石一样两份,若是有哪个灵力耗尽了,就尽快把新的补入阵中。

如何布阵,灵石的摆放,这些都写在纸上了,你们认真一些,千万别放错位置了,不然阵法没法启动。

走之前我又叮嘱了一遍,看了眼杨岚清闭关的方向后,跟杨家人告了辞。

在路上的时候,我就远远地望见家那边的天上乌云密布,跟周围很不协调。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魔族。

它们长得奇形怪状,全身布满了焦黑不平的褶皱皮肤,前仆后继地扑向我的宅院,然后撞到金黄色的屏障后被大力弹飞,摔在地上嘶吼一会儿后继续撞过去。

就好像,有点智商不足的感觉……

围攻的魔族只有3个,体型大小不一。我注意到天上云层间有道裂缝,一只乌漆嘛黑的手臂一样的东西正慢吞吞地往出挤。

看来这道裂缝就是他们的传送门。

修士的血肉对魔族修为增长有益,越厉害的大魔灵智越高,也就越嗜血残暴,但他们猎取食物的方式会委婉狡诈很多。

而现在攻击院子的这3个魔物应该不是很强,被院子里阵法的灵力吸引后,就只会蛮横地不带脑子撞墙。

要是置之不理,他们跟我的防护罩死磕到底,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我身上还有几颗妖丹,不知道能不能把他们先给引开,之后我再摇人打怪,把这道裂缝给补上。

10

魔族无法吸收纯粹的灵力,他们只能消化染上灵气的血肉或者丹核。

我计算好力道,将其中一颗妖丹抛了过去。

红色丹核掉在地上,轱辘轱辘滚进了一旁的草丛里。

那只矮个子魔物伸长脖子使劲在四周嗅了嗅,然后脱离了撞墙的队伍,四肢并用地在草丛里爬行。

它的异常被另外两个魔物注意到了,等它捡起那颗妖丹准备高兴地往嘴里塞时,啪嗒一下被同伴压爬在地上。

妖丹没有拿稳,从指间漏了下去,滚到了更远的地方。

三个魔物一着急,扭成一团,也追了过去。

妖丹滚啊滚,滚到了一个斜坡上,带着三个魔物一起走远,只剩下半只卡在裂缝里暂时出不来的同伴。

我从树后走出来,抬头看向天上。那魔物对我的出现完全没有反应,我大摇大摆地进了院子。

“老师!

老大从窗户边探出一个头,抬眼望了下天上的怪物,小心地对我招了招手。

在他出现的那一刻,那魔物着急出来的动作快了几分。

果然还是血肉更得它们喜欢。

“你们都没事吧?

小朋友们排排坐好,一致地摇了摇头。

老三“结界很牢固,他们进不来。

我走到阵眼中心,也就是工作室的东北角,这里的暖玉桌面上有整个阵法的等比例缩小后的投影,所有布阵的灵石宝物都折射成了一个光点,光点熄灭就表示阵法结界有了缺口。

现在这片星群没有星星陨落,说明所有阵法都在好好地运行着。

我心里安定不少。

“老师,这些都被怪物弄坏了。老四抱着一堆破烂沮丧道。

我扫了一眼,刀刃砍在魔物身上不是豁口就是卷边,追踪箭也对它们造不成多大的伤害。

大家要么是凡人,要么修为低下,自保能力还是太低了。以后遇上高等级魔物,这结界一破,就成了案板上的鸡鸭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我还得搞些攻击力强的易操作的武器出来。问问重岳掌门吧,有他帮忙,事情会简单很多。

帮我们填补裂缝的是玄霄宗的弟子。

“掌门听说贵宗遇袭,立刻遣我们过来支援。虽然裂缝暂时补上了,不过魔物很有可能再次偷袭,我们暂且多留几日,等危险解除了再离开。

这位弟子抬头看了眼包裹住院子的结界护罩,感叹道“只听闻沈掌门有炼器巧思,不料对阵法符咒也如此精通。这结界范围虽小,却设置得很巧妙。

单我能看出来的就有十几种符纹,之前从来没有人会把相克的阵法套在一起,您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第二天夜里,天上果然又开了道口子。

玄霄宗弟子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魔气,紧张地冲出院子御敌,还特意派了一个人来挨个把我们从梦中叫醒随时准备撤离。

结果一抬头,七八个魔物像下饺子一样滚了下来。对方这次来的比上回多了些脑子,知道带武器来砍罩子。

噼里啪啦一窜电光闪过,就有两个小个子倒在了地上,其余魔物也是齐齐向后退了几步,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是怎么回事?

玄霄宗弟子看愣了“我记得我们没有带引雷符……

我走到院子当中,对上空中的裂缝,旁边的乌云里时不时窜过一条细小电流“是我昨日将引雷符给添到了防护结界里。方才听见魔物吼叫,我就启动了招雷阵。

11

布置招雷阵的原料是我之前从锻天宗买来的火雷木。

木如其名,这种木头里蕴含着充裕的雷、火两种灵气,遭到撞击就会磕出火花和电流。

昨天我在脑中演练了上百回阵法启动,脑袋都快冒烟了才把它们插进了之前的防护阵里。

这就像是给某个已经能够独立运行的程序安装插件,需要一遍遍的运行调控,最后才能让二者完美兼容。

结果还是挺喜人的。

几位玄霄宗弟子没了后顾之忧,提着剑就冲出去了。他们也不全是硬打,也会引导魔物撞上结界被电击,然后再趁他病,要他命。

就这样也一直打到天光微亮,才彻底把裂缝补好。

还没休息多久,他们的师长就传讯让他们去另一边支援。

我这边有结界护着,暂时不会有太大麻烦,就让他们离开了。

这一波试探差不多断断续续持续了半个月,魔族才如潮水一般褪去。

大宗门损失不大,但依附于他们的小门派可就不好说了。

仙盟统计的各宗伤亡情况里,只有我们宗门存活率最高,这里可能也有我们人少的缘故。

在听说了我们这半个月全是靠防护结界苟着时,不少小门派掌门找上了我,表示自己愿意出钱请我去给他们布阵。

我哪有那时间给他们一个个上门安装安保系统,我还得给我那几个学生做些自保的武器呢。

于是我找到重岳,把安保的图纸和安装教程给了他,让他去卖材料包,然后盈利后给我分红。

重岳拿到图纸后表示自己仔细地研究了一番,应下了我的合作,然后第二天就拿着他自己的想法过来找我了。

对于之前我跟他说的攻击法器,他在见过安保图纸后有了新的想法。

“我觉得可以在你说的那个手枪子弹里面加入火雷木碎屑,这样威力会更大。只不过这样一来还得想办法解决子弹自爆自燃的问题……

我在锻天宗逗留了几天,和重岳掌门一起敲定了手枪的材质,然后和他一起做出了第一把手枪。

老头第一次做这种非剑非刀的武器,整个人十分兴奋。没有魔族试手,他直接借了玄霄宗弟子试炼的幻境,在里面打死了几个妖兽才冷静下来。

“没想到这小东西虽然不锋利,威力却一点也不比刀剑差!

我又等了两天,带着重岳亲手给我炼制的六把手枪回了宗。

这和现实的子弹不同,即使大家没学过打枪,瞄不准靶子,它们发射出去的瞬间,会自动调整轨迹路线,打在魔物身上,然后爆炸。

只要开枪,就一定会造成伤害。

一个月后,魔族大举进攻修真界。

他们的主要力量集中在了三大宗上,分到我们这种没几个人的小门派的魔物数量和质量就都不太多。

老二培育了很久的藤蔓第一次露面,就拌倒了十几个魔物,更方便了大家嘭嘭嘭把火雷弹打过去。

隔着护罩,外面的魔物在火中抽搐不止,身上都掉渣了还要站起来往我们这边闯。

老大和老四又放出了一批刀蛛,没有了坚实的皮肤护体,刀子这次终于穿透了魔物的内里。

小五眼睛一亮,期待的盯着外面“老师,我上次出去捡了一点他们的碎渣,发现蓝霜花的汁液能够让怪物变僵硬。

我刚要开口斥责他这种危险的操作,余光就扫到几个魔物直直倒下,扬起一片灰尘。

小五抬头,一副求夸奖的表情。

“……你做得很好。

唉,算了,知己知彼也是我教的。

老三在屋子里守着阵眼星图,无聊地撑着下巴,心想怎么还轮不到我去补阵石。

12

这场大战持续了一个夏天,魔族铩羽而归。

新的护宗阵让各大门派损失降到了历史最低,智新科技这次真是名扬天下,再没有人质疑我们。

几个孩子都找到了自己的兴趣,宗门生意也蒸蒸日上,我总算又过上了悠闲摆烂的晚年生活。

养孩子虽然费心,但也成就感满满。

不过这种体验,我觉得有一次就够了。

我躺在摇椅里,端过茶盏尝了一口老二新培育的茶叶,灵力回流过我的线路,就像泡了一场温泉,舒适宜人。

“老师老师!你看我捡到了什么?

小五拍开门,红扑扑的脸上挂着一个灿烂笑容,他轻飘飘往旁边一让,将身后的小团子推到前面。

“看!我有师妹了!以后我就不是最小的了!

“……

你小子还挺会为我做决定。

算了,我看着小团子怯生生的大眼睛,闭上了眼睛,在心里默念。

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小说《在修真界养娃发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修真界养娃发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